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原创>

应对债务风险及违约处置将出重拳

记者 彭婷婷

2020-11-20 08:52:10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3,040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彭婷婷)近期,市场关注度最高的莫过于债券违约事件。永煤控股、紫光集团、华晨集团等企业信用债相继违约,对债券市场形成连锁反应:二级市场煤炭、钢铁等周期类行业信用债遭遇市场抛售,一级市场遇冷,利率债市场同样受到波及,部分公募债基净值大幅下滑。11月17日,国家发改委表态称,高度重视企业债券风险防范工作,将从多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彭婷婷·.png

当企业信用债打破AAA信用光环,如何进行更严肃的评级成了新的难题,这对发债机构、监管部门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CNSPHOTO提供

信用债违约引连锁反应

11月10日,永煤控股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截至11月10日,该公司未能按期筹措足额兑付资金。“20永煤SCP003” 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息金额共10.32亿元。

10亿债券违约后,永煤控股称还有两只超短融兑付存在不确定性。11月17日,永煤控股发布特别风险提示称,“20永煤SCP004”“20永煤SCP007”两只债券分别应于11月22日、23日兑付,但由于其流动资金不足,兑付存在不确定性。涉及本息金额合计约20.57亿元。

这家拥有AAA评级(AAA评级的含义是:受评对象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极低)、今年9月底还有近470亿元货币资金的大型地方国企,竟无法兑付10.32亿元债券?这令市场一片哗然。

无独有偶,紫光集团存续债问题的曝光,也扩大了信用债“信仰”破灭的影响。11月15日,紫光集团一笔13亿元的私募债“17紫光集团PPN005”到期并应于当日兑付(顺延至11月16日)。而据中诚信国际公告,截至11月16日,紫光集团未能与投资者达成展期协议,同时未提供“17紫光集团PPN005”足额偿付本息的相关证明。

11月16日晚,华晨集团也发布公告称,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

信用债违约给市场带来了一系列冲击,根据同花顺iFinD统计,自11月10日永煤违约事件以来,已经有53只债券取消发行,规模合计285亿元。相比11月第二周(11月2日至6日)的64.5亿元,暴增超过3倍,涉及的发债主体不少为地方平台。在取消发行的同时,债券的票面利率也出现抬升,目前在发的债券中,有23只利率超过4%,其中两只甚至达到7%。

不仅如此,部分公募债基因信用债价格暴跌而出现净值下滑。根据Wind统计,在近一周的时间里(11月9日至13日),债券型基金净值跌幅明显。此外,类永煤事件还进一步加剧了流动性分层效应。

光大证券金融业研究团队分析认为,一方面,在恐慌情绪蔓延下,市场对同类型信用债风控采取“一刀切”模式,导致信用债大量抛盘,部分债基和资管产品净值下跌导致赎回压力加大;另一方面,市场对信用债的信心出现动摇,风险偏好下滑,导致中小银行和非银机构在开展质押式回购业务时,信用债的质押比例下降,融资能力受到限制。

信用风险引发市场波动

众所周知,债券投资风险较低,但并不代表没有风险。一般来说,债券风险主要有利率风险、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等。受访人士普遍认为,最近债券市场的波动主要是由信用风险引起的。

信用风险,也称违约风险,是指债券发行主体由于出现资金兑付困难,无法按照起初的约定偿还本金和利息,进而引起债券价格下跌。“多只债券下跌主要因为华晨、永煤集团先后构成实质性违约,导致市场对信用债进行了重新定价。”睿资投资俱乐部创始人吴疌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光大证券金融业研究团队认为,金融市场发生恐慌的根源在于机构经营长期存在的问题以及信评的虚高,短期看则有三方面诱因。一是违约的连续性。10月下旬以来,债券市场连续出现公开违约,导致市场对无序违约的担忧快速上升。

二是违约的规模性。华晨、紫光、永煤存续债券规模均超百亿元,且市场投资者主体主要以基金、资管等广义基金为主,这些机构负债稳定性相对较弱,一旦遇到信用违约事件,将很快形成连锁反应。

三是违约的意外性。如永煤作为豫能化经营业绩较好的国企子公司,虽然其化工领域在盈利和毛收入方面有一定拖累,但其核心主营煤炭业务经营情况较好。公司突然公告债券违约后,投资者对违约事件预期不足,市场对地方政府控股国企是否存在主观“逃废债”的意图较为担忧,长期以来建立的市场信用受到冲击,进而产生恐慌羊群效应。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蓬勃发展,但信用债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风险定价机制基本失灵,信用评级堪称鸡肋,绝大部分机构都是持有到期,市场流动性相比成熟市场严重不足。”吴疌认为。

加大应对债务风险力度

当企业信用债打破AAA信用光环,如何进行更严肃的评级成了新的难题。这也对发债机构、监管部门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光大证券金融业研究团队建议,违约风险处置应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原则进行,避免过多市场干预,但要防止发生次生风险。同时坚持“在线修复”方式,将债务重组与企业重整相结合,抓住改善企业生产经营活力的“牛鼻子”。未来,需要建立信用债市场动态准入、预警与退出机制。

事实上,今年7月,最高法印发《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对债券违约处置过程进行了明确和规范,开启了债券违约处置的新篇章。同时,交易所和银行间市场首次开展了债券置换业务,为处置债券风险提供了新手段。此外,国新控股联合31家央企组建了千亿级的信用保障基金,随后各地也相继出台了不同的信用保障机制,常态化、规范化、市场化的债券风险化解机制正在逐步建立。

“当前企业债券的风险防范情况较好,累计违约率处于公司信用类债券的最低水平,违约处置率处于公司信用类债券的最高水平。”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就企业债券风险防范的相关问题回应时指出。

下一步,在应对债务风险以及违约处置方面,国家发改委将加大工作力度,如进一步加强公司信用类债券管理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构建高效的工作协同机制,加强信息披露、加强统一执法,完善制度建设,推动债券市场披露规则统一,共同防范化解债券市场潜在风险。针对个别苗头性风险隐患,密切关注相关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督促制定化解方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延伸

正确看待市场变化 短期波动属正常

债券市场已经成为我国金融市场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发展迅速。从2010年到2019年,债券发行量从9万多亿元增长到45万多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19.1%。今年前三季度债券发行规模42万亿元,同比上涨25.3%,预计全年发债规模将达到56万亿元。

“因此,放在大环境下看最近的违约事件并不违和,毕竟经济体量大了。”吴疌对记者表示,打破刚兑是债券市场正常化的必经之路,这期间必然会出现各种波折。

“此次债券违约仍是点状风险,短期波动不会一直持续,需正确看待和解读,没有必要过度恐慌。”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对记者表示,但信用评估回归基本面的呼声不断,公募基金公司也需高度警惕,及时展开风险排查工作。“长远来看,出现正常违约是有利于市场长远发展的。”中国银行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对记者表示。

那么,未来信用债市场风险暴露是否会增加?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部分“造血”能力较差、存量债务水平过高的企业,尤其是传统产业中的企业,如果市场信用风险溢价水平抬升,那么融资成本和融资难度均将提高。随着疫情期间宏观对冲政策由非常态逐步转向常态,预计债务负担较重企业面临的偿付压力将上升,信用债市场风险暴露是否会增加,值得观察和分析。

责任编辑:钟鸣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