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

河南汝阳农民孟跃辉:扎根在石头地 被称为“当代愚公”

2021-09-08 17:41:44中国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767 分享

  初秋季节,在洛阳市汝阳县蔡店乡和内埠镇交界区域,数千亩的高粱已经红了,沉甸甸的穗子压弯了腰,随风摇摆。

  远处,汝阳县蔡店乡景达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孟跃辉正指挥着四台国外进口的大型四驱收割机收割高粱,争取在大雨来临前将一千多亩高粱颗粒归仓,燕子们也在收割机上方盘旋着,仿佛同人们一起分享着丰收的喜悦。

  而在三年前,同样这片土地上,放眼望去还是满地的石头,地里荒草丛生。三年间,正是孟跃辉带领着乡亲们改变着祖祖辈辈耕种的石头地,石头变桑田,被称为“当代愚公”。

  石头缝里刨食儿

  孟跃辉对媒体介绍,这片土地南邻伏牛山,山上有火山口,西边有杜康河,土壤含有丰富矿物质以及微量元素,但遍地的玄武岩石头导致土层稀薄,无法大规模使用农业机械,有时卖一茬粮食的钱不够浇地的。

  当地人将这种地叫做“黑石岭”、“黑石头”、“乌漆石”等。

  孟跃辉说,在这里,跟他同龄的人都有同样的童年记忆,即农闲季节跟着大人在地里捡石头。捡出来的石头要么直接扔到路边沟里,要么谁家盖房子垒院墙用了,没有其他价值。而且人工捡石,只能把裸露在地面的小石头捡出来,大多数石头仍埋在地里,有的地里甚至有三四吨重的巨石。

  “用机器犁地时,犁片经常会被地里的石头打断。一些专业犁地播种的人,一听是蔡店内埠的,都不敢来,他们在其他地方一天能犁一百亩,来这里连三十亩都犁不完,而且还毁机器。”孟跃辉说。

  老百姓只能用比较落后的耕种方式在“石头缝里刨食儿”。另外,近些年来,许多人都出去打工了,加上土地耕种成本太高,有些地直接都荒废了。

  村民们说,在2015年左右,有山东人跑来包了大片土地种花生,花生长势很好,但是收获时,花生机无法在石头地里正常工作,最后只种了一季就赔钱走人。还没“热完身”的石头地又沉寂下来了,闲置了近三年。

  这些石头地成了当地村民的心头病,也成了乡村振兴的“绊脚石”。

  对症下药驯服“疯狂的石头”

  2018年底,在外从事建筑行业的孟跃辉回到家乡,看到成片荒废的石头地,他决心要改变现状,想通过农业带领大家致富。同年11月,他同其他人一起成立了蔡店乡景达种植专业合作社,开启“治土”生涯。

  流转土地后,孟跃辉并没有急于搞种植,而是带着土壤找到专业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发现这些石头地其实都是富硒地,将来搞富硒农业肯定大有可为,这也坚定了孟跃辉扎根这片石头地的决心。

  孟跃辉考虑到这些都是基本农田,不能改变其用途,只有驯服这片“疯狂的石头”,才能安心搞富硒农业。他认为“庄稼一年一茬的长,但是石头却不会长,如果一次捡净,就可终生受益”。

  一开始,乡亲们对他的做法也并不看好,因为之前家家户户也是捡石头,而且在2014年时,当地政府也曾投入巨资进行土地整理,虽有效果,却并不理想。

  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开始孟跃辉请了很多人来清理地里石头,并且专门从安徽亳州请技术专家过来指导种植白芷、白芍等中药材,大片的药材长势很好,孟跃辉感觉首战告捷。

  然而,这片几百年来都没被驯服的石头地怎会轻易服输呢?直到药材收获时,孟跃辉傻眼了,虽然他请了众多劳动力将地表的石头清理,但当时没考虑到地下的石头,导致无法机器收割,只能靠人工,由于收获时节不等人,最后眼睁睁看着大片上好的药材烂在地里,损失惨重。

  经过这惨痛的教训,孟跃辉才真正认识到这些“疯狂的石头”厉害之处。

  痛定思痛,孟跃辉认为单靠人工捡还是走了老路,只有通过大型机械进行深层次的清理,才有可能“驯服”那些掩埋在地下的疯狂石头。

  说干就干,孟跃辉购买了钩机、拖拉机,并辗转全国各地,最后在内蒙买到了耐用的捡石机器,加上流转土地总共投入了二百多万。他爱人说,他把之前干建筑挣的钱全都投进去了,是抱着一种破釜沉舟的决心来做这个事业的。

  孟跃辉带领合作社的人,先用钩机将土层翻到一两米深,再用捡石机将翻出来的石头捡出来,最后再用机械将土地平整。通过一挖一捡一平三步骤后,土层已经达到两米深,足以满足大规模机械化生产要求了。

  在这个过程中,一些风化的玄武岩也被破碎,由于这种石头里面有含有多种微量元素,尤其是以磷居多。孟跃辉又到郑州聘请农业专家进行土壤测肥,针对含磷丰富的特点,专门去化肥厂家订购不含磷的化肥,这样不仅节省了成本,还让肥料配比更科学,更有效。

  随着地里的石头被清理出来,又一难题摆在了孟跃辉面前。成堆的石头堆积在地头,不仅占地方,还影响交通。

  常年从事建筑行业的他突发奇想,为何不将这些废石处理掉呢?这样,废石堆积的问题迎刃而解,换来的收益还能补贴一下购买有机肥的支出,大家万万没有想到原先碍事的废石竟然被孟跃辉通过另一种形式反哺给了这片土地。

  两年以来,孟跃辉已经通过这种方式清理出了近二百亩土地。

QQ图片20210908174128.png

  高粱红了

  找到了解决石头问题的“药方”后,接下种什么成了关键。

  通过自己种植中药材失败以及山东人种花生的教训,最后孟跃辉得出经验,要尽量种植地上果实类的作物。

  最后,结合当地的种植传统,孟跃辉决定种植高粱,经过多方对比,他选择了原产贵州的优质红缨子糯高粱。

  这种高粱颗粒坚实、饱满、均匀,粒小皮厚,淀粉含量高,适合酿酒,而且高粱属于地上果实类的,收割时相对容易。

  另外,孟跃辉还将传统的一年两季改成了一年一季的耕种模式,春季4月份播种,8、9月收割,这样种出的高粱,品质高,产量高,收购的价格也高,收益跟一年两季不相上下,高粱秸秆直接粉碎还田,成了天然有机肥料。

  村民们惊喜的发现,还没有平整的土地,每亩高粱产量在400斤左右,而平整后的土地,每亩产量在850斤左右,效果十分明显。

  另外,从九月到下年的四月是休耕平整期,这样可以腾出时间来捡石头,还能让土地得到更好的休养生息,蓄积了肥力。

  高粱红了,老百姓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流转的土地活起来了,农民的腰包也鼓起来了。孟跃辉算了一笔账,首先每亩地每年的流转金有300至500元,而且村民每年有四个月的农忙季节可以在地里打工,每天可以挣60元,另外有些人将地流转后可以外出打工挣钱,土地还能被整理,他们也乐意将土地流转出来。

  对于孟跃辉的做法,当地人也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觉得他是“乡村振兴中的新农人、新愚公”,老人们也夸赞称“孩子,你干了件大善事”,但也有说他傻的,他们认为“放着光鲜的建筑老板不干,竟回来当农民,这些地只是流转过来的,回头人家不租了,你投入这么多不都打水漂了么?”

  对此,孟跃辉虽然在流转土地中也经历了酸甜苦辣,面对有些不理解他的人,他说:“我考虑的不只是眼前的利益,更是想改变现状,给子孙后代留一片肥沃的土地。”

  据孟跃辉了解,像这样的石头地,在汝阳县蔡店乡、内埠镇还有五六千亩,他的梦想是将这些石头地全部整理成能机械化作业的好地,通过合作社带动村民发展富硒农业,振兴乡村。

责任编辑: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