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制造>

成也提价败也提价?涪陵榨菜净利润现五年来首降

记者 周子荑

2020-02-29 12:04:55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1,919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作为消费行业白马股“四大天王”之一,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涪陵榨菜)自上市以来也创造了业绩连涨的记录。而2月28日,涪陵榨菜发布的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9年收入微增,净利润出现了五年来的首降,涪陵榨菜维持高增长的秘密武器失效了吗?

净利润五年来首降

2月28日,涪陵榨菜发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涪陵榨菜实现营收19.90亿元,同比增长3.93%;实现净利润6.05亿元,同比下滑8.55%。而前几年,涪陵榨菜一直保持着业绩高速增长。数据显示,2016-2018年,涪陵榨菜营收增速分别为20.34%、35.64%、25.92%;同期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3.5%、61%、59.78%。涪陵榨菜2019年营收增速明显下滑,净利润更是出现五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对此,涪陵榨菜董事会秘书韦永生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涪陵榨菜发展主要依靠农贸市场、批发市场、夫妻店等传统渠道,而2019年以来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网店、外卖、社区团购等渠道兴起,对传统的销售场景造成了很大冲击,这导致榨菜销量增速下滑,进而导致公司营收增速下滑。

对于净利润的下滑,韦永生表示,这是缘于公司于2019年6月开始的销售机构改革,这使得公司在2019年四季度这一传统的消费淡季依旧投入了很多销售费用,引来净利润下滑。

方正证券报告显示,涪陵榨菜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净利润0.87亿元,同比下滑37.1%。这主要因为公司渠道向县级城市下沉、品类独立推广、销售队伍裂变从而导致营销费用投入增加,拉低了盈利水平。

压货带来了赊账

实际上,涪陵榨菜的业绩下滑早在2019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中就可看出端倪。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涪陵榨菜实现营收16.04亿元,同比增长3.83%;实现净利润5.18亿元,同比下滑0.99%;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4.41亿元,同比下滑8.51%。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业绩的下滑,涪陵榨菜还将对经销商的收款方式改为了赊账。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应收账款数额为5156万元,同比增长555.99%。对此,涪陵榨菜在公告中表示,为加强新品销售、增加空白市场和提高与竞争对手的竞争力,公司适度放宽部分客户信用额度。

业内人士分析,涪陵榨菜改变对经销商的收款方式或因前期对经销商压货太多,导致经销商资金压力过大。数据显示,2016年涪陵榨菜的存货为1.75亿元,而到2019年第三季度存货变为4.01亿元。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涪陵榨菜对经销商压货既是经营的手段也是必然的结果。一方面,涪陵榨菜通过对经销商压货保证了业绩报表的靓丽;另一方面,涪陵榨菜全国化扩张也不可避免导致大量压货的行为。据他介绍,快消品行业的经销商通常同时经营多种产品,食品厂家只有强势一些,大量向经销商压货才能抢占经销商的库存,最终将经销商锁定。涪陵榨菜近几年不断进行全国化扩张,自然会大量向经销商压货。

“而连续几年的压货会导致经销商资金压力很大,这使得涪陵榨菜2019年选择暂缓销售,同时对经销商收款方式改为赊账。实际上,涪陵榨菜2019年业绩下滑正是前几年持续高增长带来的结果,任何一个企业的长期增长都是悖论。”高剑峰对中国商报记者如是说。

提价造就的高增长又因提价消失

据介绍,自2010年上市以来,涪陵榨菜累计分红九次,累计现金分红数额为6.48亿元。2010-2018年,涪陵榨菜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6.24%。

那涪陵榨菜维持业绩高增长的杀手锏是什么呢,如今涪陵榨菜又为何面临业绩下滑、存货增多、收款方式改为赊账的局面?据了解,和贵州茅台、东阿阿胶等白马股类似,涪陵榨菜在业绩增长同时不断进行提价。据统计,涪陵榨菜十年间先后提价12次,累计提价约400%,其中四次集中在2016-2018年。最近的一次提价是在2018年11月,当时涪陵榨菜同时对旗下七个单品进行了价格上调。

高剑锋坦言,提价策略一度充当着涪陵榨菜业绩高增长的利器,因为搭乘消费升级的班车,提价为涪陵榨菜带来了“高品质”的标签,同时挤掉了很多竞争对手,涪陵榨菜利润和客流同步增长。而近几年,涪陵榨菜的接连提价遇到了消费端的不认同,公司产品销售不畅,自然无法维持高增长。实际上,这也是公司向经销商压货的另一重要原因。

可见,涪陵榨菜提价造就的高增长又因提价而消失,而目前,涪陵榨菜又在进行渠道下沉,销售区域从省会市场向三四线城市以及乡镇市场拓展,涪陵榨菜的高价格能否支撑起其渠道下沉策略更引人思考。或许如高剑锋所言,“涪陵榨菜已遇到价格天花板,接下来就将一切交给时间消化吧”。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