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数据 > 2018世界杯专题 > 乱弹 > 正文

足球不是个简单的游戏

核心提示: 《经济学人》也对世界杯翘首以盼。这倒不是因为其总部所在国家的球队——英格兰队赢面很大,而是因为足球非凡的竞技性、戏剧性和英雄主义可将此项赛事升华为艺术。此外,世界杯还体现了足球运动之外的一些价值。

“足球是个简单的游戏,”英格兰队前队长加里·莱因克尔解释说,“22名队员在90分钟里追逐一个皮球,看谁能把它送进对方的大门”。

尽管如此,数十亿的球迷依然对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杯满怀希望。即使自己国家的足球队并未参赛,他们仍会观看这一盛会。

《经济学人》也对世界杯翘首以盼。这倒不是因为其总部所在国家的球队——英格兰队赢面很大,而是因为足球非凡的竞技性、戏剧性和英雄主义可将此项赛事升华为艺术。此外,世界杯还体现了足球运动之外的一些价值。

不可否认,围绕这一赛事的很多事情都令人生厌,其管理机构国际足联一直有任人唯亲和贪腐的恶名,但足球比赛本身就彰显着进步,今天的球队也比以前更加优秀。

在国际足球竞技中,相对封闭的国家能力也相对落后,在选择球队主教练时,明智的国家放弃了本国的英雄人物,任命那些已经在西欧高水联赛中证明过自己价值的人。非洲国家之所以也能派出像样的球队,主要因为其中不少球员在国外磨练出了一身好球技。而发达国家的球队则得益于外来移民,1998年法国夺冠时,球队中有一半球员都是移民的后裔。

足球可以教导国家如何发掘和培养人力资本。足球强国不仅有挖掘天才少年的体系,还有办法发现未能在一开始就脱颖而出的大器晚成型人才。他们的足球培训学校培养会动脑筋、有创造力的球员,而非运球机器。他们还会把最好的球员投放到竞争激烈的市场上。

一个评估各国足球潜力的简单模型衡量了财力、对足球的兴趣等因素之后,得出了出美国本可以有更好表现的结论。评估认为,美国男足失败的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美国职业足球联赛是一个垄断联盟,球员工资没有上限,能锻炼本国球员的低级别球队又无法升级。

总之,足球和人生一样,因不可预知而壮美。(荻凡妮)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