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商业双城记 繁杂或繁荣就在一念之间

近日,中国商报记者深入探访了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两个火车站,对它们的商业发展情况也进行了仔细的对比与研究。北京南站与上海虹桥站的成败只因一念之差。

北京南站与上海虹桥站被众人蜂拥着推向对决台,但双方尚未交手,观众就判定北京南站输了。

近两年来,北京南站的名声并不是很好,管理混乱、过度商业化、黑出租宰客等新闻一波接着一波,甚至有网友还给其起了个外号叫北京“难”站。的确,近两年来,北京南站的服务备受诟病,尤其是在商业发展方面。虽然北京南站的商业设施比其他火车站完善,管理者也很重视商业的发展,但是却被冠上“过度商业化”的名头。与北京南站的年龄、地位相近的上海虹桥站也备受关注,作为新型高铁站的代表,上海虹桥站也很注重商业的发展,还专门开辟了商业中心。上海虹桥站商业面积不比北京南站少,但是人们却对上海虹桥站的商业大加褒赞,认为其商业氛围很浓郁。同样致力于商业的发展,为何一个被认为是过度商业化,而一个却被看作新型商务区的代表呢?估计北京南站也很纳闷。

近日,中国商报记者深入探访了北京南站和上海虹桥站两个火车站,对它们的商业发展情况也进行了仔细的对比与研究。北京南站与上海虹桥站的成败只因一念之差。

上海虹桥站:条理清晰

上海虹桥站与北京南站在很多方面都有着相似之处,比如建成年份、面积、运送旅客量等。也正因此,大众总是那这两个火车站进行对比。

上海虹桥站在2010年投入使用,总建筑面积约44万平方米、候车大厅面积约11340平方米,最高可同时容纳1万人候车。北京南站是在老北京南站的基础上改建而来,2008年8月正式重新启用,建筑面积32万平方米,候车区面积达万余平方米,也可纳万余人候车。

上海虹桥站和北京南站都是新型高铁站,不仅建设年代相近,在城市交通中的地位也相近,两者可谓在一个起点上。对它们而言,第一步走对很重要。在火车站的长期建设中,第一步就是总体规划,其中各个板块的规划也很重要,只有规划合理,今后才能稳定健康发展。在这第一步棋上,上海虹桥站就走对了。

上海虹桥站紧邻上海虹桥国际机场T2航站楼,同时还有多条上海轨道交通位于上海虹桥站地下层。上海虹桥站分为地下一层(B1F到达层)、地上一层(1F站台层)、地上二层(2F出发层)和地上三层(3F商业层),每层都有商业区域,只是大部分商业店铺分布在地下一层和地上三层。

上海虹桥站地下一层也是地铁站的出站层,所以这一层人流密集。上海虹桥站最重要的商业区域就分布在这一层。在地下一层,出了地铁闸机,映入眼帘的就是高铁虹桥商业中心,位于商业中心前端的房柱子上清晰地标注着这里所有的商业品牌标识。该商业中心呈东西长、南北短的长方形,共有东西向两排商业店铺,形成3条宽阔的通道。无论是商业店铺还是通道,都规划得整整齐齐,一眼能望到头。两排主要商业店铺中间还设有一排小型的特色店,每家店都有间隔,不会显得拥挤。另外,东西向的两排商业店铺也并不是紧挨着,而是每隔一个固定的面积,差不多两三家店铺的距离就会留出南北向的通道,这样使旅客在商业中心南北通行也很方便。

地上二层作为出发层,是旅客候车进站的位置,在这一层上海虹桥站没有设置过多的商业,只是在紧邻的检票口之间穿插着一些商业店铺,并且这些店铺都与检票口对齐,看起来也很工整。地上三层是上海虹桥站的另一个主要商业区域。说是地上三层,其实就是在二层的四周做了一个隔层,一些商业店铺都分布在隔层上,二层的四角都有电梯通往三层商业区进行就餐购物。 三层的功能就是商业区,这里有各种的商业店铺,并且由于与候车厅隔开,很是清净,不拥挤。

北京南站:“得寸进尺”

北京南站共分为三层,地下一层(B1到达层)、地上一层(F1换乘层)、地上二层(F2出发层),商业区域主要规划在地下一层和地上二层。

与上海虹桥站一样,北京南站的地下一层也是地铁站的到达层,因此这一层的商业布局也最为密集。只是北京南站的地下一层商业并不像上海虹桥站的商业中心那样规划整齐。

北京南站是一个椭圆形状,地下一层的地铁站进出口位于中心位置,这里的商业围绕着地铁站进行布局。在火车站南北出口方向较为工整地布局了一些商业店铺,看似很有条理,但是店铺紧邻、通道狭窄,旅客站在其中还是很难分辨出方向与位置。其他的都是随着南站的椭圆形状分布,尽管也是一家挨着一家,但是店铺面积大小不一,形状也各不相同,有凹进去的,有凸出来的,很是混乱。并且,由于地铁站在中间,通往火车站出发层的电梯在南北两侧,换乘的旅客必须穿过商业区才能过去,这也加重了商业店铺间的拥挤程度。 

另外,北京南站的地上二层也分布着很多商业店铺,甚至曾一度占用了旅客候车区的位置,北京南站“得寸进尺”的商业开发行为使其被贴上过度商业化的标签。后来北京南站对出发层的商业进行了整治,拆除了一些店铺,但是目前这一层的商业店铺仍不少。这一层的商业店铺也是围绕着检票口布局,除了检票口之间有商业店铺,检票口的后边也全是各种小店面,规划不够合理。比如大厅中心区域,在同一个通道内有两处咨询台,远远看去两处咨询台南北相对,然而走进发现一家咨询台的旁边竟然有一家阿胶糕店,不仅遮挡旅客的寻找服务台的视线,也不利于旅客通行。大厅四周还分布着一些店铺,这些店铺也不是很规整,有些是两层的店铺,一层是一个品牌,二楼是另外一家店,通往二楼的门口很小,旅客往往都要找上半天。

火车站发展商业满足旅客的需求并没有错,其实上海虹桥站的商业设施也不少,店面也很多,除了地下一层,地上二层和三层也都有商业区,地下一层和地上三层还是专门的商业区。相比北京南站地下一层和地上二层夹杂在地铁站和候车厅的商业,上海虹桥站其实比北京南站更加商业化,但是最终北京南站却被认为过度商业化。这个结论说明只要规划发展得有条有理,火车站也可以打造成新型的商务区。反过来,如果商业布局没有条理,随处见缝插针,即使在需求范围内的商业店铺也会看起来杂乱无章、混乱不堪,从而影响旅客的乘车休息需求,被认为是过度商业化。

业态布局:重复并不是丰富

在业态布局方面,据中国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北京南站的“特点”会显得更加鲜明。

有很多网友都讲到一个段子:与朋友约在北京南站的星巴克见面,可找来找去怎么也找不到人,原来北京南站有5家星巴克。其实不只是星巴克,很多餐饮品牌在北京南站都有好几家,品牌重复布局的现象很严重。

记者注意到,肯德基在北京南站共有7家店,真功夫有5家店,永和豆浆和永和大王分别有3家店。不仅如此,就是在同一层,同一个品牌也会有好几家店面。比如地下一层有3家李先生、3家永和大王、3家绝味鸭脖,其中有两家绝味鸭脖距离很近,只间隔3家商铺,甚至还有两家同样的北京特产便利店左右为邻。除此之外,大部分快餐连锁品牌都有两三家店,包括东方宫中国兰州牛肉拉面、真功夫、嘉和一品、汉堡王、吉野家、呷哺呷哺等。地上二层也是如此。

店铺多了,自然每家店铺的面积就很小,所以旅客在每家餐饮店就餐都显得很拥挤。比如地下一层的一家东方宫中国兰州牛肉拉面,店铺面积不大,厨房就占据了很大的位置,就餐区只有30平方米左右,座椅排列得也过于紧凑,都错不开身。这样的就餐环境使顾客的体验很不好,顾客只能匆匆忙忙吃完饭就走。因此这一层的商业区很难承担候车的功能。另外,对于商家来说,在同一个区域开设多家小面积店铺的成本要高于一家大店铺的很高,毕竟每家店铺都要装修,雇佣的员工数量也会增加。

在这方面,上海虹桥站恰恰与北京南站相反。以地下一层商业中心的商业为例,这里的业态种类很丰富,也主要以餐饮店为主。餐饮种类也较丰富,有洋快餐,也有中式快餐,还有中国地方特色美食。这里的店铺也都是连锁品牌,包括肯德基、德克士、星巴克、面包新语、真功夫、永和大王等。重要的是,这里的每种业态可以有几家不同的品牌,但是每个品牌在商业中心几乎只有一家店铺,连肯德基都只有一家。每家店铺的面积也较大,接客能力比较强,不会拥挤,顾客就餐环境相对舒适。

就算是在对同一个品牌店铺的布局上,上海虹桥站与北京南站采取的方式就不同。以周黑鸭为例,上海虹桥站的周黑鸭店主要都是小店铺,甚至有些根本没有商铺,就是在通道两侧的空闲位置摆放两三个柜台,但是灯光设计以及画面打造的很美很时尚。而北京南站地下一层的周黑鸭的店铺面积很大,甚至是有些餐饮店的两倍。对于外卖较多的周黑鸭来说,不会有太多顾客需要堂食,完全没必要开设这么大面积的店铺。

另外,上海虹桥站的商业业态种类也很丰富,除了餐饮店还有新型便利店、智能售卖机、书屋、上海特色服饰店等。智能售卖机在上海虹桥站随处可见,主要售卖一些零食饮料。这些新兴的商业设施符合时代发展以及消费者的需求,既节省空间又简捷。但是北京南站却没有一个这样的智能售卖机。

上海虹桥站的便利店也很多,并且都是新型的便利店,包括全家、7-11,喜千连、好德便利等。这些便利店并不像其他火车站那样,为了节省面积,弄一个很小的店面。上海虹桥站有一家全家便利店,面积就很大,除了商品陈列区,还有就餐区。不仅如此,全家便利店门口还摆放着一台全家优选的智能货柜,售卖饮料和零食。

北京南站的超市不少,但是便利店很少。超市也是以传统超市为主,包括华联与世纪华联,这些传统超市售卖的基本上都是北京特产。北京南站也有2家全家便利店,但是面积不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