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上涨趋势结束了吗

  【一改去年以来的颓势,国际油价在今年走出了一波不错的上涨行情。今年上半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攀升到创新高的79.56美元/桶;WTI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也一度探到76.46美元/桶,创出3年半以来的新高。

  
  年初以来国际油价持续上涨的态势近来遭到改变。

  一改去年以来的颓势,国际油价在今年走出了一波不错的上涨行情。今年上半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一度攀升到创新高的79.56美元/桶;WTI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也一度探到76.46美元/桶,创出3年半以来的新高。

  国际油价的这波上涨,得益于欧佩克减产、地缘政治动荡等因素。不过从今年下半年开始,由于美国不断施压沙特阿拉伯等欧佩克成员国增加产量,以平抑油价,导致国际原油市场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同时由于市场担忧由美国掀起的新一轮贸易战形势恶化,又导致国际油价遭遇重挫。

跌也有时涨也有时

  
  美国东部时间7月11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美国至7月6日当周EIA原油库存减少1263.3万桶,远远高于预期的减少448.9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降至2015年2月以来最低水平。WTI原油期货在EIA原油库存周报发布后上扬1.24美元,最高触及74.02美元/桶,使得盘中跌幅收窄至大约0.4%。但是稍后,WTI原油期货跌幅重新扩大至1.2%,完全回吐EIA原油库存周报发布之后的反弹幅度。布伦特原油期货跌幅超过2%,暂报77.25美元/桶。

  截至当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8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3.73美元,收于每桶70.38美元,跌幅为5.03%。9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5.46美元,收于每桶73.40美元,跌幅为6.92%,创下2016年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油价为何会出现新一轮的下跌?

  除了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上涨0.58%,这对油价造成一定拖累的因素之外,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台CNBC总结了3个原因:

  首先,利比亚宣布恢复东部原油出口,分析师预计这会带来每日数十万桶原油的增量供应。其次是沙特阿拉伯的增产,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将原油产量提高到2016年底以来的最高水平,市场预计欧佩克组织的产量会在未来逐步回升。第三,全球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主要是贸易活动减少将导致订单下降,从而导致货运量减少,进而打压油价。

  欧佩克苏海勒·马兹鲁伊表示,欧佩克不希望看到油市震荡,欧佩克及其他主要产油国正研究制定长期计划。

  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认为,投资者应记住:美国页岩油产量依然居高不下,全球经济增长面临的风险可能使原油需求下滑。如果影响油价的地缘政治风险因素开始缓解、需求伴随经济增长放慢而下降,那么油价还将大幅下挫。

  但仅仅在半个月之前,在今年上半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布伦特原油期货和WTI轻质原油期货都创下了新高。

  CNBC分析了油价大幅度上涨的三个原因:

第一是欧佩克对减产协议的过度执行;第二是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第三是夏季来临,市场对石油的需求加大,从而进一步消耗全球库存。

  不过,CNBC认为市场中仍存在一些利好油价的潜在因素:

  伊朗对美国的制裁作出了强硬的回击——如果伊朗石油出口受到阻碍,伊朗政府将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该海峡是中东石油运输的重要动脉,如果伊朗真的采取封锁措施就会给全球原油供应带来巨大冲击,引发油价飙升。

  在众多好坏参半的数据和事件背景下,油价的走势还是充满不确定性。

继续充满不确定性
 
  那么,油价接下来的走势将何去何从呢?

  CNBC指出,影响国际油价未来走势的第一个变量是欧佩克面临的增产计划。

  消息称,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答应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增产200万桶原油的要求。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公布了沙特国王对他的承诺。

  然而,沙特阿拉伯具体会以怎样的速度来增加多少产能,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具体的细节也未公布。因此,沙特的增产承诺以及欧佩克的增产计划目前来看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今年四五月间,由于委内瑞拉经济恶化,该国的原油日产量已经由最高的250万桶下降至不足150万桶。此外,由于投资不足,安哥拉的原油产量也出现了下滑。这导致欧佩克的原油产量大幅度低于此前制订的标准。未来,这两个国家的产能能否获得改善,仍充满不确定性。但目前看,原油产量下滑的因素很有可能会抵消欧佩克的增长计划和沙特的增产承诺。

  第二个变量就是美国对伊朗施加的制裁。

  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导致市场担心伊朗的石油出口将遭到打击,因此引发了对于原油供应的进一步担忧。那么现在的问题是,伊朗的出口将会受到多大程度的影响?目前,已经有多个国家表示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压力。

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表示,印度不承认单方面制裁,只承认由联合国施加的制裁。而土耳其政府日前也同样放出口风,不打算响应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同时,为了应对美国制裁,伊朗表示将允许私营部门出口原油。伊朗政府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在美国实施制裁后专门负责为伊朗石油寻找新的买家。因此,伊朗石油的买家能在多大程度上抵制来自美国的制裁,将决定来自伊朗的石油供给受到多大程度上的限制。

  第三个变量是市场本身。

  全球原油将迎来夏季的消费高峰。美国公布的原油库存出现了超过预期的下降,接下来库存的变化以及消费需求的强度将进一步决定油价的未来走势。

美国又来搅局


  面对今年以来节节攀升的油价,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都认为,当前原油市场已基本恢复平衡,市场对于欧佩克增产的预期也伴随着油价的上涨而逐步升温。在今年6月的维也纳会议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共同决定,从7月1日起将减产协议执行率降低至100%。经过换算,执行率降低至100%意味着名义增产量100万桶/日。不过,由于委内瑞拉等部分成员国已没有增产能力,预计实际的增产数量将无法真正达到100万桶/日。

  但此举惹怒了美国总统特朗普。

  7月1号,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指责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操纵全球石油市场。特朗普说:“欧佩克在操纵油价,因为他们的产量少于我们的需求。他们应将石油日产量再增加200万桶。”特朗普还表示,“欧佩克最好停止这么做,因为他们中的很多国家正在受到美国的保护。”

  此前,特朗普在其推特上写到,他与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通话后,沙特方面同意增加原油产量以弥补供给差额。随后沙特通讯社证实两人通话并援引一份声明报道称,两国领导人在通话中强调为确保原油市场稳定及全球经济增长而采取措施的必要性,双方一致认为产油国应设法应对任何潜在的供应缺口,但没有做出详细解释。

  美联社报道,美国政府需要依靠沙特阿拉伯和其他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增加产量以抵消伊朗石油出口受阻以及油价上涨的影响。

  欧佩克轮值主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能源大臣苏海勒·马兹鲁伊在谈及石油产量政策时,否认欧佩克对国际油价上涨负有责任。马兹鲁伊说:“石油产业遇到的种种问题,不能只怪欧佩克一家。我们已于6月召集会议,及时商议出台新政策。我认为欧佩克尽到了自身的责任。”

  路透社称,从4月份开始特朗普就因为油价上涨开始对主要产油国开始施加压力。但要知道,造成原油价格单周大幅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呼吁其他国家不要进口伊朗原油。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近期表示,美国正在推动多国在今年11月4号前将自伊朗进口的石油数量降为零。一些分析师认为,特朗普政府面临11月美国国会中期选举,需要依靠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大国增产,尽量抵消伊朗原油出口受阻和油价上涨的影响,以免拖累本届政府的“政绩”。

  路透社表示,沙特阿拉伯目前处于一个两难的局面。阿布扎比一家咨询公司的常务董事表示,对沙特阿拉伯来说,一方面原油收益是他们的财政支撑,他们也希望原油价格维持在70美元/桶—80美元/桶之间,另一方面他们对来自特朗普的压力又不能毫无反应。更令他们难做的是,沙特阿拉伯的阿美公司正准备上市。上市之前,他们不希望向市场发出这样一个信号:公司决策会受特朗普的影响。这对市场来说是一个负面信号。

  《财富》杂志则分析,沙特恢复200万桶的日产量可能需要1年的时间,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现有的储备,在短期内提高原油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