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持续发力 中国现当代艺术成为市场“定心丸”

2020-11-17 17:32:25中国商网/中国商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4,376 分享

就在不久前,佳士得公布了今年12月香港秋拍最为重磅的拍品——常玉《八尾金鱼》。此作估价高达1.2亿至1.8亿港元,将于12月2日以单一晚间专场形式压轴登场。自今年疫情发生以来,尽管国内外艺术品拍卖遭遇诸多波折,但纵观拍卖市场,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却表现出强劲的态势,发挥了“定心丸”的作用。

一组战绩或许更具说服力:7月香港拍场,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在苏富比以2.58341亿港元一槌定音,朱德群的《自然颂》以1.13688亿港元的身价首度冲入“亿元俱乐部”;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在佳士得拍场拍得1.9162亿港元,赵无极《18.11.66》则斩获1.1444亿港元。8月的中国内地拍场,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在永乐拍卖以1.61亿元,创造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品最高拍卖纪录;而周春芽《春天来了》则在中国嘉德以8625万元刷新艺术家成交纪录。就在刚刚过去的10月,常玉、吴冠中、赵无极、周春芽、赵半狄、毛焰等,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内地,他们都纷纷展现出无限风光。

yl-1.jpg

2020年8月18日,北京四季酒店,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在永乐拍卖以1.61亿元,创造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品最高拍卖纪录。

“常玉天下”处处上演

  常玉火了。这把火从去年秋拍蔓延至今年。

  去年,常玉《曲腿裸女》在香港苏富比秋拍创造1.98亿港元天价,让人惊呼“一条大腿一个亿”;随后,常玉《五裸女》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以3.04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常玉作品世界拍卖纪录,贡献出“十条大腿三个亿”的佳绩。今年,常玉愈战愈勇,多幅作品纷纷破亿元大关。

  在10月举槌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一幅创作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翘腿的裸女》斩获1.68671亿港元。此作乃艺术家1966年于挚友勒维家族别墅举行人生最后一次个展时最瞩目的作品。而与《翘腿的裸女》尺幅相当的《绿色背景四裸女》则在香港苏富比今年春拍中,以2.58341亿港元的成交价震惊四座。

  火的不只有“裸女”,还有盆花静物。在佳士得香港7月拍卖中,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以1.9162亿港元被藏家收入囊中。该作属于艺术家“红底青花盆”花卉系列,此系列只出现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数量屈指可数,弥足珍贵。紧随其后,在香港苏富比2020年秋拍中,常玉巅峰之作——《青花盆与菊》又以1.87055亿港元成交。

  将常玉与人们耳熟能详的徐悲鸿、赵无极等人相比,常玉总是显得有些“小众”。其独特的个人经历,让他在中外美术史中皆偏居一隅。而其真正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受到关注,也不过是近10多年才开始的。不过其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其作品的市场潜力。因而只要有作品上拍,总能引起较高的关注度。经过多年市场培育后,人们不断刷新对常玉的认知,今年来势凶猛的“常玉热”就是例证。像《绿色背景四裸女》15年间价格上涨近15倍;《青花盆与菊》时隔11年再度上拍,价格上涨近5倍;《翘腿的裸女》则较16年前上涨了23倍。这一组数据见证了常玉市场的变化,也见证了其在当前亚洲市场的号召力。

微信图片_20201117175221.jpg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

成交价:2.58341亿港元

香港苏富比拍品

微信图片_20201117175803.jpg

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

成交价:1.9162亿港元

香港佳士得拍品

曾梵志一马当先

  如果说常玉是20世纪中国油画拍卖市场的领跑者,那么曾梵志无疑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标杆性代表。

  2020年8月18日,北京四季酒店。许久未“露脸”的永乐拍卖推出了“现当代艺术夜场”,而本场封面作品——曾梵志“面具”系列最大尺幅之一的《面具系列 1966 NO.6》从6800万元起拍,一番激烈争夺后竞价竟然攀升至亿元,又是一轮轮的竞价,最终以1.61亿元成功易主。而这一价位,不仅刷新了曾梵志个人拍卖纪录,同时也缔造了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最高拍卖价。

  在此“面具”的带动下,今年现身拍场的多副“面具”同样表现抢眼。《面具系列11号》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2377万港元成交;《面具系列 NO.6》在北京保利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中斩获2185万元。

  曾梵志作品之所以能够屡创佳绩,与其本身所具有的稀缺性和重要性不无关系。就拿创纪录的《面具系列1996 NO.6》来说,其是艺术家最具精神性和代表性的巅峰之作,无论是在艺术家创作历程中的关键性或是对于时代群体经验的象征性,皆堪“面具”系列之最。而对于此次所书写的天价,有业内人士认为,曾梵志是中国当代艺术板块最受东西方艺术市场和藏家认可的艺术家,而且除了绘画实力,他本人也颇具商业敏感性,《面具系列 1996 NO.6》又是他的顶级佳作,这个价格应该说是物有所值。

  另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至今,曾梵志作品共计上拍651件,成交了547件,成交率达81.89%,总成交额为30.86亿元。在2012年后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调整期内,曾梵志作品在2013年出现过一次发力。当年10月,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在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1.8044亿港元惊叹四方。这一结果意义非凡,它标志着中国当代艺术迈过亿元关口。随后步入下行通道,直至2017年再次出现上升态势,并延续至今。   

  不光是曾梵志,在油画及现当代板块,周春芽、刘野等一向都很叫座的艺术家精品在今年也有所表现。像以8625万元易主的周春芽《春天来了》,便大幅刷新艺术家作品成交纪录;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则以4534.8万港元成交,成为艺术家个人作品的第二高价……面对这一个又一个“硕果”,不少市场人士认为,这些艺术家是用实力来获得市场对其的认可。

yl-2.jpg

曾梵志《面具系列 1996 NO.6》

成交价:1.61亿元

永乐拍卖拍品

toutiao4.jpg

周春芽《春天来了》

成交价:8625万元

中国嘉德拍品

这一板块前景可观

  突如其来的疫情、动荡不安的外部环境……2020年,绝对是不寻常的一年。而对于身处其中的人而言,除了买黄金规避风险之外,或许还可以加上一项:投资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有数据显示,在7月香港拍卖季中,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三家国际拍卖行交出了54.8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就贡献了近30亿元;而在10月落槌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现代艺术、当代艺术及东南亚艺术拍卖总成交额就占据了半壁江山,有16.7亿港元入账。

现当代艺术的市场买气也由此窥见。尤其是以常玉、赵无极、朱德群和吴冠中为代表的早期华人艺术依旧强势,在大资本的帮助下抢占了40%以上的市场份额。今年,在常玉作品的领跑下,朱德群《自然颂》1.13688亿港元、赵无极《19.11.59》1.108405亿港元、赵无极《18.11.66》1.1444亿港元、赵无极《20.03.60》1.14827亿港元、吴冠中《北国风光》1.51436亿港元、吴冠中《秋瑾故居》7015万元……这一连串的数字纷纷诞生于香港苏富比、佳士得香港及永乐拍卖的拍场上。

还有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说明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的潜力。在永乐拍卖推出的“现当代艺术夜场”上,55件成交的拍品却创造了4.05亿元的总成交额。平均到每件作品身上,均价高达736万元;即便把曾梵志《面具系列1966 NO.6》所创造的1.61亿元扣除掉,拍品均价也达450多万元。

而以曾梵志、张晓刚、周春芽等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也再次发力,让人看到了该板块的理性回归。“资本追逐艺术,是对艺术家在艺术史上地位的信心表现,以及对艺术作品的价值认同。”有业内人士如此表示。尤其是中国当代艺术,在曾梵志《面具系列1966 NO.6》的带动下,可能会让国际拍卖行重新关注这一板块。

微信图片_20201117180550.png

赵无极《18.11.66》

成交价:1.1444亿港元

香港佳士得拍品

微信图片_20201117180703.jpg

朱德群《自然颂》

成交价:1.13688亿港元

香港苏富比拍品

yl-5.jpg

吴冠中《秋瑾故居》

成交价:7015万元

永乐拍卖拍品

新人助力市场发展

  一系列的数字让各路人士对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板块充满了信心。而这份信心首先来自于藏家。据永乐文化创始人赵旭先生透露,参与竞拍曾梵志《面具系列 1966 NO.6》的十余位买家中,在8000万元以下出价的大部分都是他比较熟悉的,而高于8000万元出价的全部都是新面孔。这些“新人”的购买力对于整个市场来说十分重要。“永乐夏拍推出的现当代艺术夜场中,至少有一半是新加入拍场的买家,而且他们主要购藏的目标是中国当代艺术,由此可以看到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受到全球藏家的关注。”赵旭这一观点也得到其他同仁的认可。据一位香港市场人士介绍,近年来他们举办的中国当代艺术专拍中,许多都是新人,而且不乏90后甚至更年轻的藏家,“他们不会像老藏家那样‘货比三家’,只要自己心仪的当代艺术品,就会志在必得。”

  在中国当代艺术购藏群体中,年轻人越来越多已是不争的事实。在这些年轻藏家看来,一方面,当代艺术和讲究“潮”文化的年轻人比较贴近;一方面,这些作品不像古董、古画需要那么费劲辨伪识真。当然,作品的艺术性、潜力等也需眼力,但相对而言还是简单了不少。

  信心还来源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实力。除了曾梵志、张晓刚、周春芽之外,刘野、郝量、黄宇兴、贾蔼力等艺术家也在不断刷新个人纪录。比如刘野,在今年7月香港拍卖季中共有8件作品上拍,轻松收获1.153亿港元,均价高达1441.25万港元,超越奈良美智成为本次香港拍卖会上热度最高的在世亚洲艺术家。其突出的表现甚至让资深艺术经纪人伍劲认为,香港市场里的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要以“刘野前”和“刘野后”来进行断代了。再如贾蔼力,在近两年的市场中表现不俗,尤其是在今年永乐夏拍中,其创作于2010年的《蓝山》以2185万元成交,一举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作品成交均价暴涨数十倍,可谓大有潜力。

“经过近些年的大浪淘沙,现在真正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站住脚的艺术家不过十余位,他们的价格保持得很稳定,并且不断攀升。”据赵旭介绍,曾梵志《面具系列 1966 NO.6》曾于2008年在香港拍出7000余万港元,2017年又在保利香港春拍以1.05亿港元成交。“从这个案例中不难看出,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前景一片大好。”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赵旭十分有信心。

据悉,在即将登场的北京、香港下一轮秋拍中,多家拍卖行都将在中国油画及当代艺术这一板块中深耕细作,在为各路买家呈现佳品的同时,定能助推这一市场的而健康发展。

yl-6.jpg

贾蔼力《蓝山》

成交价:2185万元

永乐拍卖拍品

责任编辑:方晓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