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京津冀视窗 > 教育 > 正文

创璟资本黎芳宏:投资公司需提升对芯片行业的认识

中国青年网上海5月11日电(记者 肖戎川)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举办。会上,创璟资本副总裁黎芳宏接受记者采访。

对于前段时间的中兴事件,是否会导致大量热钱进入芯片行业,对此,黎芳宏认为,资金的流向是很难控制的,不一定会流到那些有研发能力的科研单位和企业手里,甚至有可能产生一些行业乱象,这些情况在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历程当中也不是没发生过。

同时,她表示,参与者需要提高对这个行业的专业认识,政府需要推动合理的激励措施。从过往的案例来看,政府出资的基金往往会要求国家的资产必须保值增值,但是创新的过程本来就需要试错,没有哪种发明创造是一蹴而就的,因此投资者要能接受阶段性的失败。

以下为采访全文:

记者:我想请问一下最近市场讨论比较多的就是中兴通讯,美国商务部对中兴通讯发禁令,对中兴通讯以及美国芯片商场产生伤害,国内电子产业也会受到影响,您怎么看待中兴通讯所引发的蝴蝶效应?

黎芳宏:如果禁令执行的话,美国对中兴会进行长达七年的技术出口封锁,我们认为这会产生一些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先讲直接的影响,最受冲击的除了中兴本身以外会是其产业链的上游。上游按照中兴的核心业务区分,一是通讯设备,另一个是消费电子,目前主要是手机。先说通讯设备,上游厂商其实包括一些美国公司,比如Acacia,事件发生当天股价大跌了35%,因为中兴的业务占比超过30%。再来说手机产业,中兴本身的手机业务会受到极大冲击,即使更换供应商也需要较长时间,严重影响产品上市进度。产业链方面上游涉及领域较广,包括多种芯片、电池、屏幕等,其中部分供应商的体量已经很大,如高通、英特尔等,对这类公司的影响不大。对一些体量小且中兴业务占比高的企业,这有可能是致命的打击。以上是禁令的直接影响,主要是对产业链的。

另外,我们认为禁令事件还会催化出一些间接的影响。最近很多人在讲我国芯片产业要实现自主可控,可以预见的是会有大量热钱流入这个行业。这到底是不是好事还有待论证,比如资金的流向是很难控制的,能否流到那些有研发能力的科研单位和企业手里还不一定,有可能反而产生一些行业乱象,在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历程当中也不是没发生过。我们认为参与者需要提高对这个行业的专业认识,政府需要推动合理的激励措施。从过往的案例来看,政府出资的基金往往会要求国家的资产必须保值增值,但是创新的过程本来就需要试错,没有哪种发明创造是一蹴而就的,因此投资者要能接受阶段性的失败。

记者:刚才听看到半导体行业创新需要试错,以及市场化的分配机制,那么我想问就是市场化机制和VC如何能相辅相成,就是为科技创新助力?

黎芳宏:首先我想通过举例说明市场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早在十八世纪美国联邦宪法就已经树立了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到了十九世纪初就可以看到在英美国家市场化机制已经起到了非常明显的作用。根据《Fast Company》杂志评选出来全球创新实力五十强,美国占了40%。目前在多个领域里美国已经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创新的原动力就是企业家对于超额利润的追求。我们认为VC是创新的一种市场化的机制。在我国其实中小企业贡献了70%的产品创新,但是这些企业融资是很困难的,因为第一没有现金流,第二没有可抵押的资产,所以很难从传统金融渠道里面去获得融资。这是VC可以助力的地方,所以我们认为VC是市场自发生成的,也是为了解决市场失灵的机制。在VC行业千千万万的从业人员日以继夜做的就是寻找创新,通过帮助企业创造价值去分享成果。

记者:最近都在讲独角兽上市,发布CDR,证监会发布了创新性企业股票和CDR若干意见,也就是试点,您预计该政策出台对创新性企业有哪些激励作用?

黎芳宏:CDR的新政所选的行业包括大数据、云计算、AI、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精尖技术和战略新型产业,其实这些行业和我们原本覆盖的方向比较吻合。以往有很多障碍导致行业内部分优质企业在A股无法上市,比如对外资准入的限制。CDR新规出来以后就给这类企业回A股再融资的机会。新政相当于为企业提供了A股上市的融资渠道,也有利于这些企业做大做强。比如医疗器械是个细分领域非常多的行业,很多细分领域市场天花板较低,即使做到龙头也很难做到很大。所以国际大型医疗器械公司都是通过借助资本市场不断并购来发展壮大的。这些企业在A股上市之后多了一种融资渠道,可以助力并购式发展。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