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送达:美国杂货电商“冲击”亚马逊

导语:根据Instcart现在的市场规模,他必须面对与马亚逊展开交锋的事实,因为亚马逊生鲜也是杂货配送服务,这会对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构成威胁,但亚马逊生鲜覆盖范围远不及Instacart。
2014年12月15日    第30期    编译:年双渡   编辑:陈雁渤
要点
  • 1

    两年的快速扩张

  • 2
    “采购员”挑战亚马逊

两年的快速扩张

    相比美国同类初创公司,Instacart是在送达速度上有所突破的初创公司之一:纽约的WunWun免费向用户送递杂货和其他商品,力争一小时之内送达。FreshDirect则为纽约市及周边地区提供生鲜在线订购服务,保证所定商品隔日送达,但运送费用最高可达7.99美元。而Instacart目前运送费用按时长计算,若一小时送到,送货费为5.99美元;若两小时送到,送货费为3.99美元;如果订单额低于35美元,一小时收9.99美元,两小时收7.99美元。当然,加入Instacart的会员一年缴纳99美元的年费,可以享受35美元以上订单2小时内免费送达,无限订单。

    
    Instacart自成立之初就立足移动端,最早只有iPhone客户端,到后来加上了安卓客户端和网页版网站。由于在亚马逊时就觉得亚马逊老套的物流配送模式已不符合潮流,梅塔在创立Instacart的时候,就有意识地去利用媒体和资本为公司服务。
    
    Instacart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没有实体店,没有自建仓库甚至没有车队,而是与独立采购员签约,采购员凭借一部智能手机和一辆汽车便能够加入到Instacart。当用户在Instacart的网页或者App下单后,距离最近的采购员将前往最近的合作商家进行商品采购,然后负责配送到用户手里。Instacart目前经营的重点是日常杂货,商品涵盖农产品、熟食、酒品、零食及化妆品等。
   
    据梅塔介绍,Instacart的产品会根据实体店里产品的质量、实体店离用户的距离、实体店里产品的价格三个方面来定价,用户可以把信用卡和Instacart的APP连接起来,用户选好商品后可以选择两种配送方式,费用直接从用户的信用卡里扣,并且Instacart不接受用户的小费。
    
    梅塔表示,一个成功的订单必须是“完整、正确和及时”的,如果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送达,或者订单有遗落,Instacart都将为用户退款。
   
    该轮巨额融资说明,城市居民越来越青睐当日送达食品杂货的服务。凭借强劲的发展势头,Instacart很有机会保持独立,成为该市场的一家巨头公司。
   
    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在两年的时间内斩获了1.5亿美元的风投(算上正在进行的C轮谈判)——2013年7月,Instacart获得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850万美元的A轮融资之后开始进行地域扩张;2014年6月,Instacart获得4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Andreessen Horowitz领投。投资方包括了硅谷知名的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红杉、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在线文件共享Box、 风投公司Khosla Ventures和Canaan Partners。并据悉,早在上一轮AH领投的4400万美元B轮融资时,KPCB就希望投资Instacart。
   
    Instacart之所以能快速融资,主要是依靠其地理位置上的快速扩张以及公司的飞速成长,从去年9月到今年6月,它的营收就增长了15倍。
    
    在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格雷厄姆资助过的所有初创公司当中,Instacart仍然是他和妻子杰西卡最经常使用的服务平台之一。他说:“Instacart是那些卓越到惊人地步的罕见产品之一。没试过之前,你不知道这个服务平台会有多好。”




“采购员”挑战亚马逊
    《福布斯》杂志表示,食品杂货当日送达对零售商的诱惑是显而易见的。但没有正确的计划就行动,无异于自取灭亡。当初电商网站Webvan宣布破产时就引起了一片哗然。这家在线食品杂货零售商在短短三年之内就挥霍了8亿美元,这对梅塔来说到现在也依然具有警示作用。
    
    根据Instcart现在的市场规模,他必须面对与马亚逊展开交锋的事实,因为亚马逊生鲜也是杂货配送服务,这会对亚马逊生鲜(Amazon Fresh)构成威胁,但亚马逊生鲜覆盖范围远不及Instacart。
    
    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梅塔回忆说:“(亚马逊)他们把大家订购的食品杂货和Xbox游戏机一起送货上门。”他当时曾与亚马逊生鲜食品业务(AmazonFresh)的员工合 作。之所以将食品杂货和诸如电子产品等传统上利润率较高的商品一起送货上门,是为了帮助缓解食品杂货利润率低,以及通常与采购、储存和运输农产品相关的费 用昂贵这些问题。“这可能看起来像是一个有意思的想法,但一个人会买几次Xbox呢?”
    
    移动应用正在改变购物。弗雷斯特研究公司预测,到2017年时,美国10%的销售将通过电子商务完成。然而,直到最近发布Fire Phone,亚马逊却几乎没有在移动体验上凸显出与桌面体验的差异。它只是将网站简单地移植到应用中。
   
    与大型竞争对手相比,Instacart公司正在以危险的速度迅速扩张。但《福布斯》认为,Instacart经得起折腾。与亚马逊和沃尔玛这些采购并建立库存的公司不同,Instacart依靠1000名自由职业的“采购员”,仅做配送这一块业务。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为这些“采购员”导航,让他们以最高的效率在超市货架和大街小巷间穿行。支持这款应用的算法与指引亚马逊员工在仓库里拣货的软件并没有什么不同。
   
    Instacart的快速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由于手机智能化,用户的即时需求很快可以得到满足。分析认为,除了提供更好的即时满足感外,很多电商应用还可带来更加个性化的购物体验。亚马逊或许是“名副其实的百货公司”,但如果要在上面精准地寻找自己的目标商品,却未必能够如愿。《纽约客》杂志就曾指出,亚马逊在“发现”功能上存在问题。其次,亚马逊的根源问题还在于业务范围太广,几乎什么都做。但是亚马逊也不会坐以待毙,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亚马逊正准备在纽约推出一小时送达的自行车快递服务,这项新的计划或许被命名为Amazon Prime Now,并将从曼哈顿地区开始推行,会员用户的费用是5.99美元,而普通用户的收费则是8.99美元。但目前尚不确定这项计划的正式实施时间。
   
    纽约创业公司WunWun创始人兼CEO李·赫亭卡则指出,这种运营模式无需仓库,也没有库存,因此比亚马逊更加灵活。Andreessen Horowitz合伙人杰夫·乔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Instacart充分利用那些智能手机和汽车的所有者,而不是自己把所有的活都干了,花费巨额资金去建仓库、建车队。
   
    对于Instacart,B轮领投方Andreessen Horowitz在官方博客中给出过这样的解读:过去一段时间内,媒体、电子产品、服装和家具的线下零售都被电子商务模式颠覆,上网购买变成人们的重要选择;但是,零售中最大的一个品类始终没有被互联网撼动,也就是食品杂货,而这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机遇。在过去,那些试图通过互联网冲击线下食品杂货销售的科技公司,总是遵循线下商店的模式——端到端的食品杂货销售方式,建仓库、购买存货以及组建车队。而这巨大成本的花费,只是复制了食品杂货店的供应链。
   
    《经济学人》表示,大多数当天送达业务的竞争者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富人聚集的城市,因为这批潜在顾客更有可能使用这项节省时间的服务。但是想要盈利,他们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咨询公司Andrew Schmahl of Strategy&去年对1000名美国网上购物者的调查显示,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在离得很近的地方使用昂贵的快速运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零售商还没有决定引入这种业务的原因。
   
    通常在产品加价之上再加收每次3.99美元的配送费(这是谷歌和沃尔玛发誓不会收取的),并向商家收取费用。但即便有这三种营收来源的支撑,配送路线的密度仍非常关键,研究公司零售网集团(RetailNet Group)分析师贾斯汀·巴勃罗维茨认为,如果这些“采购员”一小时完成不了三笔以上的订单配送,公司就会亏钱。
    
    咨询公司Brick Meets Click的创始人比尔·毕舍普表示,Instacart的增长速度一直令人惊叹。短期内,他们无疑将会是赢家。但由于费用相对较高,他预测Instacart在面对更大竞争者时将前路坎坷。但在价格战中至少将有一个获胜者,那就是顾客。



结语
    Instacart的增长速度一直令人惊叹。短期内,他们无疑将会是赢家。但由于费用相对较高,他预测Instacart在面对更大竞争者时将前路坎坷。但在价格战中至少将有一个获胜者,那就是顾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