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山东郯城刘湖村:胡同成了“博士巷”贫民教育硕果累累

2021-09-13 09:50:29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400 分享

中国商报青岛报道(戴章超 王春峰 记者 石荣标 文/图)没上补习班,没有开小灶,甚至有的人连幼儿园都没上过,仅仅是普通的教育内容,但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花园镇的刘湖村却走出了13名博士、博士后,30多名研究生,100多名本科生。让人羡慕咋舌的金榜题名频率,难道有啥育才“绝招”吗?

10-1.png

普通的乡村胡同变成了“博士巷”

90后的刘艳是刘湖村今年考出的博士生,获国家留学基金资助,即将远赴东芬兰大学留学。刘艳家里并不富裕,为此,村党支部还向其发放了2000元奖学金。刘艳的身后,另一位刘姓邻居女孩也是铁了心考博。

刘湖村第一个拿到博士文凭的是刘保东,目前在哈尔滨师范大学担任博士生导师,教育部学位评审委员会委员。刘保东当年读到中学的时候,因某些原因甚至险些辍学。

第二位博士刘继芳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现任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

第三位博士是北大毕业的刘保花。刘保花因家庭原因,自幼生活十分困难。

村里走出了十多位博士,最自豪的当属74岁的村民刘宝民和他老伴了。夫妻俩养育了两儿一女,长子刘召芹和女儿刘召利都是博士,次子刘召杰虽不是博士,但却获得了双硕士文凭;两个儿媳妇都是博士,长媳还是博士后;长孙刘泽浩目前也在清华读书。

刘宝民曾经当过民办教师,一个家庭就有四个博士,难道他有啥教育绝招?

“没什么绝招,和别的孩子一样上学。那时候家里穷,吃不上饭,放学了,孩子们就得帮家里干活,割草养猪养驴,放羊。家里种点青菜,卖了交学费。都是孩子们自己学习。”年迈的刘宝民少许木讷,他摇着扇子告诉记者,老大刘召芹大学毕业后,工作了6年又考取的硕士博士,期间也帮助了妹妹弟弟,若无老大帮衬,仅凭他很难供给后面的儿女读书。

11-1.png

随着村民收入的不断提高,昔日贫穷落后的村庄变成了生态乡村

9月11日,记者到郯城县花园镇刘湖村采访,恰好碰到了另一家媒体的记者也在拍摄。近段时间以来,刘湖村因频频出了博士硕士高材生而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刘湖村位于山东江苏两省搭界处,得益于到南方打工和经商,近年来,该村经济水平有了跨越式攀升。此前,该村经济非常落后。这些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了博士硕士等一大批优秀人才的农家无一富裕。寒门出贵子,这句话在刘湖村得以应验。

多年来,该村先后走出100多名本科生、30多名研究生和13名博士生,由个别成现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其中,刘保东和刘宝民两家之间六七十米长的胡同就出了9名博士,被人们谓之“博士巷”。

源源不断的“金榜题名”频率,默默地影响着周围的在校生,该村形成了“不比吃穿比学习”的良好社会风气,激励着更多的孩子们勤奋学习。

采访中,郯城县委宣传部戴章超告诉记者,别说什么强化班、提高班,这里连最基本的补习班都不存在,这些获得了博士学位的高材生,年龄稍大一些的甚至连幼儿园都没有上过。粗放成长反倒是最好的教育方式。

近几年,社会上各种形式的强化班、辅导班、补习班盛行,严重挤占了中小学生的自由活动时间,影响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增加了家庭负担,社会上甚至将教育支出比喻为新的“三座大山”之一。

6月9日,教育部向相关教育单位发布了文件通知,经中央编委批准,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部门,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资格进行严格审查,保证国家教育的提升发展,注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严厉打击非法培训机构。该部门的成立,意味着未来的孩子们再也不用挤破脑袋、家长盲目跟风选择高价教育培训机构、孩子们终于可以不再比拼补习班了。

责任编辑:李沫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