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橄榄球培训机构巨石达阵停业 学员退费难

2020-10-29 14:45:05央视新闻 收藏0 评论0 字数2,319 分享

近日,国内知名的美式橄榄球培训机构巨石达阵北京直营校区陷入了关停风波。实际上,不仅是北京,从2019年11月开始,就陆续有家长反映,巨石达阵上海地区门店存在突然关店、退费难等问题。那么,目前巨石达阵在上海地区的运营情况究竟如何呢?

上海门店全部关闭 办公室已退租

今年6月份,巨石达阵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份上海复课通知,显示上海运营校区将在9月5日复课。9月14日,记者来到巨石达阵在上海的东方渔人码头校区时,一些家长正在这里等待着复课的消息。

上海巨石达阵会员家长应女士说:“因为我每周都来,复课之前应该有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包括防疫的这些手续都要办好。但它这里一直是空置状态,没有一点点复课的迹象。”

上海巨石达阵会员家长徐兆军说:“在上海的每个校区都去寻找他们开课的迹象,没有发现任何迹象。也和他们的销售也好、教练也好,取(得)不到任何联系。”

记者在渔人码头校区场地管理处了解到,巨石达阵的这块场地的租约在今年6月份已经到期。

上海东方渔人码头商管公司招商运营部经理褚强表示:“巨石达阵在2018年的10月份进场,到2020年的6月份,因为对方违约,我们跟他们解除了合同,并通过EMS告知对方。经测算,对方有欠费30万左右,在2020年6月份我们把这个场地给收回了。”

不仅场地出现拖欠租金被停租的情况,巨石达阵在上海的办公室也在今年3月份就已经退租。

褚强说:“办公楼这一块的话,3月对方提出解约,同时我们也收回了他们使用的办公室。到目前为止,巨石达阵在我们这边场地和办公室都没有租约了。”

记者随后赶往巨石达阵微信公众号显示的另外8个在上海的直营训练场地,包括黄浦校区、上海绿地假日酒店校区、世博园购物中心校区等都已经全部关停,且存在拖欠场地租金的情况。

上海市黄浦体育园管理处张经理表示,当时签的合同是巨石达阵先使用场地再付钱,到去年到期的时候去收钱,对方就不给钱。2019年10月份开始就跟巨石达阵正式解除合约了。

半年前停缴社保 法定代表人失联

巨石达阵上海门店没有如期复课,家长和学员迎来的却是门店的全面关停,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记者调查中发现,巨石达阵的关门其实早有征兆,半年前已停缴员工社保,而法定代表人也已失联。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负责巨石达阵上海区域业务的是上海恒磊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同时也是北京巨石达阵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董宇。记者多次拨打董宇的电话,均无法接通。 随后,记者又联系到了多位巨石达阵上海直营店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从2020年3月起,上海恒磊公司就多次通过邮件通知他们:暂时无力为大家缴纳社保。7月22日又再次发布通知:全体员工自行缴纳1-6月社保。

记者从家长提供的一份缴费统计表估算,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期间,上海恒磊公司在场地大面积停租的情况下还在不停地收取会员费,合计超过680万元。

上海黄浦校区员工说,巨石达阵甚至于还叫员工把钱给公司,然后公司帮忙去交社保,让员工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记者继续调查发现,事实上,巨石达阵在上海的全资子公司还不止上海恒磊一家。一些家长表示,从2019年9月份起,巨石达阵就开始陆续以上海青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签约会员,但是家长们缴纳的学费,却转给了另一家叫做苏州青训的公司。

上海巨石达阵学员家长应女士说:“合同上写的是上海青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但是我当时手机微信转账转给的是苏州青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心里有点怀疑有问题嘛,我们就问了(巨石达阵的)中教,中教就说这都是他们的公司,都是一家公司的。”

三家子公司轮番出现,让很多学员家长感到困惑。记者查阅企查查时发现,在2019年12月,苏州青训已经完成了法定代表人和投资人变更,北京巨石达阵和董宇退出。

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民燕表示:“把这种营收支付到另外一家单位的话,那么给你提供服务的这家单位上面的一个账务状况应该可能不太好的。从这些细节上来看,其实主体的话来说是它无论是管理上,还是说从独立性上来说都是很混乱的。”

消费者维权难 要回学费只能提交仲裁

校区停课,管理层失联,家长们还能要回提前缴纳的学费吗?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事实上,从签订合同的那天起,一旦家长们遇到问题,就很有可能遭遇维权难的困境。这是为什么呢?

很多学员家长表示,他们想通过起诉的方式挽回损失。然而,当他们再次查阅合同时却发现,巨石达阵早已在协议中对争议解决部分做了约定,内容为:如果双方产生争议,均应提交北京仲裁委仲裁解决。也就是说,消费者不能通过起诉方式,向巨石达阵索要学费。

黄民燕认为:“仲裁的话,它其实是一裁终局的,不能向法院诉讼那样有一审二审,排除了通过法院诉讼这样一个方式。”

上海巨石达阵会员家长颜女士表示:“北京仲裁委表示说,是可以接受邮寄材料的,但是我们计算了一下费用,仲裁的费用高达17000元。”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恒磊和上海青训的注册资本分别为100万元,而北京巨石达阵注册资本只有73.5万元。

黄民燕说:“那么消费者可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我拿了一个胜诉的仲裁裁决,但我可能执行不到相应的一个款项的问题。也就是说前期消费者垫了比较高昂的费用进去,但是在最后执行的时候很有可能是没法落实到位。”

专家:对“轻资产”培训机构应加强资金监管

业内专家表示,像巨石达阵这类教育培训机构多为轻资产企业,消费者容易遇到退费难等问题。对此,相关部门应该采取更加严厉的监管措施。

上海交通大学行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宏民表示:“还是要增加这些违约成本的,建立一些黑名单。利用我们现在大数据的技术,不能让有些企业这边跑路了、卷了钱了,然后到哪个地方又去注册了一家机构。”

(原标题:橄榄球培训机构巨石达阵“停业” 消费者维权难)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