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传媒 > 产业 > 正文

“红旗河”未来五十年两阶段发展构想

粮食和能源两大战略性物资的安全问题是我们国家迈向强国的重要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近十几年来,我国在能源和能源通道建设布局上取得了显著成效,但粮食安全问题依然是战略短板。十九大报告强调,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端在自己手中。

西北地区土地广阔,但水资源极其短缺。尽管上世纪末开启的西部大开发拉开了“西部崛起”的序幕,但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与东部仍然存在巨大的落差,成为“一带一路”发展布局的空白区和薄弱区。解决好西北地区的水资源问题,直接关系着西部地区的繁荣稳定,关系到“西部崛起”战略的实施成效,是支撑“一带一路”、保障国家均衡、强劲、持续发展的关键。

“红旗河”战略目标:打通“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通道,进而带动形成经济通道、文化通道和民族融合大通道,真正实现“西部崛起、东西并举”的新局面,促进多民族融合,拓展我国生存和发展空间。

基于水源条件分析和施工能力判断,“红旗河”调水600亿方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相对于广阔的西北干旱国土空间,仍然不足以撼动西北地区干旱缺水的总体局势,必须抓住重点,科学布局,稳步推进,精准有效的服务于最有价值的“线”与“点”战略目标。为此,按照50年布局,分近、远期两个阶段,规划“红旗河”实施战略。

第一阶段为建设实施前20年,以建设治理为主,主要目标:(1)打通绿洲生态廊道;(2)建设一个生态牧区(漠北牧区);(3)建设二个超级灌区(红延灌区、河西灌区);(4)服务三个多民族融合发展区(和田、喀什和哈密);(5)兼顾保障东部地区用水需求,充分利用“红旗河”巨大调水规模,系统治理和解决东部地区因水资源短缺导致的水生态环境问题。

(1)打通绿洲生态廊道:建设从黄河上中游到河西走廊再到南疆喀什和东疆吐哈盆地总长约5000公里的生态长廊,打通贯穿我国东、中、西部的绿洲通道,进而带动打造经济通道、文化通道和民族融合大通道,以线带面,逐步推进区域绿洲建设。

(2)建设漠北生态牧区:我国狼山、阴山以北以及锡林郭勒盟等,主要属于内陆水系,地势和缓,降水量在100-400mm之间。通过漠北河适当补水,大规模建设生态牧区,打造我国优质牧业基地,建设我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屏障,也可以继续延伸供水至滦河、潮河和西辽河流域。

(3)建设二个超级灌区:规划在红延河和河西走廊地区建设两个超级灌区,合计发展近亿亩节水、高效、规模化灌溉面积,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河西走廊土地广阔,光热充足,气候温和,地理位置接近东部、连接西部,灌溉农业历史悠久,后备耕地面积超过2亿亩,适宜发展大型灌区。红延河高位优势显著,可自流覆盖“黄河几字弯”广大干旱缺水地区,包括宁夏南部、陕西北部以及鄂尔多斯高原,这一区域地域辽阔,地形平坦且土地集中连片,后备耕地面积超过1亿亩,降水量在200-400毫米之间,具有较好的开发条件。

(4)服务三个多民族融合发展区:在打通河西走廊至喀什、哈密绿洲通道的基础上,以哈密、和田、喀什市为中心,大规模扩大原有绿洲面积,和田河绿洲、叶尔羌河绿洲和喀什噶尔河绿洲相向融合发展,鼓励大规模移民开发,逐步建设一体化绿洲区,依托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提升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打造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

(5)兼顾保障东部地区用水需求:“红旗河”沿我国第一阶梯和第二阶梯边缘设计,环绕中华水塔,串联起西南诸河、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和西北诸河,能够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东线工程一起构建“四横三纵”国家水网统一调控格局。因此,“红旗河”受益区域绝不仅仅局限于西北干旱地区,可向黄河补水,自上而下流经干流调控工程体系,保障经济社会用水的同时,助力全河调水调沙,塑造协调的水沙关系,逐步改善宁蒙河段、禹潼河段、黄河下游以及主要支流渭河的河道淤积状态,彻底缓解河道内外缺水,遏制河道淤积抬升,减轻洪水威胁,维持黄河健康生命。通过黄河,“红旗河”还可向海河和淮河流域自流供水,与南水北调中线和东线工程共同作用,能够彻底扭转黄淮海平原水资源超载的问题,尤其是通水初期,“红旗河”绿洲区尚未建设完善之前,可以充分弥补过去40年地下水累计超采的历史欠账。“红旗河”还可视需求向岷江等长江上源河流补水,支撑经济社会用水需求,保护河湖生态环境。

第二阶段为建设实施后20-50年,以发展提升为主,目标是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通道重要节点城市,带动区域跨越式发展,实现西部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崛起,同时通过置换和缓解东部地区水土资源压力,释放东部地区发展潜力,促进东部地区健康发展。

随着超大规模绿洲的兴起、耕地的开发、工业的发展、内陆航运大通道的建设,并在现代科技和节水观念的引领下,能源、钢铁、电力、煤炭化工、建材等现有产业基础作用将充分发挥,未来装备制造、高新技术、食品、生态旅游、文化等产业发展潜力巨大,能够创造全新的经济增长点。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敦煌、和田、喀什、哈密、吐鲁番等沿线城市人口将大规模增加,崛起若干个新的中心城市,推动西部地区跨越式发展。

“红旗河”工程实施后,将助力改善我国的产业空间、人文空间和经济发展空间,突破我国历史以来难以逾越的三条自然地理、经济地理“分界线”。

第一条线是全国尺度来看,突破从黑龙江漠河到云南腾冲的“胡焕庸线”,极大地挖掘“胡焕庸线”以西土地潜力,将显著改善我国人口和经济格局,为东部地区受挤压的发展空间找到新的出路,为我国的均衡发展和持续繁荣奠定基础,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发展获得更多的内生动力。

第二条线是从西北地区来看,突破“玉门阳关线”。这一线是中国古代陆路通往西域和欧洲的交通咽喉之地,自古“春风不度玉门关”、“西出阳关无故人”,“红旗河”实施以后,可实现从黄河流域到河西走廊再到东疆、南疆和北疆地理空间、绿洲空间、人文空间、经济空间的紧密联通。

第三条线是从新疆区域尺度来看,突破从和田地区的策勒县到昌吉州的奇台县的“策勒奇台线”,这条线将新疆分为面积大致相当的西北和东南两部分,西北区域地表水资源占全疆的93%,而东南部仅占7%,未来“红旗河”向东疆和南疆供水,促进新疆西北和东南更加均衡发展。

放眼千年尺度,重大水利工程的综合效益往往远超过工程本身,发挥着无法替代的战略作用。两千年前,郑国渠、都江堰、灵渠等水利工程的修建,秦朝具备了统一中国的物质基础和经济实力,实现了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融合统一;一千年前,中国经济发展重心逐步向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扩展,京杭大运河应运而生,促进了南北方经济一体化,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南北方融合统一;当前,第三个千年的帷幕已经拉开,通过优化和塑造中华水系格局,进而改变我国生态。格局、经济格局、文化格局乃至政治格局,促进东、中、西部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融合统一。“红旗河”的实施,将成为中国千年历史进程中从未有过的大事业、大变局,必将在新时代成为现实,再创辉煌历史!(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 赵勇)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