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

鲸灵集团店主程毛毛:实现花花自由,得先实现经济自由

2021-09-08 14:20:36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114 分享

《幻 人鱼》程毛毛

“艺术离不开现实,乌托邦的精神世界也需要生存,想实现画画自由,首先得经济自由。”

“技术和艺术并不互斥,某种程度上,技术在辅助我们去更好地实现艺术价值。”

“有时候,除了努力,还要留一部分给时间,沉淀信任和认知。”

01

一个艺术家决定开始卖货

大学毕业前夕,未来该何去何从,让程毛毛开始困惑。她是上海人,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她突然去开淘宝,之后在社群卖货,是很多艺术生几乎想象不到的。

她对画画的热爱可以追溯到小学时期,上海的孩子本来竞争压力就挺大的,她的童年课余时间,大部分都是在绘画班里渡过的,当然,兴趣也是她坚持画画的驱动力。

都说理想是人生的天花板,她也想在象牙塔里再做会儿梦,刚毕业的时候她跑了几间画画培训机构,想教小朋友画画,闲暇之余还可以开个绘画工作室。

教小朋友画画

从培训机构回家的一个半小时,她看着公交车外的风景,突然犹豫,“每天上下班的路程太远,这太浪费时间了,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工作,也都不是我想要的。”在那个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的傍晚,她决定了:要创业。

程毛毛和她的两个宝贝

2003年,互联网崛起,电商行业像雨后春笋般发展迅速。

感受到这丝风向的她,结合自己的专业特长,开了一家淘宝店,“我自己设计家居,然后找工厂定做,最后推到店铺上,我的店现在还在,卖得好的时候也有一天几十万的收入。”

做过淘宝的人都知道,淘宝店有个无法规避的缺点:库存难消。很长一段时间,她会有囤货困扰,特别是在销售淡季的时候。

起步淘宝店的那些年

所幸,她在开淘宝店期间,积累了自己的小圈子,在生二胎的时候,坐月子很无趣,她又是闲不下来的人,刷手机的时候看到邻居在做鲸灵集团旗下的平台蜂享家,她先是自己买了平台的产品,对比后发现:和在专柜买的东西质量一样,价格还便宜。

邻居邀请她一起卖货,起初她有过犹豫,别人说再多不如自己切实看一眼,“我自己有这样的诉求,跟我差不多类型的'妈妈'们,应该也会有。正好公司又在杭州,我就去实地考察了一番,公司很认真地赋能用户,从品牌、流量、技术、培训等维度,售前、售后服务也做得很好,我要做的,只是把货卖出去就行了,完全不用担心库存。而且,我也感受过社群的强大魅力,这个趋势是良性的,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个赛道。”

从此,艺术家的卖货之旅开始了,在这趟旅途中,她书写了精彩的故事:学会总结方法论,定期复盘经验。她充满自信,同时也经历过挑战和怀疑。

02

卖画和卖货没有本质区别

卖货的路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质疑。

但她设定的每一个目标,在她自己的世界里,都是能够自洽的。

“大家都会觉得,你一个学艺术的跑去卖东西,有点不可思议,因为艺术生在外界的认知里心气儿都比较高嘛。”

“在我看来,我很多学艺术的同学也在想办法把自己的作品卖出去,有的开画廊,我也曾经在网上拍卖过我的创作。卖货和卖画,是没有本质区别的,都是在找到买家的诉求,确认对方真正想要的,就是你推荐的,或者说是你创作的。”

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刚毕业的时候她盘算了一下在杭州的生活费,这里也不是一个物价很低的城市,想着要实现理想,总归还是先管住自己温饱,也不能毕业了还向家里伸手,“乌托邦的精神世界,也需要生存,要想实现画画自由,得先做到经济自由。”

谈到卖货和卖画的关系,她变得更有表达欲:“我现在的顾客,很多是我之前靠口碑积累起来的。大多数是朋友,更多是朋友的朋友,人与人交往就是一个信任价值的体现,我信任你,自然信得过你推荐的产品,这时候如果推荐的产品又是刚需,那为什么不下单呢?”

卖画时,大家认可了作品,就跟卖货时被认可人品是一样的;并且,都是找到对方的诉求,把他们想要的东西推荐给他们。

程毛毛作品

久而久之,那些同学们也开始在她的小店里下单,并且会成为她团队下的用户,偶尔分享一些好用的产品。

“确定要卖货之前,要把自己的思维和观念树立起来,这对我的知识储备和专业能力也有一定的要求。所以每一次推产品,我都会先体验一遍,写下使用感受和心得,从网上扒一些科普资料,比如卖服装就先摸清楚材质、面料,有选择地推给客户,目标是让自己的小店,越来越被人们认可。”

确认目标之后,程毛毛的小店在朋友圈里正式营业了。

因为平时除了运营淘宝店铺,她还要带两个孩子,但这间小店显然没有让她操过心,“顾客们都在我的小店里自助下单,我推荐的产品可以通过图片的形式形成一个二维码,一扫就进入我的小店。她们可以在里头逛逛,自己挑选下单。”

“我还经常收到客户的私信,比如之前认养一头牛的牛奶,因为是应季产品,又容易被消耗,自然复购率,挺多客户问什么时候能返场,也能帮助我更加细化客户的诉求,给每类消费者都打一个'消费标签'。”

程毛毛长期做的一件事,对她来说影响颇深:每天坚持发朋友圈,让自己的人设在受众心中标签化。

“哪怕今天没货想卖,也要发朋友圈。你是一个从事艺术行业的人,就在朋友圈打'艺术标签';你是一个卖货的人,那就让身边的人都感受到你积极生活,并推荐大家一切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物品。”

都在提倡相信并热爱生活,乐观和爱才是疲惫的解药。

顾客被她的积极感染,彼此之间形成了一种“坚不可摧的“信任”关系。

03

是一间有温度的数字小店

不难发现,程毛毛一直在做一件对的事,那就是:维系与客户之间的信任关系,她用自己的生活和正确的观念去感染身边人。

在私域这个池子里,信任关系一旦崩盘,再美的话术也都是糖衣炮弹。

这间数字小店,在她的主动努力之下,变得更加有温度,“我在蜂享家开店,虽然有机器人帮我一键转发素材,发朋友圈,定期做人货匹配;我自己还是会把这些素材再美化一下,机器人自动播货已经帮我节省了很多工作时间,但我始终相信,我比这些算法、数据更了解我的客户,也期待有一天能实现完全的'千人千面'。”

平台为掌柜提供了很优质的素材文案及图片,她会在其中选择几张,尽量简化她的朋友圈,也许是艺术家的极简的坚持,“如果我觉得适合我朋友圈目标受众的文案,我会直接一键转发,但有些讲得太细致了,我会提炼3-4条重点发,直击消费者的诉求。”

技术和艺术并不互斥,甚至更好地让她实现财富宽裕,有更多闲暇时间去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在这间数字小店里,她看到自己离乌托邦越来越近了。

“现在大家都在提一个很热的概念:数字化就业。我在做的,恰好是这件事。以机器人为辅助,客户来店里自主按需下单,有时候睡觉起来就看到不错的收入。数字小店让我未来的理想生活变得更具象。”

平台提供的技术、供应链支持,对售后的重视,不同的品牌平台制订了不同的营销策略。公司的贴心,在加入的这三年多里她都能感受得到,“大家都很努力,我卖好货就可以了,我们在相辅相成中成长。”

也因此,她有更多的时间去对产品做精准的理解,挖掘更多消费者的诉求,“把一切交给平台,我挺放心的。空出来的时间就会去各大自媒体平台搜搜专业kol对货的介绍,也会去公司自己选品、验品,给我的客户们做直播讲解,得让他们安心,我推荐的是货真价实的好物。”

私域的人、货、场,她都运营得很好,除了学直播博主怎么讲货,她更是修炼了自己拍、剪视频的技巧,用技术完成她的艺术产出,言语无法表达的就用画面传递。

日常分享:大希地

数字小店不仅在经济上让她得到满足,也在精神上敦促她时刻变得更好,“我爱赚钱,更爱把'赚钱和个人能力'划上等号,财富能够量化个人能力,能力这个东西是虚无缥缈的,务实才能让我感到安全。学习之路,道阻且长,永无止境。”

程毛毛身上有薇娅、李佳琦的缩影,鲸灵集团的小B们汇聚在一起,也是热门的带货主播。

私域的美,因数字小店的开启愈发绚烂。信任搭建的故事仍在发生,数字小店的艺术不会完结,我们,下一章见。

责任编辑: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