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制造,新闻专题>

他们护送首都“奶瓶子”的最后一公里

周子荑

2021-02-10 10:15:15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157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 文/图)凌晨1点多的北京街头很安静,三元食品鲜奶配送员崔师傅的送奶车声音显得有些大。“今晚一共要送200多份奶,有几户换奶的,几户停奶的,一定不能出错。”

GetAttachment.jpg

凌晨1点多,崔师傅在送奶的路上。

他在路上缓缓行驶,边走边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这是xxx小区3号楼,这个楼上有三户客人一直订三元的鲜奶,二楼的老李家有个孩子早晨要上学,我要在孩子上学前把鲜奶送到。三楼的老王家每天要订三瓶鲜奶,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都爱喝我送的鲜奶。”

崔师傅负责的片区很多都是老旧小区,没有电梯,他只能提着一篮子鲜奶一口气爬上六楼,再一户一户往下送。收放奶瓶时还要尽量压低声音,因为他怕吵醒了屋内安然入睡的人们。但他并不觉得累,在他看来,做好手头的工作是做人的本分,而客人的理解是他们最大的幸福。

崔师傅和他的爱人魏女士共同负责北京市丰台区某片区的鲜奶配送工作,目前已经坚持了一年多的时间。两人平日里在北京工作风雨无阻,养育着远在山西老家的三个孩子,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才两岁。

说到这份工作,崔师傅爱人魏女士有说不完的话,“确实很辛苦,很多人坚持不下去中途放弃了,我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在冬天夜里冻哭过好几次,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你一旦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学会坚持,只要坚持下来总会有收获。”

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崔师傅夫妻二人平日里每天要送奶两次,一次是凌晨1点到早晨8点,一次是下午1点到6点。“一晚上大概要配送800多份奶,还经常有停奶的、加奶的、换奶的,都需要我们牢牢记住。”“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结合”是魏女士对自己工作的定义。

当被问到是否出现过送奶不及时、送错奶等情况,以及是否和客人起过冲突时,魏女士回忆说:“曾经还真有一次,那次是送奶车坏在了半路上,凌晨3、4点钟,路上根本找不到修车的人,我自己推着载满几百份鲜奶的三轮车走了好久。”

“不过好在我平日里从未出过差错,偶尔一次出错客人也没追究,客人也都挺通情达理的。尤其下午送奶时,碰到客人,很多人会主动和我打招呼,有人还会向我道谢。”魏女士笑着说。

今年春节,夫妻两人选择了在北京坚守岗位。“肯定想念孩子,但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国家倡导就地过年,大家都不回,我也不能给国家添乱。”魏女士的眼睛里闪着光。

不过,令他们欣慰的是,今年春节两人虽无法回老家,却感受到了很多温暖。“听说过几天公司领导要来慰问,还要送新年礼物,我们都非常期待,这说明公司还是很惦记我们的。”崔师傅嘴角不禁上扬。

在北京,每天清晨,众多消费者打开奶箱就能看到三元鲜奶,正是有无数个默默付出的崔师傅为首都的“奶瓶子”实现最后一公里的传递。他们选择“就地过年”,令今年的北京格外温暖。

“冬天快过去了,晚上送奶就暖和多了,过段时间疫情好转没准还可以回家看看孩子……”崔师傅笑着奔向下一户人家。

责任编辑:汪黄任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