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痛点频出 大型批发市场迎生死考

【在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此前热闹的传统大型批发市场逐渐与繁华的都市脱节,消失在像北京、上海、广东等一线大城市中。但大型批发市场不是迁出城区这么简单,重点还应落在转型升级上。】



2017年已过,这一年零售业整体发生了许多新变化,尤其是在转型升级的背景下,一直默默无闻的大型批发市场更是迎来了生存考验。当然,这些考验在2018年还会继续存在。

“消失”的批发市场

近两年来,由于消费升级和城市规划的发展,此前热闹的传统大型批发市场逐渐与繁华的都市脱节,逐渐消失在像北京、上海、广东等一线大城市中。

以北京的“动批”外迁为例,2017年11月30日,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动物园区域的东鼎服装批发市场正式闭市,这标志着我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疏解腾退工作全部完成。

2013年初的统计数据显示,“动批”共有摊位约1.3万个,从业人员超过4万人,日均客流量超过10万人,物流企业20余家,并形成了囊括东鼎、聚龙、众合、天皓成、金开利德、世纪天乐等12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多足鼎立的局面,而“动批”就是这个市场群的代名词。

多年以来,地处北京市核心区域的“动批”商圈从早到晚慕名而来的人流熙熙攘攘,但与此同时,这里却始终伴随着一个无法忽视的恶疾——人流、车流聚集,交通拥堵严重,周边环境脏乱,与首都城市发展定位不符。因此,2015年1月,天皓成服装批发市场的疏解工作彻底拉开了“动批”疏解的序幕,并于两年间先后疏解了12家市场。

中国商报记者于“动批”各家市场公布闭市时间后进行了一系列跟踪报道,在实地走访时发现,无论是顾客还是商户,对于“动批”的撤离普遍表达了不舍之情。“这里的衣服、小饰品种类齐全,价格也划算,而且淘货的过程本身也是一种乐趣,虽说闭市后还能在网上购买,但看不到实物多少有些不放心。”经常来“动批”“淘宝”的大学生小李对记者说道。而一家主营箱包的老板则对记者表示,疏解后不太愿意去河北、天津等主要承接地,“太远了,老客户不一定愿意去那边找我,虽然有不少优惠条件,但还是想留在北京,就是摊位不好找。”

的确,目前北京不仅疏解了“动批”,大红门地区的数家商城,天意、万通等批发市场也都于去年疏解完毕。现在,北京城区内的大型批发市场仅剩下百荣世贸商城,而百荣也正在积极地进行转型升级,计划从今年开始,力争在三年内完成全部批发商户的疏解工作,并改造升级为南城地区现代化的购物中心。此外,除了小商品服装批发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也在外迁,如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早在2014年就将部分商户迁去了河北高碑店。

通过简单的梳理不难看出,曾经作为商品流通重要环节的批发市场正在从人们的城市生活中慢慢“消失”。而北京只是批发市场外迁、商业模式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全国多个城市都在进行类似工作,如甘肃兰州去年11月就提出将对主城区范围内45家商品交易批发市场实施整合外迁和转型升级,山东济南也将市区的133个批发市场列在外迁计划之中。

“变身”购物中心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