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叠加改革 全球经济稳步复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10月10日-15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世界经济前景包容性增长、气候变化、人工智能等议题成为本次年会关注的焦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10月10日-15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世界经济前景包容性增长、气候变化、人工智能等议题成为本次年会关注的焦点。

  在此次会议上,IMF公布了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将2017年和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在7月份的预期值上上调0.1个百分点,分别至3.6%和3.7%。其中将中国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在7月份预测值的基础上上调0.1个百分点,分别至6.8%和6.5%,这是IMF今年第四次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

  那么,这次会议上还透露出哪些信息,今明两年又有哪些经济体值得关注,世界经济又将面临怎样的风险的挑战?

经济增长预期乐观


 
  一个时期来的全球内大范围的经济增长是近十年来不曾遇到的。

  除了上调了全球经济和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期,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还宣布:

  上调美国2017年GDP增速预期至2.2%,此前预期2.1%;上调2018年预期至2.3%,此前预期2.1%。

  上调欧元区2017年GDP增速预期至2.1%,此前预期1.9%;上调2018年预期至1.9%,此前预期1.7%。

  上调日本2017年和2018年GDP增长预期,分别至增长1.5%和0.7%,此前预期1.3%和0.6%。

  IMF称,对未来经济健康的预测是建立在“良性的全球金融环境和发达经济体的复苏”之上的,这一因素推动了全球经济活动的加强。该组织表示,大多数发达经济体今年上半年的国内和外部需求都比去年下半年有所增加。

  因此,IMF上调了全球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台CNBC称,如果以GDP来计算的话,全球75%的经济体都在经历经济上的加速增长,这样全球内大范围的经济增速是近十年来不曾遇到的。这就意味着全球经济的周期性复苏正在稳步继续。

  IMF总裁拉加德在接受CNBC专访的时候就表示,全球投资的回暖以及各国正在推进的结构性改革,是IMF对未来两年的全球经济保持乐观的关键因素。

  IMF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表示,全球经济复苏持续加速,复苏尚未结束。各国决策者应抓住本次经济复苏的机会,鼓励各国利用当前的良好环境来提高增长潜能,并为下一次经济下滑提供缓冲。

  在区域性经济方面,新兴经济体的整体发展趋势比较乐观。其中,中国、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都被IMF上调了经济增长预期。在发达国家当中,欧元区的回暖迹象非常明显。

  IMF指出,中国和印度是新兴市场国家中经济体量和人口数量最大的两大国家,两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有望推动新兴经济体在中期内达到5%的增速。

  中国经济的稳健增长也为新兴经济体乃至全球经济提供了动力源泉。IMF预计,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增速为4.6%,与7月份的预测一致;明年增速将加快至4.9%,较7月份上调0.1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今明两年中国经济预计将好于预期。

  IMF表示,美国经济增速表现温和,市场中有利的金融环境以及强劲的企业和消费者信心都是令IMF上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的原因。但是因为预期中的特朗普政府税改计划还没真正落实,因此美国的经济前景也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

不稳定因素依然存在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比如一些欧元区国家,中期经济前景依然令人失望。

  虽然对全球经济保持乐观,但IMF和世界银行也都对明年可能会出现的经济风险给出了警告。

  IMF还在报告中警告称,尽管经济增长前景基本乐观,但自从金融危机以来,平均工资水平较低,最高收入者和最低收入者之间的差距日益扩大,这造成了“全球化的幻灭感”。

  货币政策方面,IMF认为,随着英国央行和美联储减少量化宽松活动并提高利率,英国和美国的正常货币状况预计将是平稳的,不太可能引起市场波动。

  但在地缘政治上,IMF和世界银行都认为全球政治风险正在对经济造成威胁。IMF还称,日益增长的反全球化运动势头是全球经济复苏的主要威胁之一,这将使生产力和生活水平受到威胁。包括因为政治因素带来的贸易壁垒,孤立主义增加,以及潜在的军事行动升级等。

  世界银行表示,另外一个重要的经济风险来自于科技的发展,包括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内部不平等现象日益增加,以及无法适应新技术的变革。

  世界银行贸易与竞争力全球实践局高级局长冈萨雷斯表示,展望未来,自动化、人工智能、3D打印等科技将会使低廉劳动力成本不再成为制造业中最重要的因素,取而代之的是技术渠道、服务和数据。这就意味着如今的制造业正在变革,且这种变革还将在未来持续进行,这会为有准备的国家带来新的机会。

  此外,CNBC还指出,主要的经济体仍需要在推进结构性改革的同时警惕信贷的过快增长以及金融市场中的潜在泡沫。

  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表示,全球经济复苏可能不会持久,因为不是所有国家都出现经济复苏。特别值得关注的是“长期通胀率低于目标”,这加深了发达经济体中期经济增长前景的下行风险。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比如一些欧元区国家,中期经济前景依然令人失望。

  全球顶尖财经媒体MarketWatch撰文称,当今经济最大的未知数是政治。随着全球经济最终朝着相同的方向发展,美国经济也在稳步增长,主要面临的风险是政策失误。穆迪分析高级经济学家瑞安认为,目前的状态是“风暴来临之前的平静,地缘政治风险正在上升。”美国投资资讯网站Briefing.com首席市场分析师帕特表示:“财政和货币政策是如此不确定。随着全球经济的同步增长,所有因素都为通胀回升做好了准备。”

  恰好,IMF给一个将近两年前已不再发布官方通胀数据的国家做了预期:预计2018年,委内瑞拉的年度通胀率将达到2349.3%,超过了对该国今年的通胀预期,即2069%。

  除了通胀高企,委内瑞拉的其他经济指标前景也不乐观。IMF上述报告下调了委内瑞拉今明两年的GDP增长预期,预计分别为-12%和-6%。IMF还预计,明年委内瑞拉失业率约为30%,同样高居全球榜首,失业率紧随其后的是预计达到28%的南非和预计为21%的希腊。
链 接 : 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


  1945年12月27日,IMF和世界银行同时成立。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金融机构,IMF的职责是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对发生国际收支困难的成员国,在必要时提供紧急资金融通,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

  作为联合国下属机构的世界银行,则主要致力于想发展中国家提供中长期贷款和投资,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

  每年这两大机构都会召开两次会议——春季会议和秋季年会,且只有在秋季年会时才会召开全体大会。每年来自180多个国家大约1万人齐聚一堂,其中包括各成员国的央行行长、财长、私营部门人士、学者和媒体代表等。

  按照惯例,这两大机构的年会召开地点一般会连续两年在两大机构总部所在地的美国华盛顿举行,之后第三年便会移师到其他成员国。

  2015年IMF和世行年会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去年和今年都是在华盛顿举行,明年的年会将会在印尼的巴厘岛举行。

  年会期间,IMF和世行将会举行多场论坛,与会人员就世界经济前景、全球金融稳定、减贫、促进就业和增长等全球性经济议题展开探讨和交流,并全面评估世界经济,把脉未来金融形势。因此该年会也被称为全球最大的财政和经济官员、非政府组织以及银行界的盛会。

  与此同时,为了让公众更好地了解两大机构的运转情况,年会还会通过社交媒体等平台进行直播。

  在会议期间,IMF会发布多份报告,其中就包括《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全球金融稳定报告》等,年会也因此被国际社会视为窥探世界经济走势的晴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