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碳>

曾经的“排水沟”,何以引得水鸟归?

2019-06-05 15:56:34南方日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3,328 分享

  燕罗湿地工程是茅洲河流域水生态修复工程之一。这里曾是一片烂泥潭,如今变成铺满莲叶的荷塘。南方日报记者 黄进 摄

  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南方日报今天推出“攻坚劣Ⅴ类国考断面深调研”第二季,走进流经深圳、东莞的茅洲河。这条被誉为“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河流”,省委主要领导带头挂点督导,深圳、东莞市委主要领导任茅洲河治水攻坚第一责任人,系统治水、挂图作战、协同治污,茅洲河日渐清澈。

  从地图上看,茅洲河在深圳光明区、宝安区划过一条美丽的弧线,沿途稠密的支流汇入,如同羽毛一般,在下游成为界河,东莞与深圳两地在左右岸隔河相望。

  这条流域面积388平方公里,流域人口417万的河流,由于经济和人口爆发式增长,每天平均产生103万吨污水排入,远超水体承载能力,成为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河流,生态功能曾几乎丧失。

  近年来,深圳、东莞两地加大力度推进茅洲河治理。去年,广东省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发布一号令,布置全面攻坚茅洲河的共和村劣Ⅴ类国考断面。污水厂提标改造、管网补齐加建、流域协同治污、黑臭水体治理、底泥变废为宝……一系列治水措施让茅洲河水质逐渐改善。今年前5个月,茅洲河共和村国考断面氨氮、总磷浓度同比分别大幅下降35.2%和41.1%。

  烂泥潭变身净水公园

  “这边飞的是白鹭,那边也有几只。”清晨在燕罗湿地公园荷花塘里,顺着深圳市宝安区水务局工程事务中心工程室副主任曾学云所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一只只水鸟低飞掠过河面,荷塘里七品香莲迎风绽放,池水波光粼粼。曾学云说,这样的景象在两年前几乎很难见到,“原来这一片是烂泥潭,1米多深的淤泥,又黑又臭。”

  如何在茅洲河污染治理中既治污,又能扭转人与河的关系?燕罗湿地公园应运而生,这个位于洋涌桥大闸上游的湿地呈“弯月形”,充分利用茅洲河滩地,对原有荒滩地进行生态修复保护,按照地形条件结合周边道路走向,打造成滨河湿地公园。

  风车草、美人蕉、金鱼藻……在湿地公园,500多种植物繁茂生长。优美的风景下面,燕罗湿地更重要的作用是水质净化。

  “每天可以从旁边的污水处理设施出水中抽1.8万立方米污水进行深度净化,出水水质达到地表水Ⅳ类标准,可补给和改善茅洲河中上游水质。”深圳市水务局河道管理中心茅洲河管理所所长胡海涛说。除燕罗湿地外,茅洲河流域内还有潭头河湿地、排涝河湿地等星罗棋布,发挥水质净化功能。

  “燕罗湿地工程是茅洲河流域水生态修复工程之一。”曾学云介绍,除了水生态修复工程外,茅洲河流域综合整治还包含雨污分流管网工程、河道整治工程、片区排涝工程、补水工程、形象提升工程等,“这在我国流域治理方面具有开创性意义。”

  燕罗湿地的建设,也是茅洲河流域强力推进污水处理工程的缩影。目前,深圳光明厂一期(15万吨/日)提标改造已完成75%,松岗厂一期(15万吨/日)提标改造已完成55%,东莞也建成了长安新区污水处理厂等,污水处理能力达到35万吨/日。

  协同治水破解碎片化问题

  “茅洲河流域综合整治体量大,且技术难度高。”深圳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过摸索,茅洲河治理采取了EPC模式,形成“大兵团作战、全流域治理”模式。

  2016年,深圳茅洲河流域综合整治EPC项目全面启动,中国电建集团与电建华东院联合体中标,一场声势浩大的治水行动展开。据统计,深圳全市治水工地共有6万多名参建人员、1.3万台设备。茅洲河流域主要施工单位为中电建、中交建、葛洲坝集团等大型央企,共计投入人力1.5万人,设备4135台,施工作业面共计1250个。

  去年,茅洲河东莞段的管网建设等工程也由中电建中标,茅洲河实现全流域大兵团上下游、左右岸的协同作战。“这样就有效破解了干支流不同步、分段治理、碎片化施工的问题。”深圳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同时,搭建了“省生态环境厅+深圳市、东莞市+宝安区、光明区、长安镇”的茅洲河流域协同治污框架,每月召开一次协调会,每2周对一级支流水质进行排名,协调推进支流整治、界河清淤等重点工作,推动深莞两市同步治污,形成全流域水质通报“一张图”、工程措施“一张表”,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协调推进机制。

  经过综合治理,2018年1月至12月,茅洲河共和村国考断面已实现不黑不臭;今年前5个月,茅洲河共和村国考断面氨氮、总磷浓度分别为5.29毫克/升和0.74毫克/升,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35.2%和41.1%,水质持续改善。

  河道清淤底泥实现再利用

  “大兵团作战”之外,茅洲河治理也强调细节。位于宝安区碧头地铁站附近、占地3万多平米的茅洲河一号底泥处理厂,巨大的管道将茅洲河10公里范围内的底泥吸到厂内。“流水线作业,底泥从进厂到处理完,大约需要一天时间。”中国电建水环境治理技术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翟德勤说,底泥处理后体积压缩到原来的1/4左右,节省大量空间。

  据测算,茅洲河全流域需处理400多万立方米底泥,而且底泥都被不同程度污染,如果不处理底泥,河水将被再次被污染。“最佳方案是将污染底泥挖出,进行无害化处理。”翟德勤说,底泥处理厂由此应运而生。

  “这是调理池,也是处理厂的核心。”翟德勤指着豆腐脑一般的泥土说,经过多次处理泥土最终被制作成各种建筑用材产品,如燕罗湿地的陶粒生态透水砖、潜流湿地填料等都出自这里,“目前已供应茅洲河河道约20万平方米的透水砖,可以说是‘取之于河,用之于河’。”

  清淤,只是茅洲河精准治污的其中一环。“老虎坑水,氨氮0.72,总磷0.15;塘下涌,氨氮2.87,总磷0.32……”一张张水质情况图,详细显示着茅洲河流域33条支流水质情况。“每两周出一期茅洲河流域33条支流水质情况图和水质排名表。”深圳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监测点已覆盖全部支流,并加密监测,一般水体每周监测一次,重点水体每周监测3次。

  经过一系列治理,当黑臭河流逐渐变清,更美的人居环境也正在加快构建。5月15日,深圳6.07公里长茅洲河段被列为省级碧道试点,“通过治水、治城与治产相结合,将茅洲河流域打造成为‘河道+产业+城市’综合治理开发的样板区。”深圳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茅洲河碧道建设将促进区域环境优化、流域空间复合利用,产业结构转型以及城市功能提升。

  ■延伸

  全省劣Ⅴ类国考断面

  从9个降至6个

  省生态环境厅副巡视员刘其汉表示,地方党委政府建立定期协调联系机制,全流域统筹治理,采用EPC模式推进“大兵团作战”,是茅洲河污染整治的有益借鉴。如深莞两地2015年成立茅洲河全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定期召开联席会议,高规格协调推进治水攻坚。广东的另一条重污染河流,练江治污也在加快推进。

  落实一号令开展劣Ⅴ类国考断面攻坚工作已近半年,79个国考断面水质变化如何?省环境监测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5月,全省地表水国考断面水质属轻度污染,水质优良率为73.2%,同比持平,劣Ⅴ类比例为8.5%,同比降4.2%。

  18个攻坚断面中,深圳河口、鸦岗、升平、江口门、石碧5个断面达到目标。其中广州市珠江西航道鸦岗、深圳市深圳河口、茂名市小东江石碧断面消除劣Ⅴ类,劣Ⅴ类国考断面数量从9个降到6个,这是国家实施地表水监测体系改革近两年来的最好成绩。

  广州、佛山两地以鸦岗国考断面水质达标为目标,加快推进水务工程建设、黑臭水体治理等,多措并举开展流溪河、西南涌等流域全面整治,目前广州市珠江西航道鸦岗水质已经有较大改善。

  深圳市政府专门成立深圳河流域下沉督办协调组和监测监管评价组,实行专项督办,环保、水务、流域各区等合力对深圳河流域实施一体化管控,流域内污水处理总规模达到105万吨/日,实现流域污水全收集全处理,且出水水质提高到地表水准Ⅴ类以上。

  茂名市进一步深化“截污水,关猪场,打偷排,补好水”的工作思路,聚焦石碧断面达标,实施挂图作战、精准治污。

  水质类别仍为劣Ⅴ类的6个断面中,东莞旗岭断面、深圳—东莞共和村断面、汕头海门湾桥闸断面、惠州紫溪断面4个断面水质改善,惠州沙河河口(里波水)断面水质无明显变化,东莞樟村(家乐福)断面水质明显恶化,从Ⅳ类降至劣Ⅴ类。

  南方日报记者 张子俊 黄进

  通讯员 钟奇振


责任编辑:刘振飞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

参与讨论

请登录后讨论

提交评论

最新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