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业>

从一张出租床垫到估值超800亿美元 世界民宿短租巨头何以绝处逢生

年双渡

2020-12-17 11:37:59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402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今年早些时候,短租住宿预订平台爱彼迎(Airbnb)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几近资金枯竭。当时几乎没人能料到这家公司的2020年上市计划还能落地。但通过调整业务,适应人们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新需求,爱彼迎绝处逢生,不仅成功上市,其估值还超过了万豪国际集团、希尔顿酒店集团和凯悦酒店等老牌竞争对手的市值总和。

不到10年时间,从一张出租床垫起家,成长为一家估值超过800亿美元的全球性公司,从一度濒临倒闭到重返上市道路,这家民宿短租巨头得到的经验教训是:专注核心业务,保持低水平开支,听取客户意见。

绝处逢生

当地时间12月10日,爱彼迎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尽管在疫情期间一度濒临破产,但上市首日爱彼迎的股价却大涨112.81%。爱彼迎的IPO发行价是每股68美元,融资约35亿美元,不仅成为美股今年最大的IPO,也承担起重振旅游业的责任。

爱彼迎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比之前的指导区间高出了不少,按照隔夜收盘价格计算,爱彼迎的市值已经达到865亿美元,上市当天,其估值就实现了翻倍。

据PitchBook的数据,爱彼迎当前的市值超过了与其存在竞争关系的几家最大酒店运营商的市值总和,如市值为427亿美元的万豪及298亿美元的希尔顿。

要知道,在今年4月份疫情在全球蔓延时,爱彼迎在进行融资时的估值一度只有180亿美元,这种巨大的变化本身充满了戏剧性。

爱彼迎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表示:“这一年真是太不寻常了。”

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旅游业遭受重创,爱彼迎的民宿业务也受到冲击,预定量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爱彼迎累计亏损9.1亿美元。5月,爱彼迎的业务下滑了80%,为削减开支爱彼迎裁去1/4员工,甚至被传出濒临破产的谣言。

但是,在各国封锁措施有所放宽后,爱彼迎第三季度意外扭转亏损,实现了2.19亿美元的当季净利润。随着人们对新冠疫苗全球推广态度转向乐观以及短途旅行的复苏,旅游相关行业重获资本青睐的可能性也被推高。

《经济学人》认为,自2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以来,IPO的窗口还从未对科技企业如此敞开过。数据供应商Dealogic称,今年已有50多家科技创业公司上市,共募集资金260亿美元。许多爱彼迎员工都想在认股权到期前兑现公司奖励自己的股份。而爱彼迎除了今年初筹集的20亿美元之外,也还需要更多钱来渡过难关,因此它决定放弃早些时候不筹集新资本而直接上市的计划,选择了通过发行新股筹集资金的传统IPO方式。

通过上市筹集的资金可以用于各种用途,包括投资、收购和偿还爱彼迎今年早些时候为度过疫情危机而产生的借债。

力挽狂澜

今后,切斯基有一个很好的复苏故事可以讲给这个世界。

今年第二季度,在爱彼迎上预订的住宿天数从一年前的8400万天降至2800万天,预订总额暴跌了2/3至32亿美元。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这两个数字分别回升至6200万天和80亿美元。

为了让业务维持运转,切斯基果断地把重心放在了筹措资金上,在裁减员工的同时,舍弃了非核心业务。该公司过去的业务重心是游客云集的大城市,但现在侧重发展当地住宿。

今年6月,爱彼迎重新设计了网站和手机应用,让算法向潜在房客展示其周边区域的小木屋、豪华海滨别墅等各种住宿选项。7月,用户预定住宿的速度已恢复到疫情致使旅游业停摆前的水平。爱彼迎称,8月,超过一半的预定都是距房客居住地300英里以内的住宿,离家800公里之内的住宿订单增长超过50%。

切斯基还让爱彼迎成功“瘦身”。疫情之前,这家公司把资金投入到航班和电视演播室等新业务中,以求在上市前做大营收数字。疫情暴发后,许多非核心项目搁置了,切斯基的座右铭变成了“回归本源”。他裁减了1/4的员工,关停了大部分新业务,并大幅削减线上广告支出。截至9月30日的九个月内,切斯基砍掉了54%的营销成本,其间总支出下降了22%。

随着远程办公成为许多企业的常态,这场疫情或将给旅行带来永久性的改变。切斯基表示,虽然有些人会搬到郊区居住,但另一些人会周游世界。那些重返工作岗位的人也会拥有更大的灵活性。旅行和工作之间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切斯基说,这场疫情迫使他“回归本源”,重新将业务重点放在房屋租赁上。他一度致力于打造有着更广业务的旅游市场巨头,而现在得往回撤。

“迅速采取行动,跟上行业的变化。不要在市场营销、人员配备或非核心项目上超支,并且要倾听客户的意见——就爱彼迎而言,客户包括房客和房东两个群体。”这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切斯基的变化。

或许,这是个幸运的转变。这一策略得到了回报。今年夏天,形势开始朝着对切斯基有利的方向发展。许多家庭、学生及亲朋好友在爱彼迎上寻找隔离住所。随着全球各地的政府放松隔离限制,大城市的人们开始敢于前往邻近的小城镇旅行,而那些郊区并没有大型连锁酒店。

爱迪生趋势公司(Edison Trends)基于对逾40万笔电子收据的分析显示,从6月到9月底,消费者在爱彼迎上的支出超过了在万豪国际、洲际酒店、希尔顿酒店集团上的花费。

切斯基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料到我会在10周内做出相当于10年的决定。”

投资者透露,这家短租巨头在复苏势头下重返上市道路,并在今年第三财季实现盈利,而这在几个月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尽管今年的业务状况远不及疫情之前,旅游行业的未来也不明朗,但一些批评者和观察人士说,切斯基敏捷的思考和大胆的行动令他们信服。因此,虽然爱彼迎今年前六个月亏损了9.16亿美元,但很多投资者认为,大多数硅谷初创企业上市时都是亏损的,与优步截至2018年(即上市前一年)累计亏损的79亿美元相比,爱彼迎这点亏损也只是小巫见大巫。

压力犹存

其实早在今年疫情之前,爱彼迎的增长就已经开始放缓。

爱彼迎的招股书显示,从2015年至今,爱彼迎都是净亏损的状态,且最近三年净亏损额逐年上升。2018年,爱彼迎净亏损1690万美元;2019年净亏损6.743亿美元;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9个月,爱彼迎净亏损6.969亿美元。

《经济学人》认为,一旦整体环境恢复正常,爱彼迎进一步扩张的空间可能有限,至少在它的核心市场是这样。

研究公司盛博(Bernstein)预计,私人租赁业务的年增长率将从过去几年的20%左右放缓至7%至8%,而爱彼迎的营业利润率也落后于最接近它的竞争对手缤客(Booking)和亿客行(Expedia)。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表示,疫情对爱彼迎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了两面性。一方面,疫情虽然重创旅游业,尤其是国际旅游业,这对于民宿的预订来说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但是居家办公的模式由此走热,比如在疫情下,到夏威夷居家办公就成了加州硅谷一些科技公司程序员的选择。如今,不少科技公司就放宽了居家办公的政策,一些公司甚至允许员工永久居家办公。这些变化可能在中长期内对民宿市场形成利好。在爱彼迎大涨的背后,市场投资情绪可能也起到了助推的作用。

但《华尔街日报》认为新冠肺炎疫情仍是爱彼迎近期最大的挑战,投资者也还必须应对另一些风险因素,比如各城市正在考虑的对短租的分区限制,以及爱彼迎平台在监视犯罪行为和提高安全性方面所面临的困难,成为上市公司后,这一问题预计会引起更多关注。

《华尔街日报》认为,爱彼迎的股价会保持震荡的态势。在市场形势好转以后,对爱彼迎在旅行产业里的表现持乐观态度。但事实上,根据目前封锁情况来看,未来几个月,爱彼迎的收入情况依然堪忧。

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爱彼迎在全球范围内面临地方政府监管的风险也仍存在。爱彼迎在招股书称,截至2019年10月,在其营收列前200位的城市中有70%实施了诸如限制住宅地产一年可出租天数的规定。

另外,《华尔街日报》指出,爱彼迎还需要解决的另外一个难题——“愤怒的邻居们”——出租民宿邻居们的反对声。

现在的投资者已经将爱彼迎送到了一个超高的估值区间,这意味着爱彼迎要达到投资者预期所面临的运营压力也会进一步增大,其股价能否持续获得支撑,可能也要看接下来的财报表现。

但无论如何,《经济学人》认为,切斯基最大的任务是想清楚目前进入少年阶段的爱彼迎,长大以后该是什么样。切斯基曾说过希望爱彼迎像苹果或迪士尼那样——随着时间推移不断调整适应,可以比公司的创始人更长寿。

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了爱彼迎的全新业务。“我们要么在变化的世界中继续做新东西”,切斯基说道,“要么停止——但那样的话,未来我们也就不存在了。”(年双渡)

责任编辑:汪黄任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