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京津冀视窗 > 商界人物 > 正文

深情追忆郭院长 今朝回首当年事 壮气长铭天地间

——谨以此文献给援老筑路艰苦岁月中血浓于水的战友们  

在时光的横轴上,镌刻着峥嵘的过往。前几日,老战友张建平来电告悉:四十四年前赴老挝执行援老筑路任务的一些战友,自发组织起来,愿将援老筑路那一段永世不能忘怀的历史,整理成文,付梓书稿。以此一叙友情,二记历史,三续辉煌。其情殷殷,其意切切。这是一段难得的人生经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这一心愿,代表了诸战友的共同心声。以此告慰故人、警示今人、激励后人。听罢,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遥望南天,夜不能寐,遂赋诗一首,以抒情怀:  

闻此故人双泪潸,

艰遥苦险忆当年。

今朝回首皆财富,

壮气长铭天地间。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际社会正处于大动荡,大分化时期。越战息而未平,柬老风波又起。美苏争霸,中苏对立,加勒比海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国正处于十年动荡期间,政治形势、外交形势、经济形势,一度堪忧。国内、国际局势,异常复杂。

美国为实现霸权主义,挑拨老挝内部矛盾,制造“特种战争”。为维护世界和平,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高瞻远瞩,做出了援老抗美的重大战略部署。我部正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奉命前往老挝执行这一重大战略任务。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部接受任务后,按照上级部署,进入老挝。在老挝执行任务期间,全团官兵纪律严明、斗志昂扬,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革命军人精神,不辱使命,克服重重困难,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无怨无悔,历时两年零五个月,最终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各项任务。战友们在老挝燃烧了一段生命激情,谱写了一段最美华章。如今,昔日的时光不在,然而大家心中的那段美好记忆仍存。时代变了,那段艰苦岁月凝结成的血浓于水的感情却随着时代,不仅未能泯灭,反而如一杯佳酿随着时间的久远,却越来越醇厚绵长。为此,我愿尽我最大所能,献出我的真诚和一腔赤情。

在此,我特向战友高满岗、付立双、陈忠善、杨惠庆、张建平几位战友,表示深深的敬意。他们受领任务后,或牵线约稿,或精心整理,不辞辛苦从不同角度、多个层面,以各种方式记录了援老抗美筑路的这段英雄史诗,战友们的这种远见卓识、奉献担当、责任意识,深深打动、感染、激励了我。

付立双战友文韬武略,以文见长。他以优美的诗歌和激昂的时代旋律,诠释和演绎了援老筑路的辉煌历程,以宏阔的视野,描绘和勾勒出一幅援老筑路的全景图。受他的启发,我从另一个侧面描述了老挝的地理环境、社会制度、风物习俗等筑路的外在风险因素,从而使大家更清楚的认识和了解战友们生活之艰苦、任务之艰巨,使命之光荣,进而彰显中国军人英勇无畏的英雄气概和敢于亮剑的战斗精神。正是这特殊的环境和风险,使大家结成了血浓于水的真挚感情。想起那段为了祖国安宁、赴汤蹈火日子,想起那些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战友们,这份思念就愈发强烈。《左传》云:“诗以言志”,故此,我也以诗歌的方式,直抒胸臆。敬请立双和诸位战友指正,谨此,向大家致以崇高的革命军礼!

忆援老筑路组诗(新韵)

五绝  出征

昆明集训罢,慷慨赴寮国。

颠沛七朝后,兵团始至挝。

创作背景:老挝古称“寮国”,位于亚洲中南半岛北部,气候分为雨季和旱季,自然环境非常恶劣。为确保任务圆满完成,根据上级部署,出境前我部抵达昆明军区,进行了针对性适应训练,完毕后部队乘坐汽车赴老挝,途中多为盘山路,历经七天七夜的艰难跋涉,最终到达老挝境内。

七绝  入境

凄惨悲凉绝境笼,恍如噩梦到挝中。

食人物众人食少,水尽时常山亦穷。

每从梦里到乡关,望月曾经泪雨潸。

身在苍茫绝境里,不知是否可生还。

创作背景:部队初到老挝,因远离故国亲人、自然条件原始,加之生活条件恶劣、后勤补给不足,战友们普遍为自身安全担忧,情绪普遍低落。部队领导以身为旗、率先垂范,官兵生死相依、患难与共、互相鼓励,很快度过了初到异国的慌乱、紧张、茫然时期。

七绝  使命

拓土开山挥汗珠,构涵填壑忆当初。

铺路架桥逾二载,友邦天堑变通途。

创作背景:在老挝执行任务期间,我部深知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使命光荣。为了世界和平与安宁,战友们视使命为生命、把异乡当故乡,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跨过千山万水、吃遍千辛万苦、历尽千难万险,历时两年零五个月,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筑路任务。

五绝  营宿

橡材为框架,竹壁戴毡蓬,

俭卧营房里,梦回八面风。

创作背景:为执行任务,我部根据上级部署,在指定位置就地取材,迅速搭建营房,选用当地的橡木作框架,用竹子编制墙壁,上面覆盖毡蓬,虽然很快解决了住宿问题,但营房异常简陋,处处透风。但大家始终保持坚忍不拔、一往无前的气概,困苦面前不气馁、压力面前不低头、考验面前不后退,始终如一地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战胜了面临的各种艰难险阻。

五律  风物

上寮无坦地,峻岭乱山重。

古木生千载,落英积万层。

草丛高蔽日,簇叶密疏风。

野兽频出没,泉河织纵横。

创作背景:老挝古代称寮国,分为上寮和下寮。上寮地区基本上是高坡、沟壑,施工地处原始森林,人迹罕至,地上树叶覆盖很厚,草高、叶密,野兽颇多,到处都是泉水,生态环境异常原始。然而,战友们凭着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经受住了恶劣环境的考验。这种在困境中决不退缩、在逆境中绝不屈服的精神,正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传承久远而不衰、历经沧桑而不败的精神密码。

七绝   采石

路槽涵洞待填充,欲采奈何石少踪。

一任艰难和坎坷,挝中战士尽愚公。

创作背景:在老挝施工地,路槽、涵洞需要用石头来填充、砌筑,而施工地多为土坡,山上无石头,只能到山沟深处去寻找、挖掘、搬运。但战友们不怕沟深、不畏艰难、不辞辛苦,正是凭着这种敢想敢做、真抓实干、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韧劲,克服重重困难,将采到的石头运到施工现场,保证了筑路任务的顺利进行。

五绝  雷弹排除

美法德曾犯,残留雷弹重。

时时须警惕,险象总环生。

部队经行处,兢兢须探寻。

每当除隐患,行走始安心。

创作背景:老挝曾长期遭受外国列强的侵略,战争连绵,由于气候恶劣、地理环境复杂,侵略者无法适应老挝环境,不战而退,撤走时残留了很多地雷和炸弹。为营造好的施工环境,必须对雷弹进行探测排除,危险无处不在。战友们无畏生死,排除险情,为后续工作顺利开展扫除了障碍。

五绝  蚂蝗

荒草湿丛多此虫,蓦然便是肉中钉。

一朝不慎成脓血,九死生涯忆尚惊。

创作背景:老挝地理环境非常适合蚂蝗生长,河流、丛林中蚂蝗很多。蚂蝗属于嗜血虫,不经意间,破皮而入,在战士的身上吸食血液,危害很大,困扰着战友们的生活。战友们发扬“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大革命乐观精神,直面困难挑战,唱响了一曲感天动地的英雄壮歌。

七绝   毒蛇

山林深处每心慌,常有毒蛇出没狂。

多次惊闻伤战友,地床天被甚凄凉。

创作背景:老挝地理环境潮湿,施工地处原始森林,常有蛇出没,蛇的种类也很多,偶有伤人。当时战友们生活异常艰苦,过着“大地为床、天空为被”的生活,居住的房子封闭性不强,蛇可以轻易出入,生活极度凄凉。但有坚定的理想信念作支撑,战友们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最终战胜了一切困难。。

七绝  蚊子

庞然体态咬还叮,多少虐疾因此生。

红肿化脓还溃烂,夜栖帷帐始安宁。

创作背景:老挝属于亚热带气候,当地蚊子个头较大,其唾液中含有毒素或携带病茵,能导致血液不凝固,身体被蚊子咬后,会引起毛细血管出血,战友身上到处都是蚊子咬过的痕迹,形成一个个小红圈。因为蚊子的传播,有一些战友还患上了虐疾,影响了施工工作的正常开展。

七绝  苍蝇

成群结队似黑团,所向纷纭赤沃传。

到处设防犹不济,惹人意乱也神烦。

创作背景:赤沃,又称痢疾。常年在野外施工,卫生条件较差,到处可见苍蝇的身影,部队为此专门采取了多项防蝇措施,效果明显,给战士们的健康带来极大的保障,有力的保证和提高了战斗力。战友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经过艰苦卓绝的锤炼,对生活苦难坚贞不屈,展现了部队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精神风貌。

七绝 鼠

室外床头到处钻,逢人不畏体庞然。

横行鼠疫情堪恨,终日惶惶恐怖间。

创作背景:我部执行任务地处原始森林,当地老鼠个头大,生性狂野,经常出没在营房里,到处寻找食物,部队对此高度重视,采取了多项措施,避免了鼠疫传播,保证了施工任务的正常开展。战友们不是不知道害怕,而是面临危境时,依然能够挺身而出,积极创新办法,解决难题,引领事情向好的方向发展,并出色完成任务。

七绝  挝内矛盾

挝内当年矛盾重,势如冰炭总争锋。

常闻枪弹声声响,右派不时袭我营。

创作背景:老挝当时内忧外患,国内分为左派和右派,两派力量政治主张不同,国内矛盾难以调和。为了各自的利益,双方之间不时进行战斗,施工地经常听到双方的枪声,偶有右派武装分子偷袭我方营地,施工过程中,各种紧张、危险、不安频频出现。“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一个国家因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内因是决定性因素。

七绝   塌方

休言叮咬有蚊虫,每遇塌方魂魄惊。

坡陡山高质松软,车随泥土险中倾。

创作背景:战友们在老挝执行任务期间,时时存在各种风险,由于施工地处原始森林,当地多为土坡、土质松软,施工中经常遇到塌方,有时开车也会发生侧翻现象,危险无处不在,稍有不慎,就置身于危险境地。战友们时刻保持如履薄冰的忧患意识,处处谨慎,事事小心,将危险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将安全系数提到最高。

五绝   气候

一年惟两季,彼此不相同。

阴雨多狂骤,旱时如烤笼。

晨起如春日,午时同夏蒸。

黄昏秋气爽,夜半入寒冬。

创作背景:老挝一年分为旱季和雨季。雨季云起雨至,云雨相随;旱季即使有云也不会下雨。雨季时,大雨骤至,旱季时的气候炎热而干燥。老挝一天气候差异较多,早上刚起来像春天,中午热的酷似夏天,黄昏又像秋天,风高气爽。到了夜里,又像进入了冬天。气候特征非常明显。“除去胜利一无所求,为了胜利一无所惜。”在这样伟大的思想指引下,克服当地气候带来的种种不适,圆满完成了任务。

五绝  民风

路不拾遗物,夜无横锁门。

卌年犹在忆,淳朴老挝人。

创作背景:老挝人民因为受外界信息干扰不多,对人情世故经见较少,民风原始、淳朴,不偷、不抢、不夺,夜里睡觉都不用锁门。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老挝人淳朴的民风至今仍记忆犹新。

五绝  人口

生育无约制,存活多未成。

出行结队走,高矮不相同。

一户齐出动,全家鱼贯行。

前髙连后矮,大小自分明。

创作背景:老挝政府对生育无特殊政策,当地人生育能力很强,但由于环境、医疗等因素,人娩出后能够成年的人很少。由于上寮地区地处原始森林,交通不便,人们习惯行走在羊肠小道,逐渐形成了结队出行的习惯,一家人出行,特别有规律,前高后矮,一字排开,成了一道独特的异域风景。

五绝   医疗

落后情堪恨,举国无寿星。

挝邦少医院,惟有土郎中。

创作背景:老挝总体医疗落后,特别是上寮地区,地处原始森林,人口较少,基本上没有医院,人们看病只能找附近的土郎中治疗,生活极其艰苦,医疗设备匮乏、医疗技术落后,因此,当地人长寿的极少。

五绝  挝民足茧

足底茧十重,朝夕赤脚行。

荆棘不平路,疾走迅如风。

创作背景:老挝人不习惯穿鞋,经常赤脚出行,由于常年赤脚,脚底长了厚厚的一层足茧,不怕荆棘、路险、山石等,走起路来异常快捷。这和老挝落后的生产力有关,特别是上寮地区,生活方式原始,文明程度较低。厚厚的足茧,印证了老挝人生活的艰辛和落后。

五绝  挝民耕种

旱时伐尽草,曝晒复焚烧。

雨季来临后,刀耕播稻苗。

岭上建竹楼,屯粮几度秋。

即食即去取,度日也悠悠。

创作背景:老挝土地全部国有,人们可以根据自己对土地的观察,选择适合的土地随意耕种,旱季把草割倒晾干,焚烧后作为肥料。等到了雨季,就用刀耕的方式播种、育苗。老挝人粮食成熟后,直接存储在用竹子搭建的粮仓里,就地存储。自给自足,吃完再取,艰难度日。

五绝  罂粟

地处金三角,花开似锦屏。

休云极乐物,阿片祸苍生。

创作背景:老挝地处金三角,因地理位置偏僻,不方便管理,当地种植罂粟的现象相当普遍,罂粟花开时五颜六色,异彩纷呈,妍姿妖冶。罂粟是提取毒品海洛因的主要毒品源植物,长期应用容易成瘾,慢性中毒,严重危害身体。因常年吸食鸦片,罂粟给当地人极大的伤害,民不聊生,体弱多病。

七律  艰险征途

层峦叠嶂渺人踪,烽火残雷虫兽行。

总是心惊还梦断,时常水尽又山穷。

风餐露宿炎凉里,倦影饥肠日月中。

回首青春终不悔,经年艰险冠平生。

创作背景:老挝筑路期间,生活条件极其恶劣,山高路远,人迹罕至,处处危机四伏,当时筑路经历至今历历在目,吃不饱,穿不暖,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即使如此,战友们仍按时完成筑路任务,维护了世界和平。曾经的艰辛、付出都成了战友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七律  忆罹难战友

追忆故人双泪倾,为国殉难有英灵。

铮铮铁骨疆边卧,艳艳鹃花岩上红。

越岭翻山开坦道,离乡背井为和平。

每思战友心激烈,欲荐轩辕气尚雄。

创作背景:回忆过去,曾经共同战斗的岁月,特别是想到为国捐躯的战友们,不禁热泪盈眶。他们为了祖国、人民永远的安眠在祖国的边境线上,陪伴他们的杜鹃花显得光彩夺目。战友们为了和平,不怕牺牲,甘愿赴老挝筑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哪怕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英雄的脊梁,英雄的精神,百世遗芳。今天,幸存的战友们,应该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为了祖国和人民,我们应该继承他们的遗志,继续奉献自己的人生。

作者:郭羊成,著名书法家,1953年出生,河北涉县人,曾服役于北京军区工程兵建筑146团,1973年10月随部队进入老挝执行援老筑路任务。在部队期间,先后担任班长、司务长、排长、连长、副营长、军务股长、营长、军务处处长、学员系主任(副师)。1999年6月转业到地方,先后担任河北省司法厅副巡视员、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副院长等职。著有《中国意象榜书》、《中国书法审美》、《燕赵书法古今观》、《郭羊成书法作品集》,系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名人堂艺术顾问、中国人民解放军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特聘教授、河北经贸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河北省书法家协会组织工作委员会主任、书法理论工作委员会顾问、时代书画报艺委会副主任、河北省周易研究会副会长。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