时事,民生,原创>

揭开新职业“家庭教育指导师”的面纱

2022-06-24 11:14:49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862 分享

中国商报(记者 王彤旭 王立芳)随着 “双减”政策的推行和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出台实施,确立从事家庭教育指导人员的职业属性、界定职业工作任务等事宜也被提上日程。近日,人社部向社会公示了包括家庭教育指导师在列的18个新职业,并拟将其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家庭教育指导师具体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对于重要性日益凸显的家庭教育又能产生什么样的作用?

针对家庭教育的新职业

人社部将家庭教育指导师定义为:从事家庭教育知识传授、家庭教育指导咨询、家庭教育活动组织等的人员。“很及时、很必要、很重要!” 东北师范大学家庭教育研究院院长、中国家长与教师合作管理委员会理事长赵刚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用九个字来形容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新职业身份。

“首先,在家庭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之际,将家庭教育指导师纳入职业大典进行发布,及时呼应家庭教育促进法的相关要求,有利于家促法的落地生根。其次,随着家庭教育成为行业乃至市场热点,行业乱象也初现苗头。人社部及时将家庭教育指导师作为新职业进行发布,能够有效肃清这些乱象。第三,将家庭教育指导师作为新职业,代表了有关部门对这项工作的尊重和认可,使从业者吃下定心丸。对稳定并促进行业发展,推动家庭教育在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等领域的作用发挥具有重大意义。”赵刚说。

家庭教育促进法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组织建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专业队伍,加强对专业人员的培养,鼓励社会工作者、志愿者参与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工作。

那么,家庭教育指导师将在何种场景下发挥作用?据赵刚介绍,当家庭中亲子关系、孩子成长、婚姻关系等出现问题时;当家庭中对家庭建设、孩子发展有更高诉求时;当家长不能很好履行职责、有违家庭教育促进法时,家庭教育指导师均可需在相关部门支持配合下介入进行指导。

“时代不同了,当今的家长更重视孩子的人格养成和性格塑造,这些都需要从娃娃抓起。我的孩子今年五岁,他有时候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思考是我不能理解的,比如他会认为如果不能历史留名那生命就没有意义。这让我非常焦虑,尝试沟通但不得要领,这种情况下我就希望得到专业人士的指导。”在采访过程中,有家长向记者表达出对家庭教育指导师明确的需求和肯定。

经常会面向家长组织家庭教育指导讲座的潍坊中小学家长联合会会长刘维华告诉记者,从实际情况来看,家庭和社会对家庭教育指导师的需求较大,家庭教育指导师提供的讲座、课程也能够受到认可和欢迎。

新职业要求新能力

社会需求大、就业前景广阔、薪酬可观……家庭教育指导师自诞生之初就各种光环加身,并在培训机构的助推下掀起一阵考证热。

刘维华对记者介绍,家庭教育指导师确实不乏职业优势。 随着国家和社会对家庭教育指导的需求不断提升,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就业前景较为广阔。家庭教育指导师可以在学校、在社区、相关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机构从事相关工作,就业场景的选择丰富。不仅如此,其可延伸的工作广度也比较大。譬如,与心理健康教育结合可以进行家庭咨询和治疗、与生涯规划相结合可以进行学业、职业和事业指导、与社会工作相结合可以从事社会志愿服务、公益服务等。尤其是在中小学(幼儿园)有广阔的发展空间和需求,可以与德育工作、班主任工作等进行充分融合。

不过,成为一名家庭教育指导师并非意味着入行即高薪,考证亦不是通往高薪的捷径。“考证只能证明从业者参加过培训,不代表在就业市场上定能具备优势,基于实践经验的工作能力同等重要。而且,家庭教育这一领域的内容并非学完之后就能一劳永逸,而是要随着社会发展和需求变化不断深耕,并在实际工作当中融会贯通。因此,家庭教育指导师也需要终身学习。”在记者以学生身份咨询考证事宜时,一名相关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如此说道。

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家庭教育内容研究中心主任刘晓彤也向记者强调了持续学习和成长对这一职业的重要性,并进一步表示,想要胜任这一职业,也必须具备包括教育学、心理学、脑科学、管理学,以及社会学等的深厚理论基础。

新职业也有新问题

对家庭指导师的态度并非一边倒的需要和好评,采访过程中,也有家长向记者表达了对寻求家庭指导师帮助的顾虑。“我并不是很信任家庭教育指导师,他们的受教育程度可能并不高,我也不清楚考证的含金量,所以他们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是未知数。最主要的是他们不了解我的孩子,所以我更愿意自己报班去学习家庭教育培训师的课程,自己解决在教育孩子方面的困扰。”一位受访家长表示。

刘维华也坦言,目前家庭和社会对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评价和认可不一,并呈两极分化状态。“家庭教育指导师当前确实存在发展困境。”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海涛告诉记者,这一新职业目前尚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首先是学科体系未建立。家庭教育在高校尚未建立系统的学科体系,只有个别高校有硕士点、博士点或者硕士研究方向。学科体系不建立、理论实践体系就不规范,人才培养机制和培养体系也就难以保障质量。其次是社会定位未成型。家庭教育指导师虽已成为一种新职业,但在职业定位上尚未成型,其与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乃至保育员、育婴师等的职责边界尚不清晰。再次是成长周期比较长。家庭教育指导师因所涉及理论多元、内容复杂、指导对象多样等,再加之指导师本人可能涉及原生家庭问题,其成为一名优秀的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周期更长。”王海涛说。

延伸:

家庭教育指导师认定标准的地方探索

人社部表示,新职业信息经公示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将被正式纳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并将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制定新职业标准。

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职业认定标准有哪些?培训内容是什么?虽然国家层面的职业标准还未出台,但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地方的相关部门和机构对家庭教育指导师认定标准进行了先行探索,山东潍坊便是其一。2021年8月16日,由潍坊市妇联、潍坊市教育局、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潍坊市中小学家长联合会等共同起草的社会团体标准《家庭教育指导师认定标准》发布。

“在20年的家庭教育实践尤其是家庭教育师资培训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些老师成长很快,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为比较优秀的家庭教育老师;有的老师成长速度很慢,授课的质量长期没有进步。基于实践经验,我们认为应当尽快探索一套家庭教育指导师的培养逻辑和培养体系。另外,从行业责任出发,我们也认为需要对行业发展做出规范化和标准化的要求。”上述认定标准起草人之一、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王清林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据王清林介绍,山东潍坊版的家庭教育指导师认定标准包括适用范围、文件依据、家庭教育指导师定义、培训对象、等级划分(初级、中级、高级)、培训方式与认定方式、各级家庭教育指导师的认定标准和培训内容。在家庭教育指导师的指导效果方面,主要通过被指导者反馈(以访谈、问卷等方式进行指导效果调研,由被指导者进行效果评价)、指导效果追踪(对被指导者进行长期关注,观察指导效果的延续时间,是否反复、效果是否持久等),以及指导过程监督(对指导过程进行复盘,检视指导过程是否符合有关标准、伦理,是否科学、合理)进行测评。

责任编辑:汪黄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