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 中国商报
 下一版  
    标题目录
全方位合力围堵
“蝗虫式”围标行为
抗癌药:降价与创新仿制齐头并进
 
2018年9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全方位合力围堵
“蝗虫式”围标行为

  潘铎印

  

  自去年以来,全国多地警方出手打击串通投标犯罪,成效明显。有的地市半年间便侦破案件100余起,项目标的金额超过66亿元。“他们像蝗虫一样串联起80多家公司围标,中标后把项目卖了1400万元,回报超过6倍。”这种“蝗虫式”围标,一次得手就能卷钱上千万元,在利益驱使下,还滋生了一批职业串标人。

  围标又称串通投标,即招标人与投标人串通或是投标人之间串通,排挤对手从而使自己中标的行为。有些金额动辄以亿计算的房建、道路等项目,成为围标团伙角逐的猎物,一批职业串标人制造出一个个让人瞠目结舌的故事。

  其实,围标行为已存在多年,且多是团伙作案,动静大的甚至可以组织近百家企业“垄断”项目投标,其分工明确,有人代缴投标保证金,有人制作标书,有人到场投标……在一些地区,常常聚集着数个围标团伙,他们甚至各占其地,各有势力范围,凭借强大的资金实力,组织有资质的公司,对当地公开招标的项目进行围猎,围标行为成为招投标领域里的一大顽疾。其不仅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管理和诚信环境,还严重影响招投标工作的公正性,伤害了大多数投标人的利益。此外,其连带的层层转包、盘剥成本等行为,往往会导致下游工程质量“缩水”、服务“打折”,甚至导致欠薪、“豆腐渣”工程等乱象出现。

  围标事件多发,且越来越专业化、“产业化”,说到底是利益驱动使然。特别是建设工程行业近年来蓬勃发展,而相关配套政策和措施尚存在不成熟不完善的地方,围标识别发现机制仍有不足,调查取证和事实认定等难度较大,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串通投标犯罪的猖獗,而市场诚信体系不健全等因素,也为围标行为“产业化”提供了土壤。

  更重要的是,与巨大的利益相比,相关法律法规对围标行为的震慑力仍显不足。我国刑法规定,串通投标罪的最高刑期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犯罪嫌疑人侥幸完成一起较大工程的串通投标,其获利通常高达千万元,三年有期徒刑难以对其产生震慑作用,较低的犯罪成本更让职业串标人有恃无恐。

  相关法律法规赋予了招投标行为竞争性、公平性和经济性的属性,良好的初衷和愿景不能被恶意逐利者扭曲、绑架,招投标程序不能沦为无视公平公正的“走过场”。招投标活动中,应规范招投标条件设置,压缩专业投标公司生存空间,创新招标方式体现择优原则,加强招标文件审查力度,加强代理机构监管,推动评标结果信息公开等,提高优质企业中标概率,让公平竞争成为招投标应有的底色。

  同时,要将打击串通投标犯罪和扫黑除恶、反腐相结合,严厉打击项目建设市场中的围标行为,要深挖黑恶势力的保护伞,铲除围标滋生的土壤。此外,还应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违法成本,引入信用评价机制并加大参考权重,推动诚信体系建设,形成一个高效、开放、竞争、有序的招投标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