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时界>

仰韶村遗址勾勒文明脉络 中国现代考古学从这里诞生

2021-11-25 09:35:28四川日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3,448 分享

四次发掘

1921年首次发掘,绚丽彩陶破土而出

1951年第二次发掘,发现灰陶和黑陶

1980年10月至1981年4月第三次发掘,弄清仰韶村文化遗址内涵

2020年8月起第四次考古发掘,首次发现高等级房屋建筑遗存

考古成果

系统性考古勘探和第四次考古发掘表明,仰韶遗址现存面积30余万平方米,是渑池盆地中面积最大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是渑池盆地一处重要的大型中心性聚落遗址

10月,四川日报全媒体“寻根五千年中华文明 三星堆对话古遗址”大型融媒报道组,奔赴仰韶文化发祥地——河南省三门峡市渑池县仰韶村。

仰韶文化是华夏文明最重要源头之一,是黄河中下游地区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仰韶文化发现的100年,更是中国几代考古人薪火相传、风雨兼程的100年。

新疆彩陶并非由西而来

仰韶文化终结“中国文化西来说”

走进仰韶村国家考古遗址考古公园,步道两侧还有陶器碎片区,土地表层可见褐色细碎陶质颗粒。

“当时的彩陶颗粒比现在还多。”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现场负责人、考古队队长、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李世伟说,“最初发掘仰韶村时,你们站的地方,都有大量陶器碎片。”

100年前,仰韶村遗址迎来科学发掘第一铲。优美古朴、图案绚丽的彩陶破土而出,将一段距今5000年至7000年的灿烂史前文明画卷逐渐铺陈在世人面前,中国现代考古学也由此发轫。

10月17日,仰韶文化发现暨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纪念大会在三门峡市开幕,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慷慨陈词:仰韶文化是以黄河中游为中心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石器时代文化,也是全国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一种核心文化。仰韶文化是早期中国文化圈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为中华文明的形成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在100年前并不被学者接受。十九世纪末期以来,西方考古学家、探险家等虽然在中国不同地区发现了石器,但他们认为中国并没有一个地方大量积存石器,当时石器的形色也无法证明其产自本土,因此断言“中国无石器时代”。与此同时,“中国文化西来说”深深刺痛了当时很多中国学者。

1931年,留学归国的梁思永,发掘了安阳高楼庄的后岗,发现了中国考古学史上著名的“后岗三叠层”,即仰韶文化层、龙山文化层、商文化层由下而上的三层堆积,从地层上证明中国的历史由史前到历史时期是一脉相承的,给“中国文化西来说”以有力回击。1945年,考古学家夏鼐对甘肃发现的齐家文化遗址进行了深入研究,推测文明应该是自东向西传播。

另一方面,在欧洲、近东和中国黄河流域之间,横隔着辽阔的新疆,要解决仰韶文化彩陶西来说的问题,须对新疆的彩陶进行系统研究。随着不断考古,新疆陆续发掘出史前墓葬四五千座,出土大量彩陶,新疆彩陶兴衰基本线索由此清晰——新疆彩陶并非由西而来,是东方黄河流域彩陶西进的结果。

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新石器时代,终结了“中国文化西来说”。

百年来4次发掘

5000年前仰韶人就睡“混凝土”

仰韶村遗址的发掘,被视为西方近代田野考古学真正传入中国的标志性事件。这也是我国第一次有计划有组织开展的田野考古发掘工作,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就此起步。

“你看我们现在的第四次发掘,也是田野考古。”李世伟介绍,100年来,在渑池县仰韶村遗址先后进行了4次考古发掘:1921年,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和中国地质学家袁复礼等首次发掘;1951年考古学家夏鼐等带队第二次发掘,发现了灰陶和黑陶,确定仰韶村遗址是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混合遗址;1980年10月至1981年4月,河南省考古研究所与渑池县文化馆联合进行第三次发掘,获取了4个不同发展阶段的地层叠压关系,从下而上、从早到晚依次为:仰韶文化中期-仰韶文化晚期-龙山文化早期-龙山文化中期,此次发掘基本弄清了仰韶村文化遗址内涵,进一步证实了仰韶村遗址存在着仰韶和龙山两个考古学文化;2020年8月,仰韶村遗址迎来了第四次考古发掘。

“第四次考古发掘围绕遗址南部核心区和遗址中北部仰韶文化壕沟、龙山文化环壕等重要遗迹开展考古发掘研究相关工作。”李世伟介绍,经过1年多的努力,仰韶村遗址考古发掘有了新的发现。最主要的发现在仰韶晚期,地层堆积厚,出土遗物发现数量最多,以陶器为主,另有玉器、石器、骨器、蚌器等。从考古调查、勘探及第四次发掘情况来看,仰韶文化晚期出土遗物种类多样、内涵丰富。发现的青灰色“混凝土”,可能为房屋建筑地坪,“涂朱”红褐色草茎泥可能为房屋建筑墙壁。“这些高等级房屋建筑遗存在仰韶村遗址是首次发现,为研究仰韶遗址及豫西地区仰韶文化时期房屋建筑的类别、形制、技术等提供了新材料。”

此外,仰韶村遗址出土玉钺、玉环、象牙镯形器等高等级遗物,并出现大型壕沟等防御设施,其聚落面貌比仰韶中期有了更高程度的发展,是仰韶村遗址的鼎盛时期,距今5000年左右。

系统性考古勘探和第四次考古发掘表明:仰韶遗址现存面积30余万平方米,是渑池盆地中面积最大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遗址文化内涵丰富、延续时间较长、学术研究价值较高,是渑池盆地一处重要的大型中心性聚落遗址。

仰韶文化熠熠生辉

开启中原史前文明化进程

近年来学界关于仰韶文化研究新动向,又结出了不少丰硕果实,开启中原史前文明化的进程。百年中国现代考古光环下,熠熠生辉,星罗棋布。

大范围内,2020年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河南巩义双槐树遗址,现存面积117万多平方米,确认是目前最大仰韶文化遗址,被认为是仰韶文化中期的核心分布区。大型聚落内部也有分化:面积达200平方米以上的特大房址、100余平方米精心加工的大型房址,往往和大型高等级墓葬组合在一起;面积数十平方米的中型房址和中型墓葬组合,小型简陋房址则与小墓甚至灰坑乱葬相邻。如西坡遗址大墓出土玉器、象牙器等高等级随葬品,最大的房址外带回廊,面积超过500平方米,是考古发现的中国史前最大单体建筑,分析可能有高耸的重檐大屋顶,建筑具有殿堂性质。

河南郑州以西至河洛地区,也是仰韶中晚期文化十分重要分布区。大型中心性聚落呈集群式分布,聚落规模庞大,一般达数十万平方米,有两三周环壕,是中原出现的最早一批城址。郑州大河村遗址面积70万平方米,建筑在地面上的连间套房并排相连。郑州西山的仰韶文化城址、版筑城垣在建筑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在陕西高陵杨官寨发现了面积80余万平方米仰韶中晚期聚落,有大型环壕、大片墓地和制陶作坊区,这是关中地区少有的新发现。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认为,近些年发现的大型仰韶聚落,足以让我们重新评价仰韶的社会进程。“仰韶文化的发现与研究历程,从侧面反映了中国现代考古学探本求源、揭示中华文明发展脉络和辉煌成就的百年历程。”陈星灿表示,经过几代考古学者接续奋斗,我国考古工作在百年间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发现和研究成果。距今5300年前后,以良渚文化为代表的长江流域、以仰韶文化为代表的黄河流域、以红山文化为代表的西辽河流域社会快速发展,启动了文明化进程,各地区密切互动,形成被称为“中国相互作用圈”的文化共同体,中华文明由此形成。距今4300年前后,长江与西辽河流域的古国逐步衰落,而黄河中游地区开始崛起,山西陶寺、陕西石峁等遗址出现超大型城址,在各地区文明的竞相发展和激烈碰撞中,中原腹地最终崛起,中华文明的发展步入新阶段。

文物点击

这个小口尖底瓶很可能是用来装酒

饱满的流线形瓶身,半圆的涡纹双耳,小巧的圆形瓶口与尖尖的底部收紧整个瓶子的线条——小口尖底瓶是仰韶文化中的经典器物类型。仰韶文化发现地、命名地仰韶村遗址内,考古工作者也曾出土了大量小口尖底瓶。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小口尖底瓶是一种汲水器。但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和考古发掘的新成果出现,对仰韶文化中小口尖底瓶是汲水器的说法有了不同声音——西安半坡博物馆工作人员与北京大学考古学家做汲水实验却发现,小口尖底瓶并不能按照此前设想的受力方法顺利取水。

此外,在仰韶村遗址第四次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小口尖底瓶残留物。考古科研人员经化验分析发现,陶器底部的残留物是以黍、粟等谷物为原料制作的发酵酒。斯坦福大学东亚考古教授刘莉与陕西考古研究所合作,对仰韶文化中小口尖底瓶在内的一系列陶器内壁分析后撰文认为,仰韶有些尖底瓶用来酿造谷芽酒,也是集体饮酒(咂酒)的容器。

加上第四次考古发掘中发现了混凝土、丝蛋白,这也侧面意味着,当时人们的生产、生活已经达到了一定高度。由此专家推断,人们此前认为装水的小口尖底瓶,很可能是用来装酒的。

(原标题:仰韶村遗址勾勒文明脉络 中国现代考古学从这里诞生)

责任编辑:唐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