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对话餐饮企业家——面临“中年危机”,餐饮企业该怎么办

2019-12-12 18:44:51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669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12月12日下午,由中国商报社、《中国烹饪》杂志社主办,中国商报研究院协办的“第七届中国商业创新大会——新中国70年餐饮创新与发展论坛”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会上,勺子课堂创始人宋宣对话多位餐饮企业家,共同就“面临‘中年危机’,餐饮企业该怎么办”的话题进行了讨论。

微信图片_20191212184139.jpg

以下为演讲实录:

主持人:改革开放40年,中国餐饮业高速发展。然而近些年,受经济大环境的影响,餐饮业成本高企,加上互联网催生的各种新生事物影响了餐饮业的生存模式。很多成立多年甚至十年以上的餐饮企业都在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如何转型升级。其实,这就是像一个人的“中年危机”,一个品牌、一家企业也有自己的“中年危机”。如何应对品牌老化,提升场景、菜品、服务体验重获新生?在接下来这个圆桌论坛里,我们也许可以找到一些答案。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汤城小厨创始人黄俊宇、北京煲煲好创始人徐立红、泓0871创始人刘新、李锦记(中国)高级全国顾问杨春晖、北京蜀趣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陈斯琪就此问题进行圆桌对话。此外,我们还特别邀请到了勺子课堂创始人宋宣先生担任主持嘉宾,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嘉宾上台。

宋宣:咱们今天的主题叫餐饮品牌“中年危机”。你们怎么看待“中年危机”这个词,如何定义一个品牌出现了“中年危机”,会有哪些症状,你们的品牌目前处于怎样的阶段,正在面临怎样的挑战?

黄俊宇:我国餐饮企业从80年代发展到现在已经30年了,但这30年留下来的餐饮企业不多。我们品牌在创立之初的定位就是“小馆”,每餐人均80-100元的消费水平。在创业之初,我们走得还挺辛苦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利润,坚持下来之后我们终于勃发了生机。我们做得最好的时候在2013-2016年,就是我们的年轻阶段。到了最近这几年我们发现出现了很多新的餐饮店,这很考验一个餐饮企业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的环境下生存的能力。考虑到每一个品牌不同的生存时间和打法,我们这类餐饮应该算遇上“中年危机”了。为什么这样说?在我们开业的时候,很多客户还在读大学,当时他们是和同学一起来的。现在他们开始带着孩子来了,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我们再继续同样的经营策略,这类客人消费频次就会减少。如果接不到客群,“中年危机”就很头疼。

徐立红:我理解的餐饮品牌“中年危机”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创始人的“中年危机”。一个品牌要遇到“中年危机”的话,很重要的表象是会遇到创始人的问题。创始人从年轻时代开始创业,后面进入瓶颈,这就是他“中年危机”的体现。他会有自己的格局,看到的东西和创新的东西受到限制。

第二个是团队的“中年危机”。一个品牌在前进的过程中,变才是永恒的。管理团队的“中年危机”体现在状态上——不愿意走出舒适圈、不愿意指责别人、不愿意得罪别人、不愿意突破目前的困局,这就是来自于团队的“中年危机”

第三个是品牌的“中年危机”。每一个品牌都有其生命周期,当一个生命周期即将结束的时候,跨得过去叫重生,跨不过去就叫危机。在这种生命危机有什么东西来构成的,本身客单消费构成的大趋势的适应性,菜单结构适应性,前几年沸沸扬扬,出现品牌在这个过程当中到了一个阶段。在这里,菜单的变化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一个了经营20年的老店来说,在这么多网红餐厅和连锁品牌的冲击下,如何不被市场淘汰,这是最大的危机。对我们来说,保持开放和学习的心态,不跟风,是现在好的状态。

宋宣:您的品牌开了20多年,经营得还不错,您一直坚持的是什么东西?

徐立红:最重要的东西是产品,虽然说现在有很多网红餐厅。但作为一个餐饮企业,重要的是保证出品的稳定性。很多餐厅随着时间推移就变味了,所以我们要始终把产品作为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基础,在此基础上才能谈到发展。

杨春晖:各位老师,我是这么看待的,如果企业到了中年还发展得挺适度的话,是可以成为员工甚至自己身边年轻人的贵人的。如果企业人、财、物、运营、安全、信息技术都做到很好,“中年危机”是不会出现的。

宋宣:我借这个平台再补充一个问题,我们平台有很多小商家,还没有自己开店的小老板往往会问到一个问题,我想开一家门店,到底选择哪个品类比较火,应该在哪个品类上创业比较好?请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杨春晖:小成本创业的话,我建议小开口、深挖掘,做简单的东西。我建议做生意不要太贪,觉得“这个可以做,那个也可以做”。千万不要这个做那个也做,这样就会出现危险。

刘新:我也说一下“中年危机”。我认为企业遇到“中年危机”,首先要保持清醒,寻找产品的定位。品牌是一个无形的资产,好的无形资产一定是有一个良性的商业模式在支撑。其次,要检查企业的创造力是否活跃。企业文化是塑造企业创造力的核心因素。文化是精神力量,企业文化不明朗,企业就在乱干。

宋宣:还有一个问题想问在座各位,如何能够让自己的品牌和公司保持年轻?

黄俊宇:我们企业现在也碰到了这个问题,也走过很多弯路,在这里跟大家交流一下。第一点,要受得住诱惑,我们在奔跑的过程当中受到很多外界的诱惑,觉得这个模式挺好,这个地方挺好,这个产品很好。结果就往这边一钻,却发现自己不行,浪费了很长时间。现在我们中心就两个字——回归,回归到餐饮的根本,在根本里面创新。第二点,做到产品的高性价比。性价比意味着服务创新、产品创新、环境创新,能让顾客觉得在人均80-100元的餐厅里享受到了人均100-200元的餐厅的服务。这是我想表达的。

陈斯琪: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讲三个关键点。第一,一个品牌一个想要抵御中年危机,有三个关键节点,同样的品牌不同的店长会产生不同的业绩。要在任何一个阶段,一定要注重人的培养,要舍得花钱在人员培训上。

第二,品牌有三个东西的内容——产品性价比、品牌价值观、品牌运营力,这是一定要坚守的。

最后,品牌在发展过程中一定会受到很多外部的冲击,所以要借助外力,就是要以科技作为餐饮的新动力。科技是餐饮未来很重要的东西。

徐立红:还是我刚才说的,要保持开放的态度还要有决心,要多跟年轻人接触,了解他们的需求。

刘新:刚才前面几位老师也说了,一个是定,一个是变。定是要坚持自己职业发展的理念、目标和方向,这是定;变是年敢于尝试新的事物,给年轻人机会。

宋宣:我们刚才大致的讨论了“餐饮企业‘中年危机’”的话题,我简单作个总结。中年不一定就会遇到危机,所谓的“中年危机”一般都是企业在年轻时候埋的祸根。如何能够避免这件事情,刚才台上嘉宾做了补充,就是在年轻的时候要好好“锻炼身体”。做餐饮的把最基本的事情打扎实了,中年就不会遇到危机。这个环节大概就是这样,感谢大家!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