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民生>

商家跑路、被迫转会、退款无门......预付卡消费风险多

记者 李孟

2019-09-11 16:29:43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112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孟)充值返现、送礼品、办卡享受折扣、提供免费服务……为了鼓励消费者办理储值类会员卡,越来越多商家推出大量预付卡优惠活动,但预付卡背后隐藏的套路和陷阱也不少。不少商家为了推销预付卡,把单次消费价格大幅提高;办卡后,商家通过停业装修、消费者被动转会等方式实现“另类跑路”,让消费者有苦难言。

预付卡(仅用一次).jpg

图片来源:全景网

推销办卡套路多

健身卡、洗车卡、美容美发卡、果蔬店的会员卡……北京的消费者李迎(化名)已经成了“办卡大户”,但李迎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自己办卡大多是迫于无奈。“很多店不办卡的单次消费价格远高于市场价,一般人消费不起,不得不办卡。”李迎说道。

“不办卡剪发每次108元,储值办卡后每次只需要45元。但实际上,之前不办卡剪发的价格也是45元,价格突然翻倍就是为了让你办卡。”李迎告诉记者,自己长期在北京市丰台区一家理发店消费,但几个月前这家店突然把剪发的价格涨了一倍有余。“这家店并不是知名连锁店,也不走高端路线。商家突然涨价,就是为了让我们办卡消费。”

李迎认为,为了鼓励消费者办卡,商家在定价上动了手脚。“办卡后享受折扣我可以理解,但是突然把价格翻倍,只有办卡才能享受之前的价格,这非常不厚道。”李迎告诉记者,更让自己难以接受的是,这家店要求办卡至少要充值2000元。李迎表示,自己平时很少染发和烫发,按照自己剪发的频率,充值2000元意味着可能要四五年才能用完卡里的钱。

记者走访北京多家理发店发现,针对同一项目,办卡与不办卡消费确实存在价格差距。在记者走访的几家理发店中,办理会员储值卡后剪发的价格与非会员剪发的价格相差30元到90元不等。一家理发店的员工告诉记者,预付费的会员卡没有使用时间限制,每次消费后将按照折扣价扣除卡内余额,但是开卡后消费者不能取现退卡或退费。

美容美发店办理的储值会员卡,其实是单用途商业预付卡,持卡者只能在发卡机构指定的商户或门店消费。除美容美发店外,记者走访发现,健身、教育、洗车等行业都普遍推行预付卡消费,但仅有少数商家主动与消费者签订合同。部分商家在销售预付卡时,仅在其系统内登记消费者个人信息,并未与消费者订立书面合同,对服务内容、项目价格、充值金额和使用期限都没有明确的书面约定,部分商家甚至不提供储值凭证和实体卡。

对消费者而言,办理预付卡往往可以享受优惠,也可省去每次结算的麻烦;对商家而言,预收顾客的资金能够获得更多流动资金,也能够稳定客源。但这看上去“双赢”的生意真的这么好吗?

商家停业陷阱多

“我遇到这种事两次了,不办卡太贵,办了卡(商家)又跑路。”北京的黄蕾(化名)告诉记者,自己曾在某鞋包护理中心办理了一张皮革维护储值卡。卡里的钱没用完,店却倒闭了,店主也不见踪影。“卡里的300元钱和最后一次拿去护理的奢饰品牌包都没了。”黄蕾说道。

中国消费者协议发布的《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显示,预付式消费一直是维权热点,横跨众多行业,监管难、维权难,群体性消费投诉多发。一方面,预付卡涉及资金总额庞大,资金监管不力,资金安全难以保证;另一方面,预付卡办卡容易退卡难,经营者与消费者签订合同时,通常设定“不得退卡”或“退卡收取高额违约金”等格式条款,一旦产生纠纷,经营者常会以此为理由拒绝履行相应义务。

近年来,关于商家携预付卡余额跑路的事件屡见不鲜。除了直接卷款跑路外,还有部分商家“另类跑路”,即停业后直接将会员卡转到其他商家,要求会员到其他商家继续消费。乍一看这种操作中,商家没有不负责任地消失,但这种“被动转会”却给消费者带来不便,后续消费也可能隐藏陷阱。

李迎曾经在一家理发店办过一张预付卡,办卡几个月后,理发店的工作人员通知李迎该店房租到期不再营业,办理的会员卡不能退费,将转到北京市昌平区某理发店,与原址相距30公里。

李迎表示,由于转过去的新理发店位置偏僻、交通不便,自己只去消费过一次,预付卡中还剩1000元左右。“位于昌平区的那家理发店和原来我办卡的理发店不是同一个老板,我现在已经联系不到之前的商家进行退款了,这1000元最终还是打水漂了。”

此外,会员转让后,也有不少新的经营主体拒绝消费者按原有条件使用预付卡。黄蕾告诉记者,自己曾经在某家早教中心办理了会员卡。办卡半年后,早教中心倒闭了。“老板说已经把店转让给另一个人,原来的会员卡可以继续在新开的早教中心上课。但是新的老板说我们已经不能享受折扣价,只能按原价消费。之前每节早教课价格为220元,现在每节课要花费450元。之前充值的钱也不能退回。两个老板都推诿扯皮,都说让我找对方解决。”

针对预付卡消费乱象,早在2012年,商务部就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发卡企业在开展单用途卡业务之日起30日内前往各级商务主管部门备案,并对相关企业实行资金存管制度。然而在实际情况中,这项政策落实得并不好。

今年4月,上海市政府印发《上海市单用途预付消费卡管理实施办法》,监管范围包括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教育业、文化娱乐业、旅游业、体育业、交通运输业等,基本上涵盖所有发卡消费企业,确定了专用存款账户管理额度并引入保险托底机制,对消费者使用预付卡提供保障。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