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京津冀视窗 > 舆情资讯 > 正文

河北赵县:同地块两栋违建遭遇不同处理结果引风波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3月30日石家庄讯(记者赵晓东)两栋相邻的违建房屋却遭遇不同的“命运,”一栋被法院强制拆除,一栋安然无恙。两栋违建原本“相安无事”,只因前后土地承包人之间产生的纠纷不断升级,引发一系列官司,造成了两栋同为违建房屋的不同结局。

两栋违法建筑位于河北省赵县谢庄乡各南村西,新南路和各子路交叉口,已被拆除的建筑所有人是韩素彬,另一栋违章建筑户主是鲁某伟。

微信图片_20180330171613

两栋违建只拆掉一栋

据韩素彬介绍,两栋违建周边土地共计有38亩原由韩素彬承包,而两栋违建就位于该38亩承包地范围内,被拆除的违建归韩素彬所有,是韩素彬在承包该土地期间所建,另一栋安然无恙的违建归鲁某伟所有,现土地有鲁某伟承包。   

韩素彬称,2007年6月1日,鲁某伟与原各南村支部书记鲁某敏(鲁某伟堂哥)签订的土地承包协议存在诸多问题,未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协议超期限(40年)、涉嫌套取国家农业补贴等。

据韩素彬讲述,1997年8月5日,村民韩素彬和鲁苟补与村委会签订了农场土地承包协议,双方约定将位于村西南方向的一块土地承包给韩素彬和鲁苟补二人,土地用于耕种或栽种果树,期限为15年。其间,韩素彬在临近公路的一侧土地上建起目前已被拆除的6间房屋。

2007年6月19日,韩素彬和鲁苟补二人经村委会同意,作为甲方与乙方鲁某伟签订了《转让土地承包协议》,将二人承包的土地转让给鲁某伟,由于韩素彬和鲁苟补与村委会签订的合同未到期,由鲁某伟补偿二人18.5万元,并自2007年10月1日起,由鲁某伟向村委会交纳承包金。该转让合同签订之日起,韩素彬和鲁苟补二人与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同废弃。

韩素彬在原承包地所建房屋起初用于看护农场和储存水果,后改为饭店经营。在与鲁某伟签订转让土地转让承包合同时,双方在协议中明确约定甲方原有房屋可保留,并且房屋后院留3米、房屋东留1米,但这保留的6间房屋最终还是引起了争议和风波。

2014年5月,鲁某伟反悔,以韩素彬在其承包土地上的6间房屋严重妨碍了其耕种和使用为由,将韩素彬起诉到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令韩素彬排除妨害,拆除承包地内的6间房屋。同年11月14日,赵县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此案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裁定驳回了鲁某伟的诉讼请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案中,除了韩素彬和鲁苟补与鲁某伟签订的《转让土地承包协议》外,鲁某伟还提交了各南村村委会作为甲方与乙方鲁某伟签订的另一份承包合同。该合同所约定的土地承包范围与韩素彬和鲁苟补在1997年与村委会所签协议相同,落款日期为2007年6月1日,盖有赵县圪塔头乡各南村村委会公章,甲方签字人员为原村支书鲁某敏、原村主任刘某献等人。

2015年9月,各南村村委会一纸诉状,将鲁某伟起诉到法院,请求法院确认该合同无效。各南村村委会认为,该合同是在鲁某敏与鲁某伟的串通下,未依照《土地管理法》的规定依法召开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而签订,且刘某县于2007年4月26日因犯贪污罪,被赵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认为刘某献无资格代表村委会与鲁某伟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

2014年7月30日赵县公证处根据《河北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36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成员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自人民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其村民委员会成员相应职务被终止”,认为刘某献无资格代表村委会签订合同,随后撤销各南村民委员会在2007年7月9日在该公证处公证的与鲁某伟公证的《土地承包合同》。

不过,各南村村委会的诉讼请求被赵县法院驳回。

对此,韩素彬认为,在他与村委会所签协议的正常履行期间,村委会就同一块土地再次与鲁某伟签订承包合同,村委会和鲁某伟的行为已经严重侵害了他的权益。而法院如果依据这样一个损害第三方(指韩素彬)利益的合同判令其拆除房屋,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赵县法院案卷显示,鲁某伟曾在2014年和2015年先后两次向法院提交过他与村委会签订的合同。事实证明,这份合同在此后的案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和影响。

2014年5月28日,赵县法院接到鲁某伟的起诉书。11月14日,赵县法院裁定驳回鲁某伟的诉讼请求。鲁某伟不服裁定,向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2015年2月15日, 石家庄市中院裁定,撤销了赵县法院的一审裁定,将案件发回赵县法院重审。2015年6月24日,赵县法院重审后作出判决,要求韩素彬拆清除地块上的建筑物和附着物,将鲁某伟享有承包经营权的土地排除妨碍、恢复原状。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和2015年,赵县法院的两次判决结果大相径庭。

在这两次庭审中,鲁某伟都提交了他与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合同。而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在2014年提交的合同上,只加盖了各南村村委会公章;但到了2015年,合同上除了村委会的公章外,还多出了一个赵县圪塔头办事处的公章,而这个章的落款时间显示为2007年7月19日。

除此之外,两份承包合同的内容完全一致。

韩素彬认为,就是这份加盖了办事处公章的合同,对案件审判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不过,之前在整个案件诉讼审理过程中,并未注意到这份合同已经悄然发生的变化,因此“双胞胎”合同的问题迟迟未得到暴露。

“可能就是在这个阶段,对方证据中出现了合同的另一版本,合同上突然多出了当地政府办事处的公章”。韩素彬认为,合同上有没有这个章,在这个案件中关系重大。因为鲁某伟不是本村村民,按照国家法律规定,村集体成员以外的人与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必须报乡政府批准,否则这个合同就是个无效合同,法院对于这样的合同应该是不予采信的。而鲁某伟的合同一旦加盖了办事处的公章,则意味着他与村委会签署的土地承包协议,是经过了乡政府批准的,法院因此才认可和采纳了这份证据,并最终导致重审判决与一审裁定大相径庭。

2016年11月,随着法院判决生效和执行,韩素彬6间房屋被强行拆除。

韩素彬在向有关部门持续的反映中发现,鲁某伟提交的土地承包合同的证据,竟然有当地政府办事处的公章,这种情况让韩素彬感到很大的疑惑,该情况随后也引起了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和关注。 

韩素彬提供的资料显示,2016年11月初,赵县县委书记王建海召集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信访局、纪检等各部门召开会议,成立了以政法委书记牵头的工作组,专门调查处理“双胞胎合同”和鲁某伟的违法建筑等问题。 2017年5月份,赵县纪检部门开始调查“双胞胎合同”问题,并已做出调查结果,乡政府无人承认在承包协议上盖过公章,建议韩素彬去赵县公安局报案,让公安追查合同造假问题,赵县公安称需要纪检部门提供书面调查结果才能立案侦查,但赵县纪检部门拒绝开具书面调查结果,目前调查陷入僵局。

据之前媒体报道, 赵县法院院长梁某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两次案件非同一案件,也非同一办案人员, 因此没有发现合同上出现的多出政府盖章问题,并且在案件审理中,双方并未提出异议。梁某表示,目前案件已经审结,应按程序进行;至于公章是如何盖的,应有纪检部门调查处理,如果办事处没有加盖公章或合同上公章不是办事处的公章,则涉嫌伪造国家公章罪,应由公安部门处理。

而韩素彬认为鲁某伟的房屋也属于违建,应该拆除,遂于2016年5月向赵县国土资源局、赵县信访局等部门持续反映。

2018年1月31日下午,赵县国土局信访科赵姓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韩素彬和鲁某伟的两栋建筑均属违法建筑,韩素彬的违建房屋因为涉及民事诉讼被法院强制拆除,而鲁某伟所属的违建房屋早在2013年赵县国土部门查处后就移交到了法院,因材料有瑕疵,但被裁定不予强制执行。2016年接到韩素彬举报后再次重新完善有关材料,待完善后再次移交法院,但鲁某伟拒不配合调查,多次电话通知并于近日下达了告知书。

该工作人员还称,国土局没有强制执法权,只能是调查后将案件移交法院,由法院强制执行。而对于该案件2013年查处移交法院未立案,后为何没有继续跟踪调查未给出答复,也并未解释查处违建的周期。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