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民生>

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提上日程 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

记者 李远方

2019-07-18 16:14:01中国商报/中国商网 收藏0 评论0 字数2,072 分享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李远方)关于是否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争议由来已久,2007年出台的企业破产法仅将法人作为调整对象,并未将个人纳入其中。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最高人民法院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强调市场主体退出应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提出要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

政策 黄丹 制图.jpg

中国商网供图

“个人破产”提上议事日程

《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进一步明确市场主体退出方式,使各类市场主体均有适当的退出方式和渠道。要完善市场主体退出中几个非常重要的制度,特别是提出要构建和完善自然人破产制度,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重点解决企业破产产生的自然人连带责任担保债务问题。明确自然人因担保等原因而承担与生产经营活动相关的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

业内专家表示,个人破产法的制定将是对我国破产法体系的重要补充。通过建立健全自然人破产制度,能够给予债务人重新开始的机会,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

2010年国务院出台《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民间投资趋于活跃,其不仅在批发零售贸易、轻工制造业占据较大份额,也逐步涉及到科教文卫、航空、金融等行业,个人参与经济活动日渐频繁,已成为经济活动重要参与者之一。当前,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将个人破产纳入法律规范,但我国仍未将个人作为破产法的主体之一。

长期以来,国内对建立个人破产制度持续争议的原因,是部分专家学者认为一旦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将会使本来就不健全的征信体系彻底崩溃,为一些恶意规避债务者提供法律保护屏障。实际上,个人破产制度本身是社会征信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征信体系的健全完善离不开个人破产制度。

业内人士认为,从个人破产制度本质来看,它兼顾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的利益,保护的是善意、诚信的债务人,而不是恶意的债务人。同时,由于个人破产制度对破产者采取一定的惩戒措施,会对个人在信誉、工作、生活、社交、婚姻等多个方面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除非万不得已,一般人是不会轻易申请破产的。正是这种严重的负面影响,才能够有效地引导社会提高风险意识、理性进行消费,以防破产给自身带来的诸多不便及信誉受损。

江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潘云华认为,个人通过破产进行逃债的情形在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但这毕竟是极少数,就我国目前所具备的经济条件、法律条件和社会保障条件来看,已然做好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必要准备。由于我国缺乏个人破产制度,个人在投资、理财等经济活动中一旦出现决策失误,将会导致对外多重债务发生,不仅个人会陷入多重经济诉讼纠纷中,而且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益都无法得到充分保障。

事实上,个人破产制度推出是势在必行。在不动产登记制度的建立、执行力度的加大、信用体系的搭建等全部到位之后,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自然也会水到渠成。

有利于解决“执行难”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夏红认为,尽管我国没有个人破产的概念,但是当前个人破产事实上大量存在,有些“执行难”的案件其实已经无法执行,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可以使相当一部分确实“无法执行”的案件通过宣布破产予以化解。然而,由于个人破产制度的缺失,在债务人无力偿债的情形下,债务人本人不能申请破产,债权人也无法申请债务人的破产,一些债权债务成为“烂账”,长期缠绕着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都背负着包袱,实质上对两者的利益都造成损害。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协副会长刘守民联合其他代表提交了有关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的立法议案,期望构筑完整的破产制度体系,进而化解“执行难”问题。

刘守民在议案中提出,现有的一系列个人破产替代性制度,包括民事强制执行中的参与分配制度、限制高消费令以及高强度、专项性的民事执行措施等,对弥补因个人破产制度缺位而引致的体制弊端和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仍不能从根本上取代个人破产制度,构筑完整的破产制度体系具有合理性和紧迫性。

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数据显示,在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中,约有43%属于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执行不能”案件,此类案件均无法通过破产程序得到化解。刘守民认为,鉴于个人破产的事实已大量存在,个人破产制度的建立可以使相当一部分确实“无法执行”的案件通过宣布破产予以化解。

个人破产制度的弊端是制度可能成为一些人故意逃债的法律漏洞。在个人信用体系不完善、财产登记制度不完善的情况下,如果轻易推出个人破产制度,不排除不少人可能会利用制度逃债、主动破产销债的情况,这对债权人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刘守民建议,个人破产制度建立时应充分重视前置程序的作用,以减轻审判机关的负担。此外,还应赋予和解协议较强的法律效力,如经公证后的强制执行力等。

目前我国在破产犯罪方面的立法基本空白,刑法只规定了涉及破产犯罪的妨害清算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并不能全部涵盖破产程序中可能实施的犯罪行为。对此,刘守民建议,在破产法立法和刑法修改时,可以考虑对其进行完善。

责任编辑:马文博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