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

对抗疟疾 桂林南药走向世界

刘桂丹 记者 彭丽芳

2019-09-11 16:58:45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104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刘桂丹 记者 彭丽芳 文/图)它是我国第一个获得卫生部一类新药证书的研发者和制造者,也是全球认证品种最多的抗疟创新制药企业。它的产品已成为全球青蒿素类抗疟药的领导品牌,并且挽救了2400万人的生命,其中绝大部分是5岁以下非洲儿童,被赞为“21世纪最经济有效的改善非洲儿童生命质量的措施”……它,就是桂林南药(桂林南药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桂林制药厂,始建于1958年,2003年企业改制后成为上海复星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复星医药)控股企业。

downLoad-20190911170427.jpg

图为桂林南药总裁王文学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

青蒿琥酯诞生记

疟疾,这种由蚊虫叮咬传染的古老的疾病,曾一度被称为“生命收割机”,与结核、艾滋病并列为是世界三大传染病。

1967年,国家部署了全国抗疟研制会战。“这个任务意义重大,集结了当时我国几乎所有的医药科研机构,屠呦呦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也在其中。”桂林南药总裁王文学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

1972年,屠呦呦和她的团队发现了被国际上誉为“抗疟疾药研究历史上的里程碑”的青蒿素,这是青蒿素抗击疟疾故事的开始,因为天然青蒿素的稳定性和水溶性欠佳,需要进行结构改造和剂型优化,否则无法做成抢救昏迷的重症疟疾患者的针剂。

1977年,国家在广西南宁召开专门会议,部署对青蒿素进行结构性改造攻关。桂林南药得以与国内一流药物研究机构一起,参与青蒿素的二次攻关。

当厂长把这个任务交给刘旭时,他感到压力很大。如今81岁的刘旭回忆说:“我们与北京、上海的科研机构和药厂比起来,研发人员少,设备简陋。结构改造是个创新项目,当时国家很少有创新药,能不能搞出来,心里其实还没谱。”

刘旭当时虽然是一位普通的工程师,但已主持了抗蠕虫病的仿制药磷酸哌哔嗪,还率先研制出具有免疫调节功效的打虫药盐酸左旋咪唑,所以厂长对他寄予厚望。

刘旭带着三名工人便开工了,夜以继日,不到半年时间却做了上千次的实验,就在青蒿素的基础上化学合成了13个衍生物,并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其中,编号为804衍生物,不仅解决了青蒿素的水溶性问题,还将治疟疗效提高了3(灌胃)至7倍(注射),具有毒性低、起效快、疗效高、复燃率小的优点。“804号”后更名为全世界疟疾疫区所熟悉的名字“青蒿琥酯”。

1981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第四次疟疾化疗会在北京召开,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看好青蒿琥酯,但要求按规则补充相关实验。三年后,桂林南药完成了青蒿琥酯一系列药理试验和临床研究,青蒿琥酯获得了原卫生部颁发的我国第一个一类新药证书,青蒿琥酯制备方法还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国际认证走向世界

此时,我国已基本控制了疟疾,但全球仍约有半数人口面临疟疾风险,尤其在非洲地区。国际社会和非洲各国几十年来采取了很多方法减少疟疾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因疟原虫对常规奎宁类药物产生耐药性而失败。世界卫生组织相关资料显示,进入21世纪,每年全球至少有3亿疟疾病例,死亡人数在100万人以上。

但抗疟药95%是公益组织购买援非,执行的是国际药品采购机制,抗疟药必须通过世界卫生组织药品预认证,这对质量和生产工艺的要求更是严格。如何取得“国际身份证”成为桂林南药的新课题。

于是,桂林南药又开始试验之路。经过努力,与法国诺菲医药公司签订了十年合作协议,产地为中国的青蒿琥酯穿上赛诺菲的“外衣”,跻身于抗疟市场。青蒿琥酯于2003年被世界卫生组织载入国际药典。

“国际身份证”的工作在2004年后走上了快车道,改制成为上海复星医药集团控股的桂林南药加快了国际化的步伐。2005年,青蒿琥酯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药品预认证。随后十年间,桂林南药共有13个抗疟药制剂先后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药品预认证,药品覆盖了疟疾预防、日常治疗和危重患者的抢救,好消息也接踵而来:2006年,注射用青蒿琥酯被世界卫生组织《抗疟疾用药指南》列为抢救重症疟疾和治疗疟疾的第一选择。2010年,世界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向各国建议采用注射用青蒿琥酯取代奎宁治疗重症疟疾。2015年,注射用青蒿琥酯登上法国知名独立药学杂志《处方》的“荣誉榜”,成为第一个进入该榜的中国原创药。

如今,桂林南药的青蒿琥酯已在58个国家和地区注册销售,并通过公益组织通过援助项目全面进入疟疾流行国家和地区。桂林南药已累计出售1.2亿支注射用青蒿琥酯,挽救了近2400万重症疟疾患者的生命。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7年疟疾报告》显示,2016年全球疟疾死亡率比2000年降低了47%,非洲地区疟疾死亡率更是降低了54%,其中儿童死亡率下降了58%。这也离不开桂林南药的努力。

王文学表示,在非洲很多国家,GUILIN PHARMA(桂林南药)代表着中国,桂林南药已成为我国制药行业走向国际舞台的名片。

从发现青蒿素,到成为全球青蒿素类抗疟药的领导品牌,世界治疗重症疟疾的“金标准”,这一系列的成就和荣誉背后,有国家体制的推动,有众多科研院所、企业和科学家的接力和协力。刘旭表示:“我们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青蒿素衍生物研究。”

“桂林南药未来将持续向全球疟疾患者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作为全球抗疟疾合作伙伴,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共建一个无疟疾的世界。”王文学说道。

责任编辑:贾欣然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