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原创>

发现数据的价值:市民需要什么样的数字政府?

2021-11-21 12:16:12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196 分享

中国商报(记者 王立芳)去年至今,如果要说哪些事物是人们的出行刚需,“健康码”一定会被提及。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健康码”凭借数据采集方便、数字化有效治理等特点迅速走红成为一款现象级应用。一张小小的二维码背后,承载的是以数字技术驱动的政府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思路。其实,政府数字治理的逻辑不止于此。“十四五”规划提出,要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在中央顶层设计的指引下,各地方政府纷纷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让数据参与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

在此背景下,一系列问题需要被进一步探讨:当前我国数字政府的建设局面如何?当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如何最大程度挖掘其价值?数字政府的未来发展导向又是什么?中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清华大学数据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主任张小劲。

数字政府发展“打分表”

“十四五”规划提出,要提高数字政府建设水平。在该项顶层设计引领之下,当前我国数字政府的建设局面如何成为显性问题。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清华大学数据治理研究中心“制作”了一张“打分表”——课题研究组精心设计了一个中国数字政府发展指数评估指标体系,从组织机构、制度体系、治理能力和治理效果等维度构建了4个一级指标、12个二级指标和65个三级指标。面对全国31个省份和101个市级政府(101个城市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70个大中城市基础上,囊括所有副省级、省会城市以及2019年GDP排名全国前80位城市中遴选出来),组织400多人的测评队伍开展了多重校验的大规模测评,对当前我国数字政府发展的整体态势进行全景展示。“分值”结果呈现在《中国数字政府发展研究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一书中。

从省份层面来看,上海、浙江和北京位列省级数字政府排名前三,得分均在70分以上;排名末三位的省份分别是云南、新疆和青海,得分在40分左右。从城市层面来看,“考卷”成绩整体呈现出东部城市“学霸”、中部城市“中游”、西部城市“吊车尾”的态势。不过也有特殊,位属西部的贵阳就一路挺进省会城市数字政府排行的第三位。

报告提出,我国数字政府的治理能力在实践应用中得以显著体现,数字政府建设均处于上升期和发展期。但在不同地区,各级别城市的差异性较大,省份、市域之间发展不均衡状态明显,而且一些发展相对全面、领先的省份或城市也依然存在短板和进步空间。

基于“人”的数据治理思路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对数字政府最直观的感知可能就是不断涌现的各种政务服务平台:渝快办、浙里办、苏周到、粤商通、陇政钉……这些服务平台可以实现找政府办事“最多跑一次”,甚至“不见面审批”。张小劲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这是数字政府建设的思路之一,即以“事”为中心,通过数字化方式将复杂的政务内部处理步骤统一到一个平台上,从而简化、优化群众办事流程。

而另一种数字政府建设思路则是以“人”为中心,以民众诉求为驱动,通过收集、整理、分析海量的用户生成数据来组织或变革公共政策和政务流程。

张小劲表示,以“事”为中心是从改变供给端来服务需求,以“人”为中心则是以市民的诉求端来确定政策供给。据张小劲介绍,北京市政府对12345市民服务热线数据的应用可以作为基于“人”的数字政府建设思路的典范。2019年,北京市建立全市统一的12345市民诉求受理平台,优化提升市民服务热线反映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接诉即办”工作。同时,又将对12345热线大数据的分析作用于政府决策,来应对超大城市治理的一系列难题和难点。

在这一层面上,基于“人”的数字政府建设思路更有利于从根本上提升民意回应效率和效果,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执政理念,也更能体现数据的分析价值和应用于城市治理的潜力。“国家治理、城市治理和政府治理的重中之重就在于数据应用、循数决策和数控施策。”张小劲说。

开放助推数据价值彰显

数据对建设数字政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去年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数据已经和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为五种生产要素之一。

对于政府来说,要如何通过挖掘数据富矿最大程度实现治理转型?张小劲表示,一个关键性动作就是完善开放性的数据资源体系。而数据资源体系开放不足也是当前我国数字政府发展的重要掣肘因素。由于部分相关人员的数据思维还未完全建立起来,以及出于数据安全和风险控制的考量等因素,一些政府在数据分享和使用上持保守态度,使得“数据烟囱”“信息孤岛”和“数据壁垒”等现象依然难以打破。

前述报告的研究结果亦佐证了这一现象。在显示数字政府数据治理能力的“数据开放”指标中,受测城市得分普遍较低。报告提示,省会城市和普通大中城市在数据开放平台的建设方面亟须加强。

“数据与传统生产要素不同,并不是我有一块砖头给了你,我就没有了,数据分享是非零和、非消耗性的。”张小劲建议,应建立统分结合的数据开放模式,实现已归集数据“能开放尽开放”,并制定出统一完整的政府数据共享开放目录,建立政府和社会互动的大数据采集形成机制。

此外,推动数字政府进一步发展,还应有政策制度体系、数字人才体系以及规范标准体系的助力。张小劲表示,目前的数字政府阶段属于关键性一步,基本算法、基本模型、多元异构数据融合的基本程序,都会在这个阶段上得到最广泛地尝试和创新。“而当所有算法与模型都能够做到真正自动化运行和处理,就实现了向数字政府的未来,也就是智慧政府的进阶。” 张小劲说道。

责任编辑:胡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