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业>

抢位娱乐市场会成为亚马逊的新起点吗

编译 年双渡

2021-06-04 09:57:07中国商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3,633 分享

中国商报 5月27日,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最后一次以CEO的身份主持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在股东大会上,贝索斯不仅强调了亚马逊在过去一年所取得的成功,更宣告亚马逊云计算业务高管安迪·贾西 (Andy Jassy)完全有能力胜任新CEO的职位。其实从今年2月初开始,安迪·贾西便已经成为亚马逊的代理CEO。

今年7月5日,贝索斯将正式卸任亚马逊CEO——当然,他并非完全从亚马逊退休,而是依然会以亚马逊董事会执行主席的身份参与重要决策。

除了贝索斯卸任CEO外,令市场备受关注的还有一件大事——亚马逊完成了其史上第二大收购,以84.5亿美元(约合54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米高梅影业(MGM Studios)。此次收购仅次于其2017年以137亿美元买下全食超市(Whole Foods)。

亚马逊宣布收购米高梅的时间点,恰在贝索斯最后一次以CEO身份主持公司年度股东大会的前一天。收购米高梅是贝索斯最后的功绩,还是亚马逊创新发展的新布局?

亚马逊的总部位于美国西雅图,主打电子商务和云计算业务,20多年来,其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长期保持在40%以上。这样一家巨头公司,在贝索斯这位巨人缺席之后,会不会随之丧失发展的动力,还是会像《007》系列电影那样,即便不断有新人迭代,却仍能长盛不衰?

米高梅影业.jpg

日前,亚马逊完成了其史上第二大收购,以84.5亿美元(约合54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米高梅影业(MGM Studios)。此次收购仅次于其2017年以137亿美元买下全食超市(Whole Foods)。图为职员从米高梅公司总部大楼门前走过。CNSPHOTO提供

“地球上的成就”已满足不了贝索斯

《彭博商业周刊》资深作者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在关于亚马逊公司的新书《Amazon Unbound》中记录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亚马逊创立初期,创始人杰夫·贝索斯曾反复表示,亚马逊绝不会涉足某些广告领域,例如枪支广告。电影《007大破天幕杀机》(Skyfall)在2012年上映时,其制片公司试图在亚马逊网站上投放广告,而亚马逊却告知他们这违反了公司关于禁止刊发武器广告的政策。后来,亚马逊的一位高管回忆道:“电影公司扔下一句话:没了枪,詹姆斯·邦德的剪影还有谁认得出来?”

但如今,亚马逊收购了拥有部分《007》系列电影版权的米高梅,还是在这位全球最成功的商人于今夏就要辞去CEO一职之前。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意味深长地表示,这可能解除了大多数人心中的疑惑。亚马逊的一位主要投资人认为自己“看明白了”。

贝利·吉福德(Baillie Gifford)是英格兰的一家独立投资管理公司,目前管理的资金规模已达1000多亿美元,主要投资互联网等领域。在当了亚马逊15年的股东后,如今它正在减持亚马逊的股份。至于理由,该公司借用了贝索斯的箴言表示:“亚马逊如今看起来是高价值、可信赖、受认可的代名词,但亚马逊的创始人已经离任了。尽管亚马逊之后仍会继续发展、继续盈利,但我们还是很担心,套用贝索斯独特的说法——在西雅图的每一天,都不再是‘第一天’了。”

《经济学人》引用了布拉德·斯通书中很多有关贝索斯的内容,也正是这些内容让贝利·吉福德的警告听起来还有些道理。这本书的核心就是在描述一个全能的贝索斯。虽然贝索斯天才般的商业头脑已被视为传奇,但鲜为人知的是,他还是一位发明家。从亚马逊的语音助手Alexa到其自有品牌的牛肉汉堡,都离不开贝索斯的“发明”。贝索斯做事的标准极高,但却又拿得起放得下,不会因为他的哪个目标没有实现而气急败坏。他极其重视财务,且不放过任何细节——尽管这令人恼火,但也说明什么都瞒不了他,他什么都懂。

对于辞去亚马逊CEO的原因,贝索斯给出的解释是希望更加关注贝索斯地球基金、航天公司蓝色起源、《华盛顿邮报》和亚马逊Day 1基金等。尽管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贝索斯对亚马逊的管理又持续了一段时间,但他与亚马逊之间的距离却渐行渐远。

布拉德·斯通这样描述贝索斯:曾经的世界首富,从CEO嬗变成为整个宇宙的主宰。他没有局限在亚马逊的“飞轮模式”上,而是扩展到了太空,建造火箭;扩展到了出版业,买下了《华盛顿邮报》;扩展到了好莱坞,遇到了劳伦·桑切斯。他正在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换句话说,地球上的成就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继任者将把亚马逊带往何处

不管继任者安迪·贾西能从他的老板身上学到多少,他都可能缺乏贝索斯和苹果公司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这类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创新。

但贾西继承了贝索斯的其他优点,比如斯通说的“纪律水平之高,几乎非人类所能及”。在他任职期间,作为亚马逊最大利润来源的云业务——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展现了亚马逊高标准、强竞争力的企业文化特质。自1997年加入亚马逊以来,贾西便一直践行着亚马逊的价值观,比如节俭。斯通表示,贾西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处理问题的态度比贝索斯更谦逊一些,尤其是在处理一些商家因不满而控告亚马逊的市场业务充满欺诈和不公平竞争,仓库员工申请提高工资、改善工作条件,以及面对美国和欧洲的监管调查等问题方面。目前,亚马逊正在斥巨资提高员工健康和福利水平,改善他们的工作条件,并将美国工人的最低时薪提高到15美元。

亚马逊首席财务官布莱恩·奥尔萨夫斯基(Brian Olsavsky)还在财报会议上让分析师们放心:“他(贾西)在这儿的时间和贝索斯差不了多久。”贾西是在亚马逊上市那年加入公司的,从此一直与贝索斯关系密切。

这不是说不会有任何改变。研究公司盛博预计,亚马逊的零售相关收入在未来几年内仍将保持在总营收的三分之二左右,但到2024年,数字广告可能会取代云计算成为其最大的利润来源。同时,零售的实际利润贡献也可能会大大增加。

美国消费者虽然开始抱怨亚马逊正在沦为一个跳蚤市场,商品品质越来越差,并且还玩起了虚假评论这套把戏。但是从业绩数字来看,他们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在亚马逊上购物。

去年,亚马逊的海外销售额增长迅速,但在南美和印度等地却面临激烈的本地竞争,贾西可能需要决定是否要在这些地区寻求扩张。

不止一位投资者担心,从事云计算出身的贾西可能会在统领亚马逊的零售部门时力不从心。

亚马逊去年的收入为3860亿美元,市值为1.6万亿美元,如何保持继续增长,尤其是在印度等潜在市场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怎样不让“飞轮”的运转速度慢下来?这样的问题使得亚马逊为加强Prime订阅服务而对米高梅进行的收购变得耐人寻味。

媒体业务会是新增长点吗

在业内人士看来,财大气粗的亚马逊还是多花了“冤枉钱”,多数机构给米高梅做出的评估价格在40亿-60亿美元之间。但即便是84.5亿美元这样高昂的价格,对亚马逊而言也只是九牛一毛。有报道称,去年亚马逊在Prime的电视剧、电影和音乐上花费了110亿美元,高于2019年的78亿美元。贝索斯认为,这些投资强化了亚马逊的“飞轮效应”,因为它吸引了更多的Prime用户,而Prime用户又倾向于在网站上花费更多钱。

但媒体业务迄今为止在整个亚马逊的商业帝国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Prime用户中的很大一部分都在使用附赠的免费Prime Video服务。目前,全球有2亿多人订阅了亚马逊Prime,去年该平台的发行额已超过1.75亿美元。

拥有200年历史的米高梅,曾制作出《乱世佳人》、《007》系列、《猫和老鼠》等4000多部家喻户晓的电影和17000多部(集)电视节目,其出品的影片至今共获得177项奥斯卡奖,包括12项最佳影片奖。收购完成之后,亚马逊将获得超20000部经典作品的版权。

此外,亚马逊还在体育直播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今年3月,亚马逊已与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签署了一项为期10年的协议。与此同时,它还获得了NFL 2022年-2023年赛季周四夜赛的独家转播权。

电视和体育,这两大之前没有涉足过的领域,亚马逊如今也加大了布局力度。如此大费周章,不知一个全新的Prime是否即将出现。

就在不久前,贾西还宣布离开亚马逊的资深高管杰夫·布莱克本将回归——他将负责管理媒体和娱乐业务,包括体育版权,如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周四晚间橄榄球”、亚马逊的游戏平台Twitch,以及最近连获两项奥斯卡奖的亚马逊工作室。他将先向贝索斯报告,等贾西接任后再向贾西报告。

《经济学人》认为,这表明贝索斯离任后,亚马逊在寻求新的快速增长点——一个娱乐大片、广告和购物相互促进的“飞轮”。这可能是这位离任CEO的最后一个“面子”工程。如果是“飞轮”,它可能成为美国科技巨头之间竞争新时代的一部分。正如一位观察者所说,亚马逊正试图在脸书和谷歌解决购物难题之前满足大众娱乐需求。

但如果说这是一种狂妄自大的表现,那就更令人担忧了,这表明贝索斯将利用他作为执行主席的新角色,坐在后面的真皮座椅上,对亚马逊的行驶方向指手画脚。

也许,他在这样做的时候还会抚摸着他的白猫。(编译 年双渡)

责任编辑:钟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