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业>

日本百年老店的长寿秘诀是什么

编译 年双渡

2021-01-20 14:50:54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4,059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导致全球成千上万的企业破产,或是徘徊在破产的边缘。创新洞察管理顾问公司Innosight的一份企业寿命预测表明,跻身标普500的公司,平均在榜时间越来越短。按照这种速度,10年之后,目前在榜企业中将有一半从榜单上消失。瑞士信贷的一项研究也认为,由于技术革新带来了颠覆性的力量,导致企业灭亡的速度要比10年前快得多。

但是作为拥有众多企业的发达经济体,日本却能在疫情之下避免企业高破产率的发生。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的日本拥有超过3.3万家百年老店,占全球百年老店总数的40%以上。这其中,经营超过两个世纪的老店有3100多家,已经存在500多年的老店约有140家,甚至还有至少19家声称自公元第一个千年以来就在经营。

日本的长寿企业大多经历过地震、战争等天灾人祸,也曾经历过社会经济动荡带来的各种艰难困苦,这些企业到底是怎样熬过漫长的岁月、无穷的灾难存活到今天的?它们又有什么秘诀,可以让今天那些快速成长且仅需几年时间便可以在纽交所上市,但又快速破产的企业学习的?

日本老店.png

如今的日本拥有超过3.3万家百年老店,占全球百年老店总数的40%以上。图为位于日本爱知县冈崎市的百年老店——具有600多年历史的“八丁味噌”工厂一角。CNSPHOTO提供

千年只卖一种食物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在日本的千年古都京都市一座布局凌乱的古老神社旁,有一家开了千年以上的烤年糕店——京都一文字屋和辅(以下简称一和)。据称,一和的历史比京都建都还要早30年。

1000多年过去了,这家家族企业经历了战争、瘟疫、自然灾害和王朝兴衰,但是烤年糕的味道却一直不曾变过。

没错,1000多年来,一和烤年糕的秘方没有变,处理材料的方法没有变,甚至连菜单上的唯一商品就只有烤年糕,也没有变。一和拒绝了很多扩张的机会:拒绝合作、拒绝开分店,拒绝扩大经营,包括最近日本优食(Uber Eats)向他们提出开通线上外卖的要求也被拒绝了。只做一件事,并把它做好——这是一种非常日式的经营模式。

在一和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长谷川家族基本都用同样的方法制作这种甜食——将一小口泉水引入店内地窖,把米放在水里煮好,捣成糊状,然后捏成球形,串进木签,轻轻放在一个铸铁小炭盆上烤熟。然后在烤焦的米团外皮刷上上等的西京白味噌,趁热端给从日本各地赶来神社祈祷的疲惫的游客,以免这种小食在冷却后变得坚硬难嚼(一和也对现代化做出过一些让步:当地卫生部门已经禁止使用井水,现在厨房里的年糕制作机机械地碾着米,每天早晨能节省数小时)。

这就是一和不开分店不开网店甚至不做外卖的原因——味道会不好。这种小吃在冷却后就会变硬,而木炭烤制的时间要根据一年四季的气候不同、雨雪天气不同而不断改变。要确保不变的味道,只能靠手工。长谷川说,企业要生存千年之久,就不能只追求利润,它必须有一个更高的目标。

与一和一样,日本的老店大多是经营传统特色商品和服务的家族企业,有些已经成为日本知名的公司,比如公元718年建立的“法师温泉”,还有创立于公元765年、被吉尼斯世界纪录承认的全球最古老企业——西山温泉庆云馆。公元765年,是中国武则天退位、唐中宗李显恢复大唐国号的那一年。那一年,李白才4岁。此外,还有在131年前开始制作扑克牌的任天堂,以及在1917年成立的酱油品牌龟甲万。

长寿企业有“家训”

“看教科书,你会觉得企业应该追求利润最大化,扩大规模、市场份额以及提高增长率,但这些老店的经营原则完全不同。”京都龙谷大学的商学名誉教授松冈健次说。

很多日本长寿企业都与一和一样,经营模式是“反经验”的,它们将传统与稳定置于利润和增长之上,这样的企业可能在活力上不如其他国家的企业,但它的韧性却是其他企业无法比拟的。

日本长寿企业研究领域专家后藤俊夫表示,日本几乎所有百年企业,在过去150年里至少面对过15次非常严重的破坏和灾难,它们经历了华尔街股灾、第二次世界大战、1971年的“尼克松冲击”(改变金本位制度)、1973年石油危机、1979年石油危机、1986年至1991年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2008年金融危机,等等;经历了三场自然灾害: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1995年的关西大地震和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1870年至1920年由电力引发的第二次工业革命,1975年至2020年由电子和科技引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及现在正开始的由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引发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熬过所有这些冲击的企业,就不用提经历过多少次台风、火山和地震的袭击了。

2020年5月,后藤俊夫对日本全国创业百年以上并保持持续经营的95家企业做了一项问卷调查,其中的一个问题是:你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将会持续多长时间?认为会持续两年的企业最多,占34.7%,认为会持续3年的企业有15.8%,认为持续5年以上的有13.7%,这些企业加在一起,共有超过六成的企业认为疫情带来的影响将会持续两年以上。这一比例充分说明企业对疫情做了非常悲观的预估,并且做好了最坏打算。

日本的长寿企业都有被称为“家训”的核心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一代代指导着许多企业的商业决策。

危机之下,企业的普遍做法是为了控制成本而大幅降薪、裁员,但这些老店不仅没有采取这一举措,甚至反其道而行之。10年前的东日本大地震之后,也有一些老店经营不下去倒闭了。但很多活下来的老店与一些员工更改了合约,不过不是缩短期限,而是把原有期限的合约延长或者改成终身聘用;同时,企业还提供了更多的福利,以便员工能更好地照顾家人。此外,它们还积极参与地方上的灾后重建。

惊人的现金流

除了精神价值外,企业什么都不用做吗?当然不是。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像一和那样,1000多年来只卖同一样东西。1560年就在生产铁壶的材料公司NBK,如今在生产高科技的机器部件;拥有332年历史的京都和服制造商细尾(Hosoo),已将纺织业务扩展到家居乃至电子产品领域。

“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漫长的时间里固步自封。许多企业是在17世纪以后的200年时间里创立的,当时日本基本与世隔绝,商业环境稳定。但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企业的生存越来越需要在保存传统和适应迅速变化的市场环境之间找到平衡。”《纽约时报》这样评论。

当后藤俊夫的调查问及“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公司的应对措施有哪些”时,超过八成的企业(81.1%)选择改变销售方式,35.6%的企业选择改变生产方式,30%的企业选择开拓新事业,26.7%的企业选择改变企业组织结构,12.7%的企业选择改变供应链结构。从整体上看,有八成企业把自己的应对方式集中在其中的某一项或两项。

而当这些企业确实需要支持的时候,融资成本也比较低廉且容易获得。日本的利率数十年来一直处于低位,而政府也为应对疫情出台了经济刺激计划,实际上已将大部分小企业的利率降到了零;其次,规模小的老店通常拥有店面产权,并依靠家庭成员来降低工资成本,从而累积现金;第三,他们很容易拿到银行贷款,尤其是地方银行的贷款。更重要的是,这些老店的经营者手上留有足够的现金。但这些企业又不同于其他企业,现金流一旦充裕就马上投入到其他新的领域,《纽约时报》说,日本经营最久的企业往往厌恶风险,习惯掌握大量现金储备。这是日本企业的共同特点,也是迄今为止日本在疫情期间能够避免美国那种高破产率的部分原因。

“即使他们赚了一些钱,也不会增加资本支出。”高盛分析师太田智宏表示。规模大的企业更是会保留大量现金储备,以确保在经济衰退或危机发生时能继续发放工资并履行其他财政义务。即使是规模较小的企业经营者,手中也平均留有足够一到两个月的运营费用。

在后藤俊夫有关“如果疫情一直持续,公司的周转资金预计能够维持多长时间”这个问题中,约有八成的企业经营者表示,他们手头的资金足够支撑两年以上的经营。

这是一个惊人的答案。手中握有大量现金,不加大投资、不扩大规模、不投入到高增长领域和新业务,它们到底在追求什么?《纽约时报》得出的答案是——延续下去。与一和一样,日本许多企业做的都是长远打算。松冈健次说:“每一代经营者都像是接力赛中的赛跑者,他们一代一代把接力棒传递下去。”

谁都不想放弃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日本长寿企业都能找得到平衡,比如公元578年创立的建筑公司——金刚组。

金刚组专门从事寺院和神社等传统建筑的建造,后来为应对寺社建筑订单锐减和其他建筑企业的竞争,金刚组作出了一项至今对错仍无定论的决定:成立株式会社。也正是从那时开始,金刚组开始大量而且公开地扩大经营范围,承接古建筑复建、民宅建设,甚至是山车(庙会、祭祀用花车)、神舆的修复业务。

成立株式会社之初,凭借在日本建筑业界逾千年积累的口碑和工艺,金刚组稳步扩张。但进入20世90年代后,随着地产泡沫的破灭,日本建筑业急速萎缩,金刚组也遭遇了自创建以来的最大危机。因为负债经营恶化,2006年,高松建设全额出资成立了新金刚组。同时,除房地产部以外,旧金刚组整合成立了KG建设。但就在这年的7月13日,KG建设向大阪地方法院提出破产申请。经营了1400余年后,这家世界上最古老企业的家族式经营体制事实上就此终结。

不过,如今在高松建设带领下的金刚组又活了过来。在只专注寺庙建筑和传统木建筑后,这个企业界的活化石带着对传统工艺的执着回到了起点。如果水泥造的房子保质期是100年,那么金刚组维修的木质建筑可以保持150年不坏。金刚组凭着自己的独门秘籍,在拿下法隆寺的维修工作后,延续了千年的神话。

至于另一些企业,跟上时代步伐可能会很困难,尤其是像自885年以来就一直在京都制作佛教用品的田中伊雅佛具店这样的企业,因为它们本质上就在“销售”传统本身。

田中伊雅第72代总裁田中雅一说,疫情让经营变得困难,但他的企业和其他许多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日本社会的老龄化以及人们喜好的变化。

现年60岁的一和经营者长谷川直美承认,她有时会感到这家店的历史带来的压力。

她还说,“我们坚持做下去”的一个原因是,“谁都不想做放弃的那个人”。(编译 年双渡)

责任编辑:钟鸣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