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经,高科>

滴滴顺风车“逆风”325天后 柳青:这件事我们“怂”了

记者 祖爽

2019-07-19 15:25:09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813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祖爽)“怕,就是害怕。我觉得可以非常坦然地跟大家讲,我们是比较怂的。”在回应滴滴顺风车上线时间时,滴滴总裁柳青在媒体公开日如是说。从下线顺风车到举行首次媒体公开日,滴滴出行度过了艰难的325天。在过去的325天里,滴滴顺风车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整合了包括准入门槛、行前预防、行中保护、行后处置四大模块的安全功能和策略。即便如此,滴滴内部对于顺风车“返场”的态度依然非常谨慎。与此同时,在滴滴“缺席”的这段时间,哈啰出行等新玩家强势入场,顺风车市场的格局会就此改变吗?

中国商网 彭荣岳/制图

安全能力全景图公布 两大挑战仍待解

在7月18日的滴滴媒体公开日上,滴滴公布了整改期间的阶段性安全产品方案。滴滴顺风车总经理张瑞披露了顺风车安全能力全景图。张瑞强调,新的顺风车产品方案,聚焦“保证真正顺路行程”“保证真实身份核验”“全程安心保障”三个方向。

据悉,顺风车会永久下线用户真实头像、性别等个人隐私信息,实现去社交化,限制车主接单次数、去掉附近选单功能、增加车主常用路线设置,确保司机无法挑单。

在原有的实名认证基础上,滴滴又率先推出视频验证功能,即在提交身份资料时以视频动态的形式采集信息,进一步提高准入门槛,并在多个环节要求人脸识别。同时,滴滴顺风车推出了“信息核验卡”功能,该功能给司乘双方乘车前再次验证对方身份的机会。除此之外,App也可提供110报警、行程分享、路线偏移提醒等守护功能。

滴滴顺风车安全产品经理赵家农介绍,通过女性专属保护计划提供的安全助手功能,女乘客和女车主可以看到合乘用户的一系列信息,如当前接单车主驾龄、车龄、通过人脸识别的具体时间等。而在长距离出行等特殊场景下,平台会要求合乘用户多次进行人脸识别,提醒女性用户开启行程分享并主动对行程进行录音等。如发生轨迹偏移、长时停留等异常情况,平台会对用户预警。

此外,关于一些网友提出的“只让女性司机接女性乘客”的建议,滴滴顺风车产品负责人何棣表示,其实这一概念在公司内部被讨论过很多次。但由于平台上女性车主的比例只有5%,而在乘客中的女性占比超过半数,受限于平台女性车主数量以及黑产或团伙作案的风险,女车主接女乘客目前还不是一个成熟的方案。

在现场,程维坦言,滴滴安全管理和客服体系的挑战主要有两点,一是如何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率,二是如何降低乘客和司机在车内纠纷冲突的发生率,挑战是多维度的。“如何降低车内的冲突,这个事情业界还没有成熟经验。比如很多冲突都来自于乘客投诉司机绕路,系统如何判断他是不是绕路?如果乘客投诉司机有言语骚扰,甚至更恶劣的身体骚扰,平台又该如何判定?”程维说。

顺风车暂无上线计划 不以盈利为目标

滴滴顺风车何时重新上线?这个问题再次被抛给滴滴的高管们。而在媒体公开日上对外公布滴滴顺风车整改进度,也被不少人认为是滴滴“返场”的信号之一。

不过,从现场来看,滴滴内部对于顺风车的态度仍然非常谨慎。张瑞表示,顺风车目前暂无上线计划,但未来顺风车恢复试运行,会先考虑开放市内和白天的场景,并在试运行期间免收信息服务费。

“怕,就是害怕。我觉得可以非常坦然地跟大家讲,我们是比较怂的。”在回应滴滴顺风车上线时间时,柳青如是说,“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内心有非常多的纠结和彷徨,谁能笃定推出一个100%安全的产品?谁愿意每天无数人骂你黑心,承受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她坦言,即使是在滴滴内部,顺风车业务也存在巨大争议。尽管顺风车产生的社会价值是巨大的,但是顺风车全天订单总数仅为100万-200万单,而滴滴全天的出行订单总数约为2000万—3000万单,顺风车订单占比仅为5%-10%,滴滴是否要为这项业务承担归零的风险?这也是滴滴内部纠结的原因之一。

盈利问题依然是滴滴最为外界关注的话题之一。对于顺风车业务盈利能力,程维表示,顺风车如果未来要上线的话,一定不会把规模和营利当成主要的目标。他认为,目前的顺风车业务还远远没有到盈利的阶段。在价格方面,程维表示,顺风车的价位肯定还是相对低的,尤其是在多数用户都是长途用车的情况下。

“六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过盈利”,这是程维在去年9月透露的信息。他同时表示,公司已将抽成的绝大部分返还给了司机和乘客,整体对应的成交金额毛利率只有1.6%。去年8月顺风车恶性事件之后,滴滴曾表示不再以增长为目标,要all in安全。

中国商网 祖爽/摄

在昨天媒体公开日现场,程维再次强调滴滴仍是一个亏损的企业。“大家都知道滴滴是一家烧了很多钱的企业,在未来很长一个阶段里,我们都不会把追求盈利当成最重要的目标。过去虽然我们收了一些抽成,但绝大多数又以C(乘客)端的补贴和司机的补贴返还回去了。”

在今年年初的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将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同时,滴滴将继续加大安全投入。程维在现场透露,这个数字最终将超过20亿元。

新玩家入局“搅动”市场 故事发展将走向何方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日子里,随着新玩家的不断入局,顺风车市场的故事正在进入新的篇章。今年2月,哈啰顺风车在全国正式上线,迅速填补春运期间市场空白。

哈啰出行数据显示,从今年2月1日到2月10日,哈啰顺风车每天平均拼车距离达到126.7公里,平均拼车时长为143.3分钟,平均车费为122.6元。有分析认为,春节期间的哈啰顺风车推广活动,本质上是一次顺风车的市场、时间“抢夺战”。哈啰在和滴滴赛跑,意图抢在滴滴顺风车上线之前做好市场布局。截至3月中旬,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人数已超过200万,总发单量突破700万大关。

背靠“金主”阿里巴巴,哈啰顺风车势头迅猛,哈啰顺风车事业部负责人江涛曾发布公开信表示,哈啰将拿出5亿元成立“顺风绿色出行基金”,让更多车主到平台上分享空座,降低用车成本。

与此同时,曹操出行、高德等也“摩拳擦掌”,欲在顺风车市场中分一杯羹。易观汽车出行行业分析师孙乃悦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顺风车依然有较强的用户需求——顺风车有其价格优势,可以补充乘客出行方式,私家车主可以以顺风车的方式补贴油费、赚取外快。此外,相比于专车等方式,顺风车的商业模式较轻,前期投入较少。

在谈及当前顺风车市场格局时,张瑞表示,滴滴确实感受到了压力,但目前顺风车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行业标准,更多企业入局可以促进行业更好地竞争迭代。

程维的回答则相对“佛系”,他表示,滴滴过去几年的重心早已不在竞争上。“当年优步跟滴滴竞争的时候,我们就做了决定,不会有大规模的补贴,行业最终还是会回归理性,还是看谁能提供最安全、效率最高、最便宜的服务,滴滴希望成为一个长远健康发展的企业。”

滴滴顺风车的回归任重道远,故事的走向仍然难以预测。也许只有到了滴滴顺风车回归的那一天,才是顺风车江湖“见真章”的最后一刻。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