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购藏传统红木家具 你选对了吗——伍炳亮对2021年红木市场的分析与展望

2021-03-19 11:30:33中国商网/中国商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5,349 分享

近年来,一直备受关注的中国传统红木家具市场逐渐升温。作为一门传统工艺和文化产业,如今,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材质的红木家具市场表现如何?收藏爱好者们又该如何把握市场行情,找准定位,收藏到具有升值空间的家具呢?对于这些问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常务主席伍炳亮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相信他对中国传统红木家具市场的分析与展望,会帮助收藏爱好者们更好地“下手”。

HM-1.jpg

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常务主席伍炳亮

作为红木家具的资深从业人士,您能从宏观层面为我们分析一下红木家具的市场趋势吗?

伍炳亮:在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的今天,盛世收藏的理念深入民心,大大推动了中国传统文化行业的复兴,掀起了对书画、陶瓷、古董、家具和其他艺术门类收藏的热潮。特别是近20年来,百姓收入提升、住房逐渐改善,再加上城市化的发展,有家必有家具,大大促进了对各类家具尤其是高端红木家具的需求,仿古传统家具的投资与收藏也受到空前追捧。

但是,高端红木家具需求的急剧增长,使本已稀缺的中国传统家具名贵用材迅速枯竭,包括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老料、印度小叶紫檀老料和生长在东南亚的大红酸枝等,市场供应量大幅度减少,近年更形成了供不应求的态势。优质的名贵木材供应量远远满足不了市场需求,名贵原材料市场行情价格也出现波浪式攀升趋势。虽然近年来政府对制造业环保标准提高,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整体经济环境、消费者信心和红木家具及其他行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红木家具仍拥有庞大的市场。

据了解,海南黄花梨家具依然受到不少收藏爱好者的追捧,尤其是几百年、上千年的老料更是“一木难求”。目前,海南黄花梨的市场状况如何?

伍炳亮:家具市场对黄花梨有着庞大的需求,而目前海南黄花梨中几百年、上千年的野生林油梨老料已近枯竭。经过40多年的地毯式搜集,散落在民间的野生林油梨老料已是凤毛麟角。近十多年来,除人工林种植新料以外,每年收集到几百年、千年以上的野生林老料海南黄花梨也不过三四吨。

据一位海南黄花梨老料经销商透露,2020年经他过手的老料不超过10根,可以说这一年里海南黄花梨上千年的野生林油梨老料成交量也不超过2000公斤。对于这类非常难得的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市场价格按材料长短、口径大小、纹理质量等来定价。一般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大多为几十厘米至1米多长,超过2米长的老料甚少;口径一般在10余厘米至20多厘米,超过30厘米的非常难得。在近20年里,这类优质稀缺的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一旦在市场出现,便会吸引海南黄花梨老料经销商们争相购买,其市场价格一直保持稳定上涨的趋势,达到每市斤两三万元,有些特别罕有的优质材料每市斤高达5万元或以上。虽然它们价格不菲,但我觉得能有机会拥有就是缘分。

HM-2.jpg

目前海南黄花梨中几百年、上千年的野生林油梨老料已近枯竭,造成“一木难求”的现象,其市场价格一直处于稳定上涨的趋势。

既然老料可遇而不可求,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当前比较常见的新料?

伍炳亮:除了野生林油梨老料之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人工种植海南黄花梨幼小新料价格在每市斤300元到1000多元不等。2020年12月,我到海南省博物馆参加“2020年海南自贸港大国非遗工匠艺术珍品展暨非物质文化遗产大会”,其间接触了海南黄花梨木材经销商,到访了海口的材料市场,所见所闻令我深有感触。

当时我看到很多口径只有几厘米到十多厘米的人工种植海南黄花梨料细材充斥市场,这些尚未成熟的木材遭到砍伐,真是太可惜了!若用它们制作家具,则会有几个问题:这类木材质地轻浮松散,密度油性不足,呈白黄色,没有一点降香味道,而有些像番石榴的味道。由于这是人工种植且尚未成熟的木材,用其所制作的黄花梨家具质感、分量不佳,反倒是白酸枝、缅甸花梨所制作的家具反而更胜一筹。

前面提到海南黄花梨几百年、上千年成材的油梨老料已经一木难求,而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每年采用这类上千年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制作的家具,数量不会超过三位数,非常有限。那么,目前市场上出现一些体量较大的海南黄花梨家具,如柜类、画案类、大床类等,其实是一些不法商人、厂家采用人工种植海南黄花梨新料或将越南北方产地的黄花梨混合使用,以冒充纯正的海南黄花梨家具,此类损害市场规则的案例日益增多。很多消费者在购买海南黄花梨家具时被一些不诚实的商家忽悠,以为捡到漏,结果却中招了,至今还蒙在鼓里。这部分消费者因缺乏对海南、越南不同产地的黄花梨材质的鉴赏能力,虽然花了高昂的代价,却没有买到真材实料的顶级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制作的家具。

因此,海南黄花梨家具爱好者、收藏家们在投资与收藏时要擦亮眼睛,把握好定位。大家要知道,人工种植的海南黄花梨细小新料与海南黄花梨野生林油梨老料相比,新料只有老料的二三十分之一的市场价值,而且不具备艺术欣赏性、收藏性与增值性,所以大家在购买海南黄花梨家具时,要深入了解海南黄花梨不同级别材质存在的巨大价格差异。对于这类高端家具,应对不同材料来源、行情了如指掌,让自己买得明明白白。

HM-3.jpg

顶级海南黄花梨油梨老料制作的家具往往兼具艺术欣赏性,以及收藏与投资价值。

通过您的介绍,相信收藏爱好者们对黄花梨材质和产地的鉴别会更加重视。那么在海南黄花梨之外,越南黄花梨又该如何鉴藏呢?

伍炳亮:近十多年来,越南黄花梨材料在越南当地已经没有货源,一些红木家具企业家和收藏家早期储存下来的越南黄花梨材料,经过十多年市场需求的消耗,好的大板材料遗留在民间的所剩无几。越南黄花梨几百年成材老料货源稀缺已成为事实。虽然近几年会偶尔出现一些让人们意想不到的越南黄花梨材料及早期的越南黄花梨家具大大低于市场正常行情价格销售的个别现象,但这并没有影响广大明清家具爱好者、收藏家们对中国传统家具名贵用材——越南黄花梨精品家具的强烈需求,其市场行情在波浪式稳步上升之中不断创出新高。

目前越南黄花梨材料按质量与大小论价,一般2米长较次的板材为每吨600万元;平整油性较足的2米长较宽较厚板材,均价在每吨1000万元至1200万元;超过2米长、50厘米宽的优质板材按斤论价,有些特别好的材料每吨超过1500万元。

因市场需求,近几年也出现了一些人工种植幼小新料。这些没有生长成熟的幼小新料惨遭砍伐后,根本不适合用来制作家具,原因之一是密度不足;二是没有油质感;三是分量不足,只有正常成熟料的二分之一重量。但一些唯利是图的厂家为了增加每一件家具的分量,将框架加厚、加粗,以此来增加重量,达到他们的目的。这类新幼小越南黄花梨新料,市场价格只有越南黄花梨几百年成材大板的二三十分之一。

中国有学识与艺术欣赏能力的消费人群每年都在增加,而在这些人之中也就产生了对越南黄花梨精品家具等高端中国传统家具的庞大需求。物以稀为贵是市场规律,我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高端家具艺术品市场仍存在着很大的收藏与投资空间。

096A6301.jpg

中国有学识与艺术欣赏能力的消费人群每年都在增加,而在这些人之中也就产生了对越南黄花梨精品家具等高端中国传统家具的庞大需求。

除了黄花梨,紫檀家具也是备受中国传统家具收藏爱好者们青睐的一大热门,那么您如何看待这种材料的市场表现?

伍炳亮:小叶紫檀(学名:檀香紫檀)产于印度,是中国传统家具宫廷御用家具所用材,素有“紫檀木中之王,黄花梨木中之后”的美誉。而近十多年来,海南黄花梨野生林材料逐渐稀缺、一木难求,越南黄花梨材料已无新货源进入内地,小叶紫檀材料每年仍保持着3000至5000吨的供应量。正所谓物以稀为贵,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的大料老料价格一直攀升,因此将小叶紫檀远远抛在后面。

目前,市场上根据小叶紫檀新料与老料、空芯与实芯、短料与长料等质量和规格来定价,每吨在40万元至120万元之间,超过2米长且特别粗而优质的老料,每吨可达到180万元至200万元,其行情价格近几年变化不大。

需要注意的是,近几年有大量来自非洲国家的各种血檀木材充斥市场,一些不法商人、厂家以只有小叶紫檀几十分之一价格的血檀冒充小叶紫檀的案例时有发生。目前,市场上很多小叶紫檀家具的表面上显露出许多金星和牛毛纹,这是一些厂家利用小叶紫檀低价位的新料或血檀材料,经过特殊工艺处理人为制造的,并编造一些谎言和故事以谋取更大的利益,让消费者误以为这是生长数百年以上的小叶紫檀老料——因为只有经过几百年生长成材的老料,才会在材质中呈现牛毛纹和金星的效果。就算是同类的小叶紫檀木材,不同级别的材料在市场行情上都会产生好几倍的价格差异。

放眼中国传统家具市场,大红酸枝也尤其值得讨论,您能再介绍一下这种木材的行情吗?

伍炳亮:大红酸枝(学名:交趾黄檀)产于东南亚的越南、泰国、柬埔寨、老挝这四个国家,是中国传统家具名贵用材。在清代,如广东、苏州、福建、广西以及北京等地有渠道使用来之不易的东南亚大红酸枝材料,设计制作具有不同地域风格的传统硬木家具,满足了当时上流社会达官贵人、皇室贵族的需求。到了近现代,尤其是这40多年来,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经济蓬勃发展,人们在生活水平日益提升的情况下,对高端红木特别是名贵大红酸枝的需求也与日俱增。     

近20年红木家具行业和市场的快速发展也加速了对大红酸枝材料的消耗量,以前曾在全国各个材料集散地如深圳观澜、广州鱼珠、江门台山、苏州连云港、广西东兴等大红酸枝木材批发市场,出现一批批集装箱、大货车装运大批量大红酸枝的火爆交易场面,如今已一去不复返。由于大红酸枝木材有着庞大的需求,加上早几年大红酸枝材料受到国际公约保护,禁止砍伐与进行国际贸易,导致进口大红酸枝供应量大幅下降。除了有零星少量的大红酸枝进口供应之外,近几年来市场上大红酸枝材料只能依赖一些木材经销商和投资商早期累积的库存,经过几年时间也已消耗殆尽。

由于供与需之间很不平衡的状态,名贵大红酸枝材料市场行情没有受到近年经济调控的影响,保持稳中有升的走势。目前,直径15厘米至20厘米、长度1.5米至2米的中料,每吨30万元至35万元;直径20厘米至30厘米、长度超2米的料,每吨35万元至48万元;直径超过30厘米、长度2米多大的长料,每吨55万元至70万元;特别宽的薄板按块论价,折合每吨130万元至45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以上所提到产于越南、泰国、柬埔寨、老挝的进口大红酸枝之外,一些非洲、南美洲等地区的木材也被纳入了红木国标。红酸枝的类别包含巴里黄檀(热带亚洲)、赛州黄檀(巴西)、绒毛黄檀(巴西)、中美洲黄檀(墨西哥等)、奥氏黄檀(缅甸、泰国、老挝)和微凹黄檀(中美洲),这些材料的市场价格只有东南亚大红酸枝的五十分之一至十分之一。市场上一些不法商人利用一些非洲、南美洲等产地市场价值低廉的普通木材,通过红木国标“红酸枝”与“大红酸枝”之间少了一字之差的名称,模糊概念,无形之中打了名贵大红酸枝材料的擦边球,也让一些消费者遭受到不必要的损失,没有购到货真价实的家具。我相信,随着名贵的大红酸枝材料稀缺,对于往后大红酸枝名贵材料走势,仍存在较大上升空间。

除了以上提到的中国传统家具名贵木材,还有什么其他木材值得收藏爱好者和消费者们关注的吗?

伍炳亮:除了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东南亚老红酸枝四种木材外,产于非洲马达加斯加的大叶紫檀(卢氏黑黄檀)也是一种比较优质的木材,经过近20多年来市场所反馈的情况,其有一定的实用、收藏与投资价值。并且,今年市场行情相比去年有所上涨,市场价格视乎木材质量而定,一般较次的料每吨7万元至9万元,质优的料为每吨10万元至13万元。

其次是白酸枝(奥氏黄檀),产地缅甸;花枝(巴里黄檀),产地老挝,这两种木材的市场行情保持稳定,一般小料每吨2万元至3万元,大料每吨4万元至7万元。缅甸产地花梨每吨2万元至7万元左右,巴西产地花梨每吨1万元至3万元。另外还有紫光檀,产地非洲,是一种较优质木材,一般原木出材偏低,每吨1万多元,开成方材每吨4万元至5万元。还有一种非洲产的硬杂木,被商家们俗称“非洲黄花梨”,每吨4000元至6000元。    

此外,由于近几年来大量来自非洲不同产地的血檀冲击市场,市场行情一路在探底,一般较次的血檀今年已经跌至每吨7000元至8000元,优质的血檀每吨1万元至5万元之间,相比早几年血檀市场行情,跌幅在成倍扩大。血檀也是一种产自非洲的优质木材,目前在市场形成偏低的价格,是否值得我们大胆购买和投资?惟有让市场后期行情走向给出一个明确答案。毕竟,机会是留给有心理准备的人的。

经历了2020年这个特殊年份后,您对未来的中国红木家具市场行情有怎样的展望?

伍炳亮:众所周知,2020年是很不平凡的一年。但随着中国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展望未来,我们应该充满信心和希望,从而把握好时代发展所带来的机遇。而被社会主流收藏界所认可的原材稀缺、具有高艺术附加值的传统艺术家具,必将成为对抗通货膨胀、为财富保值增值的收藏佳品。

通过以上各种木材来源和行情的详细分析,希望广大红木家具收藏爱好者在投资收藏红木与红木家具时,一定要把握好定位,购买到自己所喜爱,又具有收藏与投资潜力的优质木材和名贵红木家具精品。有时选择比努力更加重要!

责任编辑:方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