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法获通过 实施效果待检验

业内人士表示,电子商务法最大的亮点在于首次在法律层面对于电子商务行业给予了积极发展的明确政策定位,并对线上和线下商务活动的关系给予了公平对待以及促进融合发展的明确定位。

83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获得表决通过,并将自201911日起施行。至此,这部备受行业关注、历时五年、经历三次公开征求意见、四次审议的法律终于落定。自此以后,保障电子商务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规范电子商务行为有了一部专门法,这也是我国在电商领域内出台的首部综合性法律。

违法经营平台将受到打击

电子商务法获得通过,对于整个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以及正确处理电子商务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都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法律保障。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电子商务法最大的亮点在于首次在法律层面对于电子商务行业给予了积极发展的明确政策定位,并对于线上和线下商务活动的关系给予了公平对待以及促进融合发展的明确定位;同时,提出地方政府不得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和限制竞争,在法律层面发对反对政府对行业过度干预;另外,明确地提出了电子商务经营者依法纳税的要求。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表示,电商法的出台其实已经呼吁很久了,选在这个时间出台不排除有社会事件的因素,但更多的是电商作为新型行业迫切需要一部完善的法律,以更好地调整消费者与电商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之间的关系。    

在我国的电商发展问题中,比较严重的就属假货了。阿里巴巴从恶名市场退出之后,在今年年初又被划进2017年的恶名市场名单,这件事情应引起国内电商巨头的重视。阿里发布的文件强调了其打击假货力度之大、重视知识产权态度之诚恳,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假货、知识产权问题的背后有文化、经济、政策等多种因素在内,阿里的种种手段不能说不有效,但也应当辩证来看,打击力度是远远不够的,这与法律的缺失是有关系的。    

赵萍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随着电子商务法的出台和实施,违法经营的电子商务平台受到的打击最大,违法的程度越深受到的打击越大。因为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了电商平台的义务、电商平台与电商平台经营者之间的关系。并且,电商平台要承担平台经营者对于侵害消费者权益、侵犯知识产权等方面的行为责任,特别是对炒信、刷单等行为,如果没有得到履行监督责任的话也要承担相关的责任。所以,对于那些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刷单炒信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电商平台来说,问题越多,受到的打击也会越大。

未来实施效果有待检验

不过,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一级合伙人吕友臣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他对外部评论中提到的诸如平台企业责任的明确、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明确纳税、规范跨境电商等等所谓的亮点还存在一些异议。他认为,这些所谓的亮点实质上还不够突出,有些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比如说关于电子商务平台企业的责任问题。何谓相关责任,法律刚出台,还没到实践中就已产生了巨大的分歧,为后续的行政执法、司法预留了空间,也增加了难度和不确定性,这不应该是立法追求的效果。而且,关于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中已有明确规定,不是电子商务法的创新。再比如,对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征税的问题,实践中能否落实、如何落实还有待时间的检验。我觉得,这部法律的最大亮点就是开创了一个立法的先河,也就是敢于把跟电子商务有关的内容在现有法律的基础上做一个整合。吕友臣表示。    

与一般由部委牵头立法不同的是,从一开始,电子商务法就由全国人大财经委牵头立项,立法的过程也比其他法律更为曲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在电子商务法获得通过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也透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的规定,我国的法律一般都是经过三审,但电子商务法是经过四审以后才获得通过的。其原因是电子商务法和其他法律相比很复杂,涉及面广、规模大,而且又是新生事物,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制定时比较慎重。    

确实,电子商务法的立法过程在各种利益博弈中经历了颇多周折,即使是在获得通过的最后关头还是引发了巨大争议。830日,电子商务法(草案)四审稿拟将电商平台的安全审核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改为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消息传出,立即引发了实体商业企业的强烈反对。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及多位实体商业大佬表示此修改意在减轻平台责任,对线下实体不太公平,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最后,这个条款(第三十八条)中又改为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即,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并在争议中获得了通过。    

董毅智表示,本条款体现了对当下电商乱象的整治态度。电商法本身的出台就是对大环境的回应,之前的法律尚不能覆盖住电商行业,包括先前四审稿中提到适用补充责任代替连带责任的说法,有为企业减轻责任的嫌疑,但也体现了行业兴起之后立法层面一直缺少一个态度,属于一个缺位的状态。其次,条款无疑会引起平台的一系列改革操作,诸如完善内部审核制度、信息报批制度,以及技术方面的痕迹管理等。再次,罚款数额有所提高,这样就有可能使电商在对待平台内经营者违反相关规定方面会有相对严厉的措施,电商也需要表达与政策相一致的态度,不排除会通过对经营者的管理表达出来。    

董毅智表示,本条款主要针对的是电商经营者未尽到保障义务,未审核平台内经营者资质导致消费者受损的情况,假货问题导致消费者受损的比比皆是,或适用消费者保护法,或侵权责任法、食品安全法等,本次电子商务法对于这部分事实仍留有余地。一是对相应责任的认定非常模糊,既未采取连带又不选择补充责任的做法,实际上导致消费者在维权时处于更加弱势的状态,在平台内经营者无法承担责任时,本条并不能明确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消费者也无法平衡维权成本与结果,事实上缺乏法律应有的确定性,打击消费者的维权积极性;其二,造成消费者损害的若属于条款适用的必要条件,是不是意味着在没有造成损害的情况下,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商平台若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审核义务则无需承担责任,即,电商平台拥有侥幸的空间。”    

总体而言,本次出台的电子商务法对电商经营中存在的很多突出问题都有明文规定,但多位专家表示,电子商务法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如何确保有效落实和执行到位还有待考验。    

此外,吕友臣还表示,电子商务法在立法过程中还存在一些思考的不周全和比较粗糙的地方。例如,对跨境电子商务问题,电子商务法只是做了笼统的规定,最多仅算是个框架宣言,没有任何的实践操作规范功能。而且关于跨境电商的规范部分似乎没有关注到原国家检验检疫进出口口岸职责已经并入海关、报关报检已经整合这一实际情况,与实际存在一些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