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版: 聚焦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以“四个全面”引领法律服务和保障
虚假大学泛滥成灾 教育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2015年8月1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虚假大学泛滥成灾 教育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一些不具备办学资质而被民间称之为虚假大学的“学校”通过非法渠道获取考生资料信息,向全国各地考生邮寄“录取通知书”,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因此上当受骗。 CNSPHOTO提供

  本报记者 黄学民  实习生 刘芳

  

  时间进入到了8月份,全国高校考生录取工作在条不紊地进行,同时一些不具备办学资质的虚假大学也没闲着,他们纷纷以吸引眼球的“国字头”大学名义,先通过非法渠道获取考生资料信息,继而向全国各地考生邮寄“录取通知书”,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学生上当受骗。据上大学网2015年6月25日发布的《第四批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2015年118所)》显示,118所虚假大学涉及25个省市,其中北京市最多,有39所,上海、河北、湖北各有8所。“这么多伪大学能堂而皇之地招生,充分暴露出的是教育制度的短板。”业内人士如是指出。

  虚假大学十大特点

  国家教育部2015年5月21日在官方网站公布的《2015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显示,全国高等学校共计2845所,其中普通高等学校2553所、成人高等学校292所。在《第四批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公布的118所“虚假大学”名单中,114所均不在教育部公布的《2015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中;3所为仿冒正规高校历史上更名前的学校名称;1所仿冒广西上世纪1980年存在过同名的民办学校。

  上大学网披露了虚假大学具有的十大特点:最终目的是将假学历文凭证书卖给低分低学历人群;均不在教育部最新公布的“2015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中;均不在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相关民办学校名单中;虚拟校名仿冒正规普通高等院校或其他正规学校;自建学校网站不在工信部备案或盗用其他实体单位的备案信息;其网站的IP地址(空间/服务器)均挂靠大陆以外的地区或国家;抄袭或盗用正规学校的简介、校园新闻或图片等内容;自建学校网站均有在线学历查询入口,首页或模仿或雷同;域名注册IP挂靠批量复制等建站成本低,改名换址极易死灰复燃;受害者或茫然不知或利益驱使,不举报不投案间接助长虚假大学泛滥。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法》第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六十四条、《教育行政处罚暂行实施办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七十六条等法律法规对于当前违反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举办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如何处罚均有明确规定,那么为何一些地方仍然虚假大学盛行呢?

  谁助长了虚假大学

  虚假大学之所以有赖以生存的空间首先是因为他们会抓住人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理和部分高考考生因没被正规大学录取没有去处的焦急心态。

  据记者调查,高考落榜生 、低分考生、低学历人群容易被这些虚假大学的招生消息吸引,进而上当受骗。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一名高中老师,她向记者透露,曾经有虚假大学来找她,希望她向虚假大学输送高考落榜生。“学费一年普遍7000至8000元,有的虚假大学甚至更贵”,学制一般是2年至3年,他们都说自己是某某“国字号”大学的分支机构,并且向高中老师承诺,每输送一名学生最低回扣有2000元至3000元,这还是5年之前的价格,估计现在回扣更高,有些高考生成绩不好,又怕高考后无法读大学,有的老师为拿回扣而推荐这些虚假大学给“落榜生”。

  教育专家熊丙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造成虚假大学泛滥的主要原因还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学生维权意识差,考生和家长又相信“潜规则”存在。记者调查发现,虚假大学早在多年之前就出现,可并未受到主管部门的重视。上大学网的内容总监谌江平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2013年由上大学网率先曝光的虚假大学有150所,2014年已增加到210所。”

  “教育部门不作为,也是虚假大学大量存在的主要因素。”广东卓尚律师事务所律师彭非平告诉记者。 教育部门不作为,则不排除有几种可能性,一方面是这种现象后面存在着一定的利益输送,因此某些教育部门对这些虚假大学睁只眼闭只眼,对此相关司法部门及纪检单位应该严查可能涉及的贿赂犯罪; 另一方面,包括教育部门在内的各监管部门没有联合执法,对该类大学的取缔,有时仅靠一个部门未免显得有些力薄。

  受害者或茫然不知或受利益驱使,不举报、不投案也间接助长虚假大学泛滥。被虚假大学欺骗的受害者人群可分为两大类:其中一类是完全分辨不清正规高校和虚假大学;另一类则是清楚这些学校和文凭证书是假的,但因为报考、升职、考核、入户等利益驱使,使得他们“花钱买假”,成为假大学造假利益链条中的最后一环节。很多侥幸得逞者,不仅不举报不投案,反而口耳相传,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虚假大学在中国社会很多个角落里的泛滥。

  彭非平律师向记者介绍:“由于各地对于该种行为与民事纠纷的界限难以把握,我们可以提请最高人民法院对此类案件发布一些指导案例,指导各地司法机关处理该类案件,而不至于使受骗学员求助无门。”

  国家法律制度不够完善,也是虚假大学盛行的另一主要原因。今年3月的人代会上,有代表提出了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学校法》的议案,并指出依法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三方新型关系的重要性。但尚未看到全国人大对此有何具体举措。由此可见,国家立法部门尚未对教育法治有足够的认识。

  如何扼制虚假大学泛滥

  “教育观念需改变,用人制度应合理。”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都说中国不缺人,但缺人才。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进入了知识经济时代。在中国高考是国考也是目前中国最公平的考试 ,很多人才的选择都是通过高考产生,所以很多人都把高考当成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中国以高考为中心的应试教育指挥棒,以及某种特定的格局,仅仅是给了他们以某一种方式被欺骗的机会。倘若其价值观不改变,即便他们有再高的社会地位,或者在其他某种无助的情况下,仍然会“病急乱投医”。

  转变教育观念,让学生更加诚信地面对自己。首先教育从娃娃抓起,在学校要重视对学生诚信的培养,如在考试中对的学生作弊行为进行严格处理而不是如某些老师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次,社会舆论不应对高考状元过度关注,不能每当高考成绩出来后媒体最关注的是各地高考状元,甚至把高考状元人为神化。

  而另一方面,用人企业也不应设置过高门槛。很多用人单位招人简章中第一条规定必须是“211”、“985”高等院校毕业,其实用人单位不必过于在学历上严要求,应给予那些高考成绩不那么理想但之后在专业上努力的青年人机会。

  “法律仍需完善,教育监管仍需加强,也是扼制虚假大学泛滥的一个重要方面。”上述资深人士表示。

  我国当代的大学教育制度,模仿的是前苏联的大学教育制度。现在家长常对孩子说“高考之后就好了,上大学就轻松了”。其实这是中国教育的失误。中国教育普遍是进大学难,出大学容易。这和美国教育是截然相反,其实上大学这段时间是人生学习的黄金期,显然美国的教育制度更科学。

  回顾教育的法治历程,可以看到最近十年教育法治进程缓慢。在已经颁布的与教育相关的法律绝大多出自上个世纪。如《义务教育法》(1986)、《教师法》(1993)、《教育法》(1995)、《高等教育法》(1998),新世纪只有一部《民办教育促进法》(2002)。其实根据《教育法》等法律规定,“对不符合规定条件审批设立的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有权予以撤销”,“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举办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由教育行政部门予以撤销;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所以需要各级部门把法律规定落实到实处, 有制度不执行等于没有制度。

  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校(院)学术委员会委员宋儒亮说:“出现虚假大学乱象问题,关键在于政府方面能不能做好服务监督作用。立法方面要有明确的措施应对虚假大学乱象。单凭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社会的力量也很重要,比如对学校要有一个专门的认证机构,学校、学院起名严格规范,从名字源头规范开始。各公司、用人单位有相关的人员录用规章。从刑法角度对于虚假大学涉及的诈骗如合同诈骗等进行严厉制裁。从行政角度查办不仅仅是曝光虚假大学名单这么简单,应做到查处、处罚、消灭。总之,刑事上的犯罪情况需落实、行政处罚要到位、民事赔偿也要有。”

  熊丙奇表示,监管部门应加大对虚假大学查处力度,还要从根本上消除招生录取中的潜规则。谌江平也表示,要想彻底消除虚假大学,并非各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一家之事,需要国家相关主管部门及各级网监部门、各大网站域名注册供应商、相关高校、各级用人单位人事主管部门、公检法等社会各界联合出手,从各个环节重点防范和打击,才能挤压虚假大学市场运作的空间。此外,还应对考生、家长和社会人士加大宣传,使其提高防范意识,择校时应以当年教育部公布的具有高招资格的高校名单为准,避免上当受骗。

  深圳市人大代表、深圳市人大法工委委员谢兰军律师也告诉记者:“虚假大学泛滥是教育监管主管部门职能的缺失,应完善法律体系,依法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