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

打造消费新高地 沪京穗津渝五城市入围

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按下快进键

2021-07-22 15:38:02中国商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1,921 分享

中国商报(记者 彭婷婷)经国务院批准,在上海市、北京市、广州市、天津市、重庆市,率先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商务部7月19日召开了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工作推进会,会上公布了率先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名单。

业内人士分析,培育建设一批专业化、特色化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不仅有助于形成强大的国内市场,持续点燃消费新引擎,辐射带动周围地区乃至全国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还能进一步提升城市在国际上的综合竞争力。

五座城市优势凸显

为何是这五座城市率先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

“这五座城市的优势在于经济基础较好,国际化程度较高,基础设施建设完备,城市知名度和国际影响力较大,居民收入及消费能力领先,有望在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中率先突围。”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付一夫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由五座城市引领,可以创建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为其他城市提供示范。

五座城市优势突出,数据是最有力的证明。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消费能力来看,京沪两地居民均超2万元,远高于全国11471元的人均消费支出水平。广州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近年来,广州消费贡献率逐年上升,消费结构趋于优化,城市居民生存型消费占家庭生活消费总支出的比例不断下降。

而天津作为辐射“三北”(东北、华北、西北地区)的商品集散中心,其国际商品贸易港和海空两港国际集散中心的“江湖地位”同样不可小觑。以天津自贸试验区为例,2020年,天津自贸试验区新设立企业10832家,不断吸引市场主体和资本集聚。

重庆则是我国西南人口和经济聚集重镇,且重庆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一直排在全国前列。2020年重庆以11787.2亿元的规模强势跻身北上广深组成的第一方阵,位于上海、北京之后。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副院长赵萍认为,“这几个城市具有很强的资源集聚能力和消费吸引力,率先推进这些城市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将会很快见到效果”。

着力推进落地见效

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按下快进键。

2019年10月,商务部等14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的指导意见》提出,利用五年左右时间,基本形成若干立足国内、辐射周边、面向世界的具有全球影响力、吸引力的综合性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带动形成一批专业化、特色化、区域性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随后,央地层面积极展开部署,将优化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作为促消费提质扩容的重点。“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全面促进消费,培育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打造一批区域消费中心。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密集部署推进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而此次更是从国家层面明确在五城市率先开展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建设。

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强调,商务部将按照国务院部署,会同相关部门,印发培育建设总体方案,建立培育建设工作部际联席会议机制。五个培育城市要切实履行好培育建设主体责任,高标准编制实施方案,确保培育建设各项任务落地见效。

王文涛表示,培育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一要聚焦“国际”,广泛聚集全球优质市场主体和优质商品、服务,加快培育本土品牌,努力构建融合全球消费资源的集聚地。二要紧扣“消费”,高标准推进商圈建设,引领消费潮流风尚,加强市场监管服务,全力打造消费升级新高地。三要突出“中心”,不断强化集聚辐射和引领带动作用,形成全球消费者集聚和区域联动发展中心。

因地制宜持续发力

多地正因地制宜、多措并举推进高质量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

如上海将优化消费购物环境、提升消费供给质量,释放高端消费、在线消费、服务消费、外来消费和夜间消费潜力,加快推动消费提质扩容,打造全球新品首发地、全球消费目的地,构建与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相匹配的商业文明,全面打响“上海购物”品牌。

北京将实施“十大专项行动”,包括打造优势互补、特色凸显的消费地标;建设新型消费圈;充分发挥“双机场”优势,建设空港型国际消费“双枢纽”;试点建设“智慧街区”,丰富数字消费供给;全力打造数字消费标杆城市等。培育建设具有北京特色和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天津将抢抓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城市和国际消费中心城市试点政策叠加效应,围绕提升国际知名度、商业活跃度、消费繁荣度、到达便利度和政策引领度,全力打造国际文化旅游消费目的地、国际消费品牌集散地、国际时尚潮流引领地和国际交通枢纽地。

不容忽视的是,目前推进高质量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依然任重道远。付一夫建议,有关各方应当充分结合当前消费升级和全球消费发展的新趋势,勇于探索。可从多个方面持续发力,如,进一步提升城市能级与扩大开放、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美誉度的标志性商圈、完善高效便捷的消费环境、健全法律法规、促进公平竞争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

责任编辑:汪黄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