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专题>

张淑珍:扎根陕西商南六十载的“茶奶奶”

2021-08-04 14:04:23中国商报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442 分享

中国商报陕西报道(记者 朱清平)鬓染霜发,轻言细语,83岁的张淑珍老人将手中的杯子举起,“看,嫩绿的小叶在水中徐徐绽放,每芽一二叶,外形紧秀,叶底黄绿明亮,白毫显露,汤色玉翠、清澈明亮,耐泡、回甜、口味鲜爽,香气高而缠绵,韵味醇而悠长……”

张淑珍是商南县茶叶站原站长,她在大学毕业后扎根商南贫困地区60载,创造了“商南自古不产茶,如今茶青漫山坡”的奇迹,是广大茶农脱贫致富的领路人,为商南经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她的事迹曾被改编成电影《北纬三十三度》,她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曾任中共十三大、十四大代表,全国“两优一先”优秀共产党员。

1628064348331033275.jpg

张淑珍被商南百姓亲切地称为“茶奶奶”。图片由商南县委宣传部提供

“南茶北移”造福商南百姓

“没有张淑珍,就没有商南茶。”

这是商南县人向客商介绍的最多的一句话。

1961年,24岁的张淑珍从西北农学院毕业,与爱人焦永才,坐着拖拉机,在秦岭山中颠簸了一天半,辗转抵达山大沟深的商南县林业站报到。

与相对宽裕的关中相比,当时的商南县,更加贫穷落后。

张淑珍回忆说:“好多人家住的是茅草房,一家人穿着破旧的衣裳,炕上也没什么铺盖,就一张溜光芦席,家家都吃不饱。”

有一次,她下乡去了清油河镇,“听名字是非常美好的地方,但村里家家都是少油缺粮。有位大娘自己吃着发酸的浆巴糊汤,却把攒下准备换盐的几个鸡蛋取了出来,硬要送给我。”

老乡的质朴和热情,让张淑珍心里非常感动。学林业的张淑珍,开始在林场尝试栽植一些经济树种,希望造福商南百姓。

最初,她先后引种桉树、油茶,种桑养蚕,但效果都不怎么理想。

当时的县委副书记、老红军梅光华在检查工作中的一席话改变了张淑珍的思路。他说:“当年,我在安康打游击,看到山坡有很多茶树,当地百姓年年采茶卖。咱商南,不知道能种茶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张淑珍决心试一试。

来年开春,张淑珍通过省农业厅种子站的学长调拨了20斤茶籽。她将这些茶籽种在苗圃里,并将买来的305株茶苗栽在西岗。不料当年赶上大旱,无一成活。1964年,她又移栽700余株茶苗到捉马沟,这些茶苗后来也相继死去。

在我国种茶历史上,茶叶适生区大都在北纬30°以南。商南,地处北纬33°44′,从无种茶先例。“照书移栽,咋都活不了……”张淑珍整日异常苦闷。

这个时候,丈夫焦永才建议说:“移栽不成,直接播种不知道行不行?”

1967年,张淑珍试着点种茶籽,在苗圃住“干打垒”,在茶山住窝棚,眼看着嫩芽出土、成长,心中快乐不已。

1970年春,2分苗圃地茶树长成,在缓陕的安徽专家的指导下,共炒出新茶叶1.9公斤。

这背后,张淑珍记录整理了200多万字关于土壤、水分、伏旱分析的数据。

张淑珍说:“最终发现,土壤ph值在5.5到6之间适合种茶,土壤里钙含量过高了茶苗无法成活。所以,我便教给大家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取了土样,用70%的稀盐酸滴上去,如果冒泡就不能种茶。”

这座隐藏在秦岭深处的小城,“南茶北移”的大幕徐徐开启。

“茶坊无茶”已成过往历史

离商南县城不远,有一个以“茶”命名的村庄叫茶坊村。

张淑珍说:“自古以来,这个村子却既不产茶、也不卖茶。商南县有许多这样徒有其名的村子。”

1971年冬,经过勘查规划,商南县第一个茶园在此开建。

“开工垦荒那天,天上飞舞着鹅毛大雪,在凛冽的寒风中,漫山遍野的农民兄弟挥锄舞锨,干得热火朝天。”

1972年,陕西省上组织安康、汉中茶区农技干部去浙江省绍兴县上旺大队参观学习。这个原来的穷队,愣是一担一担把土担上馒头山,开辟了500亩茶园。张淑珍心中盘算着如果能在商南县那么多沟沟坎坎修建大批的茶园该多好。

机会终于来了。有一天,张淑珍步行去富水镇核桃林场,一辆北京吉普车裹着灰尘疾停在路边,时任县委书记宋建勋探出头招呼张淑珍上车。张淑珍谈了自己的想法。宋书记听了很兴奋,说:“这是大好事,我全力支持你!”

1973午春节刚过,县上便组织2万名劳力上山开辟茶园。

据《商南县志》记载,“1973年春,全县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开山整坡挖条田、种茶的春季造林运动,要求梯田是‘绕山转,不断线,外面高,里面低’。并连续5年在永青、东岗、富水、白玉等地开垦茶园7.5万亩,播种茶树1.1万亩,成园7000亩,初步形成茶叶生产基地。”

截止到1976年底,全县已经种植茶树2.7万亩,有30多个社办或者队办茶场。

张淑珍动情地说:“那段岁月说起来就让人振奋。1979年对我来说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一年,安康、汉中和西北植物研究所的同志对我在业务上的帮助很大,特别是西北植物研究所的同志,大家一块儿上山。那时候交通都是步行,下雨天,大家头上披一块塑料布到茶园搞调查。这种精神给了我鼓舞。”

在县里支持下,张淑珍开设学习班,点种、采摘、杀青、炒干,手把手教导每个环节。“茶园高产,农民才有收益。”张淑珍扎进茶园,试验出“松土保墒,疏花疏果”等丰产措施,让茶叶亩产提高了5倍。短短几年,商南建成茶场36个。

茶坊村通过三年的发展,第一年便采茶500斤,为“商南无茶”的历史画上句号。

茶坊村村支书赵力本感慨地说:“当年开垦茶园,我还是个跟在爷爷后面干活的小孩,自从茶坊村有了‘茶’,不光整个村庄完全变了个模样,全村白墙黛瓦,村里有1200亩茶园,几乎每户都种茶,已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只是我们当年的‘茶叶姑娘’也变成了‘茶叶奶奶’。老站长为商南奉献了一生,也给我们后辈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张淑珍和百姓一道,在北纬33°创造奇迹,将种茶地向北推进了数百公里!

GetAttachment (1).jpg

退休后的张淑珍并没有闲着,上茶山、进茶场,研究茶叶新技术。图片由商南县委宣传部提供

“茶叶奶奶”的茶产业格局

茶叶,卖出去是宝,卖不出去就是草。

我国改革开放初期,茶叶由供销社统一销售,农民的利润并不多,如果卖不动,农民就会辛苦一年而无所获。

1984年底,商洛地区供销社茶叶严重滞销。商洛地区供销社收购的7万公斤商南茶没卖出7斤。张淑珍用半价将这枇茶全部收回茶叶站,重新加工包装,仅用两周时间销售一空,还净赚5000元。

到了1986年春,供销社的人说,前一年他们赔了钱,今年一斤茶叶也不收购了。

一听销售渠道堵了,全县的茶农都急了。

时任商南县茶叶站站长的张淑珍思来想去,召集36家茶场经营者,大胆提出成立国营性质的“茶叶联营公司”,公司集产、供、销于一体,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带领茶农闯市场。

具体思路为“由联营公司负责茶农的技术服务、物资供应、茶场建立等,建立统一生产计划、统一技术服务、统一定价收购、统一系列加工、统一包装销售,利润按比例分成的经营管理体系。”形成了“公司+农户+基地”的茶叶产业化发展格局。

商南县茶叶站脱离了财政供养,实行企业化管理,自收自支,为全县事业单位向市场经济转轨树立了典范。

翌年春,销售茶叶1万公斤,营业额11万元。

在随后不到10年间,全县茶叶产量翻了40倍,产值超过2000万元。

张淑珍与同事们总结出公道、密植、施肥、修剪、采摘等6项技术措施,使试验田亩产茶由50公斤上升到270.6公斤,突破了低产难关。

如今,商南已成为我国西部最北端的新兴茶区。

截至2018年底,全县共建茶园25万亩,年产茶叶5600吨,产值达9亿元;发展茶叶大户4200多户,带动贫困户2.4万人;试制出六大系列、30多个茶品种。他们精心研制的“商南泉茗”曾多年被评为陕西省名优产品,获得“陆羽杯”大奖。

2017年,商南县被授予“中国茶业扶贫示范县”和“全国重点产茶县”,是陕西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县。

如今,退休后的张淑珍并没有闲着。上茶山、进茶场,研究茶叶新技术。

商南县茶叶联营公司刘保柱经理对记者说:“我和张站长从1984年共事,那时候我是他的助手,任副站长。亲眼见证了商南县茶叶产业在张淑珍的引导下一步步的变强、变大。她这人始终履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坚定不移地为百姓服务,让我心中非常敬佩。对于群众,她问心无愧;可对自己,她做得不够。无论她自己大病初愈,还是丈夫不幸去世,她都能很快振作起来,一头扎进她‘种一片茶,富一方民’的事业中。”

张淑珍云淡风轻地说:“自从我与我先生坐着拖拉机进入商南县的那天起,命运就把我们与这片神奇的土地紧紧地捆绑在一起。我先生生前与我曾经有个约定:离世后,骨灰便撒在林场里,给树木做肥料吧。不起坟头、不留痕迹。我们林业人,最怕有火灾。没有坟头,就可以不烧纸……我们时刻能听到这片天地的风霜雪雨,能闻到混合着泥土与茶树的清香,能感受到百姓一天天富裕起来的美好心情……”

责任编辑:汪黄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