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的经济影响正在扩散

  【由于“脱欧”导致的英国内需不振,消费市场困境已经开始凸显。近来,包括知名玩具店、连锁餐馆、电子零售商、服装品牌、百货公司等在内的英国消费类企业也都集体遭遇困境。专家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英国“脱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开始发酵。


  英国和欧盟的针对英国”脱欧”问题的谈判已经进入深水区。

  3月15日,欧盟委员会公布了一份最新的条约草案,该草案将于2019年3月29日对英国退出欧盟进行监管,但一些关键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欧盟委员会的最新条约草案与2月底发布的文本相比,并没有重大或突破性的变化。如何避免在英国”脱欧”后,在爱尔兰和北爱尔兰的英国地区之间建立实体边界问题与英国”脱欧”后,欧盟公民在英国的权力是否得到延续的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在2月底的英国”脱欧”协议草案中,关于“北爱尔兰边境问题”的描述就引发了巨大争议。欧盟提议建议在爱尔兰设置“共同监管区”,要求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签署避免设立“硬边界”的法律承诺,但遭到特蕾莎·梅严词拒绝,称“任何一位首相都不会同意”欧盟破坏英国宪法完整性。


“脱欧”内外阻力巨大


 
  “脱欧”协议最终会取决于英国和欧盟双方的意愿,而非英国的一厢情愿。

  欧盟领导人将在3月23日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上讨论了与英国“脱欧”谈判的进展,并将在过渡时期结束后,批准关于未来关系的谈判委员会的指导方针。

分析人士指出,“脱欧”协议最终会取决于英国和欧盟双方的意愿,而非英国的一厢情愿。英国想要实现良好愿景,将会面临巨大的内外阻力。

  分析人士指出,英欧繁密的贸易往来将因为英国选择“硬脱欧”受到挑战。一旦英欧之间无法达成自由贸易协议,货物每跨越一次英吉利海峡都将面临繁琐的核查和征税过程。

  欧盟委员会“脱欧”谈判首席代表巴尼耶于2月初曾警告,英国如果离开欧盟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将会面临不可避免的贸易壁垒。

  在第二阶段“脱欧”谈判中,另一难点是北爱尔兰与爱尔兰的边界问题。爱尔兰是欧盟国家,接壤英国领土北爱尔兰。目前英国北爱地区与爱尔兰之间人员与货物均可自由流动。一旦英国正式“脱欧”,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将变为欧盟与非欧盟国家的边界。

  英国政府去年公布的一系列“脱欧”立场文件中强调,“脱欧”后将努力确保这一边界“无缝对接”,建议不在陆上及海上边界设立海关等实体设施,在人员自由通行方面也维持现状。这意味着英方不希望目前的这条“软边界”变“硬”。

  但分析人士指出,英国政府若继续保持与爱尔兰的“软边界”,英国“脱欧”后,从欧盟其他国家进入爱尔兰的移民与货物仍可能通过北爱尔兰自由进入英国。

  去年3月,梅宣告英国正式启动”脱欧”程序。但英国内部关于如何“脱欧”及要不要“脱欧”的讨论从未停止,各种分歧也让英国政府在“脱欧”问题上内外交困。

  英国前副首相尼克·克莱格警告说,“脱欧”将让英国陷入二战以来的最大危机,他表示“脱欧”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脱欧派”此前对英国选民的承诺将完全无法兑现。

“脱欧”或陷漫长过渡期
 
 
  英国“脱欧”的前景正变得越来越不明朗。

  据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英国官员预计在今年年底前不会敲定“脱欧”协议。

  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一直表示,他希望在10月之前达成“脱欧”协议,以便有时间让欧洲和英国议会批准。英国退欧大臣戴维·戴维斯则在公开场合表示,“脱欧”时间表可能会有所延后。

  英国路透社一篇题为“脱欧 前景不明朗”的文章称,欧盟委员会拟定的这份“脱欧”协议草案共有120页,重点聚焦英国“脱欧”的三大核心问题——共同市场、欧盟公民在英国的自由流动、以及英国与爱尔兰的边界问题。草案计划将北爱尔兰继续保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当中,并与欧洲的规则和条例保持一致。欧盟认为,这份草案兑现了双方迄今为止在会谈当中做出的政治承诺,但英国首相对此已经明确表示了拒绝。英国“脱欧”的前景正变得越来越不明朗。

  《德国之声》则指出,英国欧盟难以达成共识。特蕾莎·梅近日的讲话重点阐述了“脱欧”之后英国的发展,但欧盟认为英国没有讲清楚“脱欧”的所有条件以及过渡期问题,而且英国对“脱欧”之后产生的负面影响避而不谈。不少评论认为,英国既不想承担责任又想享受欧盟成员国的待遇,想法很虚幻。虽然英国想与欧盟建立“量身定制”的贸易关系,企图维持之前作为欧盟成员国所享有的“好处”,但欧盟不会轻易让步。

  彭博社认为,“脱欧”或陷入更长的过渡期。目前欧盟的策略表现得有些死板、僵化,向英国政府施加巨大压力,促使英国政府最终决定尽可能亲近欧盟,这或许会让英国停留在无尽的过渡期。如果英国不服从欧盟的规则,欧盟不会让英国享受单一市场的好处。发布协议草案之前,欧盟就预估该草案对特蕾莎·梅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而一些欧盟决策者仍然希望当英国看到该草案有多糟糕的时候会宁愿留在欧盟。

  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称,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本月1日与特蕾莎·梅举行了会晤,再一次表达了对英国“脱欧”立场的不满。图斯克认为在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之外,不可能存在无摩擦的贸易,欧盟担心英国“脱欧”之后,双方会出现巨大的贸易壁垒;特蕾莎·梅在会晤中则强调在谈判中捍卫英国的完整。两人在唐宁街10号的会谈,分歧不小。《泰晤士报》指出,英国正处在西伯利亚寒流带来的风雪严寒天气当中,图斯克的表态令英国的空气笼罩上了一层更深的寒气。

  法国《欧洲时报》报道称,美国咨询公司奥纬咨询和英国高伟绅律师事务所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英国在未与欧盟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退欧,那么双方的企业每年将面临58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5092亿元)的额外成本,而英国庞大的金融业将首当其冲。

消费市场困境开始凸显


  英国“脱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开始发酵。

  由于“脱欧”导致的英国内需不振,消费市场困境已经开始凸显。

  近来,包括知名玩具店、连锁餐馆、电子零售商、服装品牌、百货公司等在内的英国消费类企业也都集体遭遇困境。专家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英国“脱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开始发酵。

  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英国公司进入破产程序、意大利风味连锁店Prezzo正准备关闭其在英国约百间餐馆、快时尚品牌陷入经营困境,英国的消费类企业开始纷纷遭遇难题。企业经营不佳不仅会影响自身,还会波及员工利益:削减工作岗位,奖金薪资下调在所难免。

  业内人士认为,“脱欧”公投后英镑大幅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民众实际购买力下降是造成商业消费不振的一大主因。自2016年6月“脱欧”公投至今,英镑贬值幅度已超过15%,以巩固通胀率则从几乎为零升至3%。英国民众收入上涨幅度低于通胀增速,收入缩水使人们消费趋于谨慎。
  
  与此同时,上述行业也面临着结构性问题,网购等方式对零售业带来的挑战日益凸显。无论前景如何,当下英国零售服务企业的破产或者大量关闭店铺意味着更多的工作岗位消失,这对于消费能力不如从前的英国民众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专家认为,民众购买力受限将会进一步促使消费低迷,进而拖累商业景气。“脱欧”的经济影响正在向实体经济层面扩散。

  此外,同其他国家一样,英国也正面临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英国很多行业已经开始依赖国外的员工,但是“脱欧”之后,原先来自欧盟的员工可能会被来自欧盟其他国家的员工所替代。如果对欧洲人口自由流动进行限制,这些员工又将从哪儿来?

  路透社报道称,拥有8.5万名员工的英国肉类加工行业正饱受英国“脱欧”的困扰。这个行业65%的员工来自欧盟其他国家,比如波兰和罗马尼亚。而英国“脱欧”后这里的员工很可能流失而迫使企业不得不向现有员工支付更高的加班费。

  除了肉类加工行业外,英国的酒店服务业也遇到了用工难。业内有75%左右的服务员来自于欧盟其他国家,目前7%的英国劳动力由来自其他27个欧盟国家的公民组成。而自2016年“脱欧”公投以来,因工作来到英国的欧盟公民人数已出现了大幅下降的趋势。

  英国美世人力咨询公司分析师表示,英国“脱欧”短期内可能会有一些特定行业受到影响,比如医疗行业和伦敦的酒店服务业,但长期来看会有许多不同行业都受到劳动力短缺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