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京津冀视窗 > 文化 > 正文

《孤独或类似的东西》

 

作者:(日)大崎善生

译者:崔健

ISBN:978-7-5306-7331-7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

内容简介

      《孤独或类似的东西》是日本当代作家大崎善生创作的关于孤独、丧失、生命与希望的五则短篇故事。

我即将读六年级的那个冬天,相依为命的母亲自杀了,世上只剩我孤零零一个人。从此,像把脏衣服扔进洗衣篮一样,我将所有情感和想法都扔进一个笼子,不触碰,不思考。

此后十七年间,我努力忘掉一切,像木偶一样渐渐长大。我躲进怪兽一样巨大的东京悄无声息地生活,但其实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一直都在,从未消失。

二十九岁的一天,心中突然有一个小弹簧跳脱了,我发现自己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扔进笼子,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剧痛几乎杀死了我。不知过了多久,我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决心要找出母亲自杀的真相。

作者简介

       大崎善生

日本作家。1957年出生于北海道札幌市。

曾获新潮学艺奖、讲谈社非虚构文学奖、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擅长以真挚细腻的笔触描写触动人心的情感。

代表作有《孤独或类似的东西》等。

文章节选

       高三那年的九月,和不赞成我打耳洞的大久保接了吻。然后,他撕下笔记本的一页,认真叠好,让我睡前再打开看。看着腼腆的他,我心中澎湃不已:究竟有多喜欢他呢?

石田祐子有多么多么深爱大久保直人呢?

那天晚上,我把大久保撕下来的那张纸小心地压在桌子的塑料桌布下,开始复习备考。我告诉自己,记下五十个英语单词和五十个熟语后,就可以看桌布下那张纸上写了什么,以作奖励。

晚上十一点,我听到父亲的呼唤,走下楼梯,从面露难色的父亲手里接过电话。

是同学打来的。

要告诉我的事情极其简单明了。

骑着自行车的大久保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货车撞飞,已经离世。

“当场死亡”那四个字的声音尖利无比,一直在我心里回响。

在我一再恳求下,父亲带我去了安放大久保遗体的警察医院。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为父亲的律师身份感到骄傲,坚信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从事那样的工作,凭借学来的知识和学问帮助弱者。但是,在大久保去世这件事情上,身为律师的父亲和以成为律师为目标的女儿,我们两人什么忙都帮不上。

我对坐在太平间外长凳上的大久保的父亲说,自己是大久保从初中开始交往的女朋友,请求他让我见大久保最后一面。

“还是不要了。”他父亲只说了这一句,随后便一言不发。

我不知该做些什么,只能在医院昏暗幽深的走廊一角久久站立。想到这扇门的那边就是死去的大久保,一瞬间身边所有的事物都变得不像真的。受困于这种感觉,我被随之而来的强烈呕吐感和眩晕感侵袭。

头顶上方忽明忽暗的日光灯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令人心烦意乱。我陷入一种持续的错觉:灯灭时我会回到现实,灯亮时又会陷入虚空,但下一个瞬间,灯亮即现实,而灯灭成虚空。就在这样的循环往复中,我坠入迷茫混沌。

我喜欢大久保。

不管大久保变得多么血肉模糊,哪怕就像被墙压烂的西红柿那般不堪,我也想抱着那些零落的残骸,给他以安慰。

告诉他:“谢谢你,让我曾经那么快乐。”

但转念又觉得,门那边躺着的并不是大久保,而是别的什么。

当这样想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异常混乱。

现实在哪里,虚空又从何而始?将两者隔开的,就是这扇紧紧闭牢、冷酷无情的门吧?

大久保那把打开他自己世界的钥匙,究竟打开了怎样的一扇门?而“我手中的钥匙不为打开你的世界”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那首诗,是写给我的。

所以大久保才拿给我看。

如果大久保的钥匙打开的是如此残酷的一扇门,我希望它将我也带走,带到大久保去往的那个世界。

没有关系的。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