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业>

美国今年医疗领域支出将超4万亿美元

市场诱人 科技巨头为何折戟医疗健康

2021-09-10 09:56:28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549 分享

近日,谷歌旗下的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 发布了消息,这个成立于2018年11月、专注于医疗健康的部门宣布关闭。该部门原负责人大卫·范伯格也已于9月1日离职,跳槽到电子病历方案商Cerner担任首席执行官。

不只是谷歌,其他科技巨头在健康领域的尝试也纷纷折戟。这些年来,亚马逊、苹果、微软、脸书等诸多科技巨头的医疗健康项目发展得都不很顺利。

不过,据美国医疗护理和医疗救助中心估计,全美今年在医疗领域的支出将突破4万亿美元,2025年将突破5万亿美元。这一体量巨大的市场对众多跨领域巨头产生了不小的吸引力。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科技巨头们早已将其视为囊中之物,不会轻易罢手。

4.png

谷歌健康已关闭,众多科技巨头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亦不顺利。(图片由CNSPHOTO提供)

1 短命的谷歌健康

成立于2018年的谷歌健康,当时合并了子公司DeepMind的健康部门,并挖来医疗领域的重量级人物——盖辛格医疗中心(Geisinger Healthcare)的CEO大卫·范伯格博士来执掌该部门。不过三年来该部门的成果有限,也未能为谷歌带来足够的利润。

比如,去年4月该部门宣布与苹果公司联手开发新冠肺炎病毒接触者追踪技术,意在创建一款最先进的接触者追踪App。但结果是,尽管这款App对美国手机用户免费开放使用,但并没有对接触者追踪工作产生太大的影响。此外,该部门还被指控将数百万用户的个人健康信息置于危险境地,并由此遭到了猛烈抨击。截至今年3月,谷歌健康共拥有约700名员工。6月,谷歌健康重组,大约有130名员工被调至其他部门。当时,根据谷歌员工爆料以及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谷歌健康的员工数量已被削减至570人,减少了约20%。

Fitbit是谷歌今年早些时候斥资21亿美元收购的具有健康追踪功能的智能手表制造商。该智能手表主要面向普通消费者销售,也被一些医疗保健机构用作护理计划的一部分,并被研究人员用于支持临床试验。

谷歌健康的关闭,并不意味着谷歌在医疗健康领域探索的结束,谷歌母公司字母表(Alphabet)旗下还有另外两个专注于医疗健康的部门——Calico和Verily生命科学子公司,它们在谷歌健康关闭之后继续运营。

2 科技巨头纷纷折戟

承受商业化压力的不止谷歌。据报道,苹果公司也正在缩减其健康部门的一个关键项目——HealthHabit应用程序。据悉,HealthHabit负责开发苹果员工健康管理应用,包括设定与记录运动目标和血压、心率等相关健康数据,可与健身教练和临床医生进行沟通。

作为苹果健康部门(Apple Health)的一部分,HealthHabit的主要职能是推动苹果数字健康蓝图,开发苹果诊所、消费者健康App功能开发、搜集心率等数据,以及开发其他数字健康工具。但最近,市场再一次传出苹果要放弃HealthHabit的消息。消息称,该部门的50多名员工可能会被全部裁掉,该部门也将随之关闭,或者以缩小规模的方式继续运营。

而科技巨头IBM在今年2月就被各大媒体爆出要出售旗下的沃森健康(IBM Watson Health)业务,以帮助IBM专注于增长更快的云计算业务。IBM花了数十亿美元进行各种收购以建立沃森健康业务,目前的年收入约为10亿美元,但尚未实现盈利。

微软曾尝试个人健康记录业务,但最终失败。在2007年、2008 年前后,随着智能手环、智能手表等设备进入市场,很多IT厂商都对个人健康服务抱有很大希望,他们希望通过个人健康信息记录配合检测设备数据来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更加个性化的健康服务。2007年,微软推出了 HealthVault个人健康信息管理服务应用,但由于使用率低,该项目最终在2019年被搁置。

脸书的数字健康尝试也没有取得多大进展。它推出了一种预防性健康(preventative health)工具,但由于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丑闻和媒体对隐私问题的强烈关注,也影响了其发展。

3 单打独斗是败因

麦肯锡的舒布哈姆·辛格尔认为,科技巨头进军医疗保健领域的尝试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它们选择了单打独斗。医药行业监管严格,其中的传统企业实力雄厚,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商业模式,尤其是那些依靠广告收入的模式,并不天然契合这个市场。但是,新冠肺炎疫情也凸显了现有医疗服务的弊端,各种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新潮硬件和昂贵服务也很少能真正改善公众的健康状况。谷歌Verily的维维安·李认为,新一代数字技术要想蓬勃发展,必须能够“改善健康,而非增加成本”。她的公司正在从按服务付费模式转向推出基于风险考量的协议,也就是当用户健康有所改善(例如糖尿病患者的血糖得到控制,或更多人接受眼科检查)时,把向他们付费作为奖励。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指出,这预示着这个产业的未来将是一种混合模式,硅谷与传统的医疗公司将更加紧密地合作。电子病历管理软件开发商Epic正在使用创业公司Nuance的语音识别软件,让医生可以将记录发送给外部的专科医生,它还与网约车公司Lyft合作来将病人送到医院。德国大型医疗技术公司西门子医疗系统(Siemens Healthineers)正与美国医院连锁集团盖辛格(Geisinger)合作,扩大远程监护病人的范围。印度阿波罗医院(Apollo Hospitals)的患者可以使用一款应用程序开出处方药、远程咨询和获得诊断,甚至可以通过阿波罗与HDFC银行的合作获得医疗贷款。

曾为包括Livongo在内的许多数字医疗创业公司提供早期投资的风投机构General Catalyst的赫曼特·塔内加表示:“在医疗领域,快速行动、打破常规不大行得通,但是‘一动不动’也不行。”

麦肯锡内部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认为,在数字化发展方面,医疗业确实不只是落后于银行业,还落后于旅游、零售、汽车制造等领域,甚至落后于包装消费品领域。

西班牙马德里一家大型医院的首席执行官表示,当第一波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西班牙时,全国不同地区之间几乎没能共享任何电子病历。

4 谁能最终获得成功

即便在健康领域的投资纷纷折戟,但科技巨头们仍没有停手的迹象。从健康应用创业公司、医院、保险公司到药房,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等科技巨头正在争相提供各类服务。

谷歌与美国大型医院运营商HCA Healthcare达成合作协议,将利用HCA的医疗数据开发算法,帮助各大医院提高运营效率、监控病人病情并指导医生决策。电商巨头亚马逊宣布将向更多公司提供Amazon Care远程医疗服务,并推出自营线上药房。零售巨头沃尔玛也宣布收购远程医疗服务公司MeMD,再次加码远程医疗领域。就连投行摩根大通也宣布成立健康部门Morgan Health。该部门将探索新的雇主赞助医疗模式,以更低的成本为员工提供更优质、更公平的医疗服务,同时还计划将2.5亿美元投资于医疗领域初创企业。

人们对数字医疗的需求正在激增,一项针对约1600万名美国患者的研究发现,在去年1月到6月间人们对远程医疗的需求激增了30倍。咨询公司高德纳去年对美国消费者的调查显示,人们正越来越多地使用互联网和手机应用来满足各种各样的医疗需求。

投资者的热情也在不断高涨。据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受青睐的非上市数字医疗企业已获得84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加一倍以上。研究公司HolonIQ指出,该行业未上市的独角兽企业(估值10亿美元或以上)的总估值已经超过110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也在向医疗服务供应商施压,要求它们开放彼此孤立的系统——这是数字医疗蓬勃发展的先决条件。欧盟也正在推动实施病历电子化标准。

4万亿美元的美国医疗市场虽然诱人,但对跨领域科技巨头们来说,要分得一杯羹却并不那么容易。他们推动的变革固然会引领数字医学进入一个“新时代”,但就像谷歌被指控将数百万用户的个人健康信息置于危险之中那样,有多少人会放心把自己的个人健康数据交给这些巨头呢?换句话说,谁拥有足够多的用户数据,谁最终才有可能颠覆这个行业。

《财富》杂志和网络调查公司SurveyMonkey在今年6月专门对1276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调查,有31%的美国成年人愿意将个人健康信息向苹果开放,苹果也因此成为在健康领域内最受信任的美国大型科技公司;在亚马逊Prime服务的订阅用户中,有22%的人愿意向亚马逊开放健康数据;愿意对微软开放健康数据的比例为27%,谷歌为20%,脸书为12%。

不过在健康问题上,70%的受访者对所有科技巨头都表示了不信任,这也很可能成为各大科技巨头进军医疗行业的“拦路虎”。但美国公众却认为,最有可能颠覆医疗行业的还是亚马逊。《财富》杂志认为,这是因为亚马逊“可靠、快速、丑闻少”。(编译 年双渡)

责任编辑:李沫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