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京津冀视窗 > 舆情资讯 > 正文

唐山迁西县:矿山开采之乱 山林大面积被毁

刚刚发芽的树苗被连根拔起、马上要挂果的栗子树被拦腰折断,看着几年的辛苦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村民陈某在自家的山林里默默捡拾起遍地的枯树,烈日下衣衫尽湿,满脸的汗珠夹杂着无奈。

唐山迁西县:矿山开采之乱 山林大面积被毁

刚刚发芽的树苗被连根拔起、马上要挂果的栗子树被拦腰折断,看着几年的辛苦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村民陈某在自家的山林里默默捡拾起遍地的枯树,烈日下衣衫尽湿,满脸的汗珠夹杂着无奈。

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作为“七山一水一分半田,半分道路和庄园”的迁西县,贫瘠的土地并没有挡得住勤劳的农民,通过数年的发展,板栗种植早已闻名世界,并被外界冠以“栗乡”的美誉。

除了板栗,这里还有另一种特产“疯狂的石头”——铁矿石。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该县牌楼沟村的一声炮响,至此拉开了迁西人轰轰烈烈的“吃山”时代,最辉煌时期,该县钢铁、选矿、矿山对县域经济的贡献率达90%以上。

《经济视野》记者就走进迁西第一矿,三屯营镇牌楼沟矿区。 目睹了该县两大特产之间的发展博弈,是种植板栗还是要挖掉板栗树下的铁矿石,在这个地方,似乎两者真的很难做到兼得!

陈某被毁掉的板栗林就位于牌楼沟村西北山脚下。距离该村房屋不足五十米便是一口铁矿开采竖井。硕大的山体被豁开了一道长又宽的深沟,凌乱的铁矿废渣就堆积在山体的上方。山体两侧郁郁葱葱的松林、栗树林被整齐的切断了,裸露的山体一片疮痍。矿区内施工房、生产设备、电缆杂乱的散落着,生产竖井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该矿属于一家没有任何手续的采矿区,四五年前在疯狂的开采、暴利之后被政府部门责令关停了,加上这几年铁矿石行业不景气,该矿也就没有再开工,一些勾机、铲车等生产设备至今仍在井下存放着。”

而按照矿山管理相关规定,此类矿山是必须做到“三不留一毁闭”进行彻底闭矿处理的,那么长达四五年的时间,该矿却长期出于随时偷偷开工的状态。更甚者,没有任何防护的生产矿区距离村民居住区如此之近,更多的是给周边居民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

在位于牌楼沟村北,便是迁西县第一矿——牌楼沟铁矿。一辆辆满载矿石的运载车辆正轰鸣而下,在一块山体被削平了的山顶是该矿的碎石厂。整个矿区没有任何的防尘措施,忙碌的车辆、运转的选矿机械吵杂着,粉尘滚滚。

矿区的东部采区,竖井下正采掘着矿石,竖井上方采取平推掘进方式,山体被挖掘成近90度断崖,山上大面积山林被完全破坏。

断崖式挖掘、在竖井上方进行平推式掘进、竖井上方设立矿石破碎厂、筛选作业区,按照矿山生产安全标准,本就是违章作业。

矿区西部,忙碌的工人正从竖井下运送着矿石,高耸的山体被整个扒了皮,碎石堆积在山顶沿着山体簌簌而下。

纵览整个采矿区,山已无完肤,隧道、加工厂把整个山体斑驳得千疮百孔。

据迁西县国土局向记者提供的该矿采矿证标注,牌楼沟铁矿批准开采方式为洞采。

另迁西县安监局一位主管领导告诉记者,该矿目前属于技改矿井,至今未颁发《安全生产许可》手续,也就是该矿不可以进行正常生产销售。

关于牌楼沟铁矿是否办理树木采伐手续,迁西县林业局明确回复,该矿至今未办理过任何采伐手续。

陈某看着自己数百棵赖以生计的栗树被无辜砍伐,无奈报了警。最后得到森林执法部门的通知,要去找一份证明,证明自己栽的树是自己的。(记者马鹏涛)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