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

“气球式”社交:我们的关系易胀易缩,也一戳就破

2019-03-29 12:18:50中国青年报 收藏0 评论0 字数1,666

95后姑娘刘彬上周末刚参加了一场校友群的狼人杀“轰趴”,和旁边一个陌生女孩倾盖如故,玩游戏的间隙里聊兴趣聊学习聊感情,临走前还依依不舍地相互加了微信。可等回到宿舍,那个不久前还相互叫“宝贝”的微信名便从未点开,两人如同平行线再无交集。

  00后的徐嘉灵因为追星加入了一个粉丝群,大家在群里聊爱豆聊得火热,分享每天的生活亲如姐妹。可热闹了一周,微信群便沉寂在几千行的列表里,只有偶尔的英语打卡和外卖分享。

  这关系,颇像气球,容易吹起,也容易泄气,戳一下就破裂,美丽却不可长久。但刘彬和徐嘉灵对此不以为意,对于她们而言,这类事喜闻乐见,与每天吃饭睡觉没有什么差别,破了的那份关系,似乎一点也不可惜。

  这种情形,在当下的年轻人社交中颇为常见。现代人的社交关系很简单,你我相识在一场活动,两人都是独自前往,没有伙伴有点尴尬,活动上迅速加了好友聊得投机,见面没多久就一口一个“宝宝”“亲爱的”,告别后便再无联系。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越来越习惯于“气球式”社交,迅速熟络又迅速冷淡,交流时不用太走心,不需花心思对这段关系进行维护,一不小心关系破裂也没关系,毕竟若太过认真——你就输了。

  刚参加工作半年的江皓任职于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作为商业分析师的他每天要对着一大堆报表分析数据,一周贡献给公司50个小时。孤身一人北漂的他没什么朋友,周末便常常加入同事邀请的各种聚会。

  “我参加各种聚餐、打球和唱K,希望能结交新的朋友。刚开始很开心,觉得周围每个人都对你很热情,但最后发现这种热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真热情。”江皓有些无奈,“你以为聚会上与你聊天是希望和你成为朋友,实际上只是因为陌生的你暂时引起了他们的好奇,也只能给他们有限的信息。聚会结束,关系也戛然而止。”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经营一段亲密关系意味着越来越高的经济及时间成本。微信朋友圈里的自我营销、交友App中的速食感情、陌生人聚会的不走心式狂欢……密集化的社会将每个人的生活更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带来了众多人际资源,同时也带来了更为随意的亲密关系观念。

  现代生活方式意味着对社交关系的压缩,《尴尬》一书的作者、纽约心理学家泰·田代认为:“社交的好处是它能提醒我们对归属感的需求,让我们知道自己需要成为群体的一员、获得群体的支持。”而“气球式”社交似乎并不是一个长久的方式。

  正在读研一的李罡曾在银行做过短期实习,起初,和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银行大堂经理聊得十分投缘。经理告诉他工作经验,他给经理分享大学趣事。不过实习期一结束,经理就变成了微信列表从未点开过的名字。

  “大概我这个学经济的只看重对个体的效用,所以我认为工作中的这种交往都是出于个体利益造成的。工作中和新同事搞好关系,有助于职场合作,而一旦脱离了这种利益网,比如实习结束、同事辞职,就不想再维持这段关系了,因为这毫无意义。”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黄四林认为,当前在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中出现这种现象,跟年轻人交往的目的、以及维持这种关系的需要有关,需求决定了关系持续的时间和必要性。有时虽然建立了微信联系,但由于没有必要的事情交流,也就没有了关系维护的需求。“但这对年轻人的社交意愿影响不大,如果面临必须去建立关系的话,他们仍然会去发展这种关系”。

  由作家木心的歌词改编的歌曲《从前慢》里写道:“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人们愿意花数周等一封跨越山水的信,只为着和远方的朋友分享生活、心意相通。当今社会联系更为便捷,却难以有缓慢而深入的交往。浅表式的交流,已经将现代人的交际内容彻底改变。

  有网友评论自己的社交状态:“我们很少讨论自己生活以外的话题,不再习惯气氛比较沉重的思想交流。寻找一个志趣相投的谈话对象是如此之难,以至于一旦你发现你看上的对象和你没有精神交流的可能,就会迅速转向下一个目标。”

  研究幸福感的科研人员发现,最具幸福感的人的共同之处,在于始终保持着积极长久且具有支持性的社会交往。或许,与其拥有“气球式”的快速社交关系,不如放慢关系膨胀的速度,长久而美好的联系,好过“一戳就破”。


责任编辑:胡小冬 除中国商报、中国商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商网立场

参与讨论

请登录后讨论

提交评论

最新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