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著名收藏家郭庆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藏家应追求具有时代精神的原创作品

记者 王菁菁

2020-12-22 16:13:34中国商网/中国商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5,204 分享

前段时间,两场国际艺博会——西岸艺博会和廿一当代艺博会在上海相继举行。据了解,它们是今年全球范围内首两场、也可能是唯两场如期在线下举办的艺术博览会,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从参展商的反馈中不难看出,虽然这两场艺博会的销售情况称不上特别理想,但对市场可持续性发展的印证却是毫无疑问的,尤其是此次西方画廊的表现十分坚挺。

事实上,对于西方艺术品,近年来中国藏家豪掷重金购藏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且发力程度在不断加大,新生代藏家的表现更是不容小觑。当疫情影响下的全球艺术市场生态正在悄然生变,是否意味着西方艺术品与中国藏家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缩小?为此,中国商报记者日前专程采访了著名收藏家郭庆祥先生。

郭庆祥是中国藏家进军海外市场的“先锋”人物。多年来行走于全球艺市的“金字塔顶尖”,极具前瞻性是他的鉴藏风格标签,出手屡屡让业界惊叹。作为藏家,如何厘清自己的艺术收藏投资逻辑?在不断开启“买买买”模式的情形下,又有哪些问题是值得业界关注与警醒的?我们不妨来听听郭庆祥怎么说。

微信图片_20201222163819.png

郭庆祥

中国藏家不要盲目跟风

中国商报:近几年来在京沪等地,一些进军中国的国际知名画廊都在积极地向中国藏家和艺术爱好者推介西方艺术品,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郭庆祥:近30年的国内艺术品市场发展可谓历经风雨,大浪淘沙,许多作品早已风光不再。而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艺术欣赏多元化以及水平的提高,西方艺术品正在加速步伐进入中国市场。不少国际画廊都在北京、上海或香港开了分店,还有每年一次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都是直接面对亚洲藏家的,其规模、阵容和火爆人气,已经影响了中国收藏家对艺术品的选择。据我了解,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以及日本、印尼、新加坡等地的藏家,20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研究并收藏欧美当代艺术,他们研究和收藏要比我们中国内地藏家早很多年。

目前活跃的内地艺术品收藏家,大多数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有实力的企业家居多,他们对中国传统绘画抱有很深情怀。但问题是,他们基本上都没受过基础的艺术教育,对国外艺术发展的信息相对闭塞,对作品和创作也很陌生。西方艺术对大多数中国藏家而言,认知度还停留在一些所谓看得懂的写实类作品或是印象派上,而对当代艺术很重要的表现类、抽象类艺术的理解和欣赏还有待于提高,从而造成了内地一些藏家不愿接受形式多样的西方现当代艺术。而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藏家,对这些“看不懂”艺术的理解要比我们接触得早接触得多。虽然中国也有不少藏家在买赵无极的抽象绘画作品,但我认为他们往往买的是赵无极的市场火爆,而不一定完全从赵无极艺术角度出发。

今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两场艺博会,不少国际知名画廊纷纷踊跃参展,交易也十分火爆。但他们是否带来了西方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呢?实际情况可能并不是这样。当然今年因受疫情影响,参展作品难免会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世界性的城市需要世界性的艺术,要想成为国际文化大都市,就需要有品质一流的世界级艺术作品参与,而不是把艺博会办成海外当代艺术品的“奥特莱斯”。我们不仅要促使国际知名画廊带来最顶尖的艺术品参展,更需要中国藏家借此了解到高、精、尖的当代艺术品,这样大家才能收藏到更有价值的艺术作品。

微信图片_20201222155043.jpg

丹尼尔·里奇特《狗星球》

2002年作  280厘米×351厘米

中国商报:您购藏西方艺术品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郭庆祥:首先要考虑作品被国际知名美术馆和博物馆收藏的艺术家,其次要考虑作品在国际拍卖市场上表现比较稳健的艺术家。另外,收藏家一定要建立自己的艺术品收藏顾问团队,学习世界美术史和了解西方当代艺术,而不是仅凭自己的爱好和兴趣盲目选择藏品。

今天我们的内地藏家,有一些人的收藏是缺少系统且规范的收藏体系,往往是以自己对艺术的认知能力去收藏,这就造成了狭隘的收藏观。按照我的经验来看,真正的国际知名藏家,他们都有严格并且完整的收藏体系,包括一些国际知名画廊经营者,他们本身也是很好的藏家。所以,要改变我们的收藏理念,收藏西方艺术品不要盲目跟风,要和西方艺术家、国际知名美术馆博物馆策展人和专家、国际拍卖行里的专家团队以及国际知名画廊的经纪人等多交流、学习。要想做一个成功的收藏家,是离不开这个群体的。

举例来说,西方艺术每一个时期都有自己的代表性艺术家和精品。比如印象派时期的莫奈、梵高和塞尚等,以及之后的现代派艺术马蒂斯、毕加索等,又比如战后时期的波洛克、罗斯科和德库宁等,再比如当代涂鸦的巴斯奎特和其他艺术家等等。西方艺术史有一条完整的发展逻辑,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去收藏,就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涂鸦艺术家巴斯奎特称得上是20世纪最顶尖的艺术家之一。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他的作品被当时刚成立的画廊高古轩发掘,一次性购买了三幅,花费9000美元。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了。1983年,高古轩画廊举办了巴斯奎特的展览。作为一个重要的艺术商,高古轩为巴斯奎特提供了经济支持,保证了他的持续创作。2017年,苏富比拍卖行以1.15亿美元的天价拍出一幅巴斯奎特于1982年所创作的涂鸦代表作,30余年涨幅巨大,再一次印证了收藏家具有超前眼光的重要性。

中国商报:现在业界有种说法是:在全球艺术品市场,只有中国拥有线下场景化营销机遇。对此您怎么看?这对于西方艺术品更好地走进中国藏家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吗?

郭庆祥:首先是中国对疫情的防控措施妥当,所以大家可以安心参加艺术博览会、画廊展览和拍卖行的线下活动等,从而可以更直观地看到艺术品。但目前情况是中国的藏家如果不走出去,不经常到世界著名博物馆、美术馆、艺博会和画廊去参观交流,是无法收藏到一流作品的。国际知名画廊通常会把最好的艺术品先提供给知名美术馆和博物馆挑选,以及邀请国际知名藏家挑选。鉴于国内美术馆收藏体系不够完善,藏家对西方艺术品的鉴赏水平有待再提高,所以通常来说,国际知名画廊都不太会把最顶尖的艺术品带到中国线下参展,也不会优先给中国藏家挑选优秀作品。据我本人经验,和国际一流画廊及艺术家本人交流和沟通,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和私人美术馆,才能收藏到世界顶尖艺术家的一流作品。

我看到的西方顶尖艺术品,是在瑞士、美国迈阿密、中国香港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以及纽约、巴黎、伦敦的大型艺术博览会上。我注意到,有一些国际画廊把一些积压艺术品拿到中国内地展会上,甚至交易成功,这是需要警惕的一个现象,中国藏家不要轻易做“接盘侠”。

微信图片_20201222155048.jpg

乔治·康多《线性肖像3》

2019年作  147.3厘米×142.2厘米

年轻藏家不要过于任性

中国商报:新晋藏家的发力,是否会对老一代藏家接受西方艺术品产生积极影响?

郭庆祥:我本人从2010年开始收藏西方艺术品。近几年,虽然部分老藏家也已经开始关注西方当代艺术这一领域,但主力人群还是80后、90后这类年轻藏家。他们不少都受过良好的艺术教育,有海外留学和生活经历,相对于其父辈们,他们对西方当代艺术有更深刻的了解与认知。随着他们开始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父辈藏家们从中也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从而开始关注西方当代艺术品,拓宽了自身的收藏视野,他们的收藏也越来越国际化,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中国商报:您认为这当中是否又存在亟待解决的问题?

郭庆祥:很多中国收藏家正处在艺术品投资转型期,这也是西方近现代和当代艺术品要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只有对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研究透彻,了解了艺术价值之后,才能以超前的眼光、较低的价格收藏到好的艺术品。但现在情况的是:在欧美拍卖行里一些拍不出高价的非高品质作品,到了亚洲却往往能以高价成交,是否我们中国藏家在收藏上“人傻钱多”?基于此,我要劝年轻藏家不要过于任性。

中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涌现出第一批艺术品经纪人,如果不能与时俱进的话,他们的经营理念就显得很落后了。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缺乏海外艺术资源,所以就拼命维护他们所熟悉的中国艺术品。例如一位老藏家受经纪人影响,收藏了很多中国当代写实绘画作品,有的作品1000万元买入,现在200万元都卖不出去。这是值得深刻反思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这些经纪人主要的资源在国内的写实绘画、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近现代书画。可以说,按照艺术史发展的逻辑,他们的推荐往往都存在着很大问题。比如国内的写实绘画,落后于西方已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今天还抱着那些技术不放,没有一点艺术观念的进步和个性化思想,也就不具备投资和收藏的价值。

而中国当代艺术,抄袭西方当代艺术并非个例,具体的抄袭和山寨现象早有爆料,大家在网上搜一搜便一目了然。另外,近现代书画领域也不乏长期缺乏创新思维者,不少画家打着继承传统的旗号,其实也是在一味临摹传统艺术。而有些所谓的艺术品经纪人、顾问偏好向藏家灌输这样的作品,这是利益驱动使然。他们为赚钱却把藏家害惨了,无论是对藏家个人还是艺术市场的发展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而这批经纪人为什么对80后、90后的年轻藏家影响不到呢?因为这些新锐藏家大多有过海外留学经历,在文化视野上比他们更开阔,也更具全球化,并有一套建立自己收藏体系的信心,在收藏何种艺术品上也有自己的判断力,从而使他们不容易受老一代艺术品经纪人的影响。

微信图片_20201222163206.jpg

艾迪·马丁内斯《Turbo 2》 

2020年作  182.9厘米×274.3厘米

艺术“独特”需要有创造力

中国商报:在您看来,能被称之为好的艺术创作,核心是什么?

郭庆祥:唐宋元的水墨绘画,在我们今天认为是传统艺术;但在那个时代,他们的绘画在中国美术史乃至世界美术史上都算是极大的创新。800年前有梁楷,300年前有八大山人。反观一些近现代画家的写意作品,既无创新更无超越,而仅仅是继承了古人传统绘画的衣钵,这样的作品充其量称为临摹。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尊重传统,继承传统只是他开始艺术的起步,而不是其艺术的最终目的,不能本末倒置。

好的艺术创作是要有时代的创新精神,是与艺术家所处的社会及生活环境,与时代科学的进步都是有关联的。绘画与文学、音乐、舞蹈、电影等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都是与艺术家现在所处于的时代有密切关系的。如果一个艺术家生活在现在,但对这个新时代的文化观念不了解,甚至避而不见,而以一种“复辟”的方式重复前人的艺术形式,用前人已经反复千百次的方式去创作,这称不上是艺术,其作品只是普通的商品而已。

现在西方当代艺术进入中国也是一件好事,促进中国艺术家看到和学习西方艺术家的长处,找出自身的不足,从而鞭策自己能创作出具有时代精神的原创作品。

另外,中国当代画家中的一些人本身就是商人,通过经营的方式推销自己的作品。比如拿自己的作品送给有经济实力、有影响力的人士,通过利用中国人爱面子讲情义的特性,迫使他们捧场从而推高艺术品的市场价格。功夫都在画外,这也导致了不少有实力藏家上当,值得我们提防。

中国商报:由此可见,面对鱼龙混杂的市场,藏家必须保持一个清醒的自我认知。

郭庆祥:什么是收藏家?答案很简单,收藏有艺术价值的高品质作品而绝非攀比数量。收购了一堆垃圾作品是无法冠以收藏家头衔的,毕竟我们藏家都不是经营仓储的,不能视为“仓库堆满”即是成功。我们的国家级美术馆和私人美术馆,在收藏中国当代绘画作品上也一定要向国际知名美术馆看齐,有一套与时俱进的标准,恪守底线,这样才能促进中国当代艺术家创作高品质、有时代精神的优秀作品,推动中国当代艺术进入良性循环发展。

我们希望收藏到艺术思想紧跟时代、具有创新精神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藏家们也应该更新对艺术的认知,继承传统有所创新的可能会成为好的艺术作品,而有些呈现“无中生有”独特面貌的作品或许更具有创造力和艺术魅力。艺术贵在“独特”,即思想独特、观点独特、技术独特,“独特”就需要有创造力。收藏家投入巨资收藏艺术是要有逻辑的,这个逻辑就是投资有艺术价值的艺术品,作品艺术价值体现的逻辑就是在艺术史中所呈现的创造力。

例如现在国际市场上,交易价格最高的艺术板块是抽象表现主义和涂鸦艺术,为什么是这些看上去“乱涂乱画”的作品呢?因为这段艺术史的作品代表了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对世界、对自然、对人生各自不同的理解和自我的真实感受,并在他们的画面上完全自由地呈现了出来。

中国艺术家对表现主义和抽象美的探索,早在吴大羽担任杭州国立艺专油画系主任时,就培养了一批在那个时代不落后于西方的中国艺术家,如赵无极、吴冠中和张功慤、丁天缺等,他们的艺术成就在于成功地将他们所处时代人类艺术发展的新思想、新观点融入到了中国的艺术哲学之中,并各自创造了符合艺术发展逻辑的形式语言和表现风格。他们的作品呈现了艺术家的独立思想,又有创新精神和情感表达,同时具有艺术投资逻辑,所以值得大家去收藏。一个好的藏家一定要懂得艺术家的时代创造精神,才会更好地收藏有价值的艺术作品。

中国商报:对于当前的藏家群体,您还有哪些建议吗?

郭庆祥:走出国门看世界。只有看得多了,才懂得什么是好的艺术作品。不能做井底之蛙,更不能套着深井跑世界!

责任编辑:方晓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