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收藏 > 正文

东方瓷器上的异国幻想

核心提示: 在许多外销西方的瓷器中,一类有金银镶嵌的华丽瓷器格外引人注目,这是西方人对中国瓷器进行的再次创作,也可以看成是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在异国的适应性转变。

“中国瓷”作为东方的经典博得了世界的赞赏、商人的注目和收藏家的青睐,并且激发了西方工匠仿制或改造这种珍贵物料的创意。在许多外销西方的瓷器中,一类有金银镶嵌的华丽瓷器格外引人注目,这是西方人对中国瓷器进行的再次创作,也可以看成是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在异国的适应性转变。

14世纪初,欧洲人开始为进口的水晶、象牙等器物上镶嵌贵金属,以彰显它们的珍贵和美感。直至16世纪晚期,中国和欧洲的贸易通道打开,当异国的人们第一次看到中国瓷器时,不禁感慨它细腻雅致的图案、光洁萦白的釉面和充满意韵的造型,在当时中国瓷器被视为来自遥远东方国度的珍品,是当时最尊贵的厚礼。

pm111311

清康熙景德镇人物故事古彩对瓶,欧洲镶嵌黄铜附件成为储存器。

欧洲的皇室和贵族极其推崇进口物品的稀有性,并且期望进一步提升珍品的价值,瓷器镶嵌金属的做法也在欧洲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下应运而生。瓷器作为易碎品,不论在漫长的运输中或是日常使用上都极其易损,尤其是瓷器的口沿,壶流,把手等部位,因此售卖瓷器的商人会请工匠对略有破损的瓷器用镶嵌进行修补,完好的瓷器也会在易破处加固。比如,有的在原来的器物上附加了金属盖;或在瓷器的转角弯折处包嵌上金属以进行保护;在茶壶的盖子与持柄之间镶上长长的银链,以弥补斟茶时壶盖易脱落损坏的缺点;有些还会在壶盖上塑立一个栩栩如生的西式小人,以便拿取。

瓷器的温润如玉与金属的华丽光彩相得益彰,是东方的雅致与欧洲的奢华完美结合,这类瓷器以实用与美观并存的独特风格成为宫廷皇室间相互馈赠的礼物。

pm111312

清康熙景德镇黄釉花瓶,后加装铜配饰改执壶,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藏。

18世纪,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荷兰东印度公司将大量的中国瓷器作为餐具或室内装饰品售卖到欧洲,掀起了欧洲对中国风崇尚的二次狂潮,中国瓷器依旧珍贵但却更贴近生活。随之而来的则是对瓷器的造型和装饰产生了更多的诉求,他们希望能定制西洋样式的瓷器用来取代金属或琉璃等器具,甚至派遣人员来中国制瓷业中心景德镇学习观察以探寻瓷器制作的秘密。

尽管当时已经可以定制欧洲风情的装饰图案,但在造型的定制上却未能如愿,所以欧洲工匠奇思妙想,通过镶嵌金属的方式将几件瓷器或残器再次组合,创作出另一种更具实用性、更加贴合欧洲审美的新造型,有的甚至改变了原本瓷器的功能,这些外销瓷在异国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比如,一件融合了多种元素的器物,是由两个瓷碗相对合扣而成,这种同器异用的现象在西方十分流行,还有瓷罐与残器组合改变成香薰;军持或花瓶再接壶嘴改造成执壶;瓷塑上面镶嵌金属后做成烛台等等。

pm111313

清康熙景德镇开光花卉古彩瓶,镶嵌金属后改制成台灯。

这些经过“改造”后的瓷器保留了传统的“中国风“,并且结合了法国洛可可艺术风格,流畅的C形、S形和旋涡状的线条蜿蜒而富有动感,婉转延伸的枝叶及芦苇状的金属装饰,刻画细致奢华。

瓷器在欧洲成为追逐的风尚,而“瓷器橱柜”则是当时贵族家庭的象征,他们将这类瓷器与绘画和雕塑一起展示在橱柜中,形成一种独特的装饰艺术。还有的在大厅里特制了摆满中国瓷器的橱柜以作装饰,可见欧洲贵族对这些瓷器的狂热喜爱。

英国收藏家威廉碧福(William Beckford)收藏的一件元代青白釉玉壶春瓶十分有名,由于碧福居住的府邸叫做“丰山别墅”,故此件瓷瓶被命名为“丰山瓶”。关于此件瓷器的记载颇为详实。1338年,在中国元代景教与教皇本笃12世互通的使节过境时,匈牙利王室得到了这只玉壶春瓶。1381年,匈牙利国王路易一世命人加装了银制的流、柄、托及盖,改造此青白釉玉壶春瓶为执壶,随后将之作为礼物赠予那不勒斯国王查理三世。此后这件瓷器在欧洲王室和贵族的外交、联姻活动中不断辗转易主,至1882年6月,一批柏克福德的旧藏委托给伦敦佳士得拍卖,才被威廉碧福收入囊中,轰动一时。(曹星)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