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微洞察 > 正文

银行消化不良贷款 亟须惩治“内鬼”

核心提示: 五大国有银行无一例外地遭遇了不良贷款持续“双升”的尴尬,均突破了不良贷款率1%的“制约”。应该说,不良贷款在国家经济处于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有所增长是不值得大惊小怪,令人吃惊的是五大行不良贷款“雷同式”增长,就值得好好思量了。

截至目前,包括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在内,已有多家A股上市银行披露了2015年年报。其中,在不良贷款余额方面,工、农、中、建、交五大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795.18亿元、2129亿元、1308.97亿元、1659.8亿元和562.06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新增550亿元、878.97亿元、304.03亿元、528.09亿元和131.89亿元。

五大国有银行无一例外地遭遇了不良贷款持续“双升”的尴尬,均突破了不良贷款率1%的“制约”。应该说,不良贷款在国家经济处于下行压力的背景下有所增长是不值得大惊小怪,令人吃惊的是五大行不良贷款“雷同式”增长,就值得好好思量了。

一个事实是,近年来国有银行的信贷管理制度已十分完善。调查、审查、审批、授信、用信等其中任一环节出现问题,客户都无法获得贷款,必须各环节全部联动到位,经过相关负责人同意或默许以及全程协助,才能实现贷款发放到位。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五大行不良贷款的比率三年来全部是持续上升,这就让笔者联想到不良贷款增长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再来看,在当前信贷市场无法摆脱卖方市场的大环境下,贷款在经过国有银行正规程序后再形成不良贷款的概率应该不高。比如客户A以1000万元易于变现的资产在银行获得贷款不会超过700万元,若贷款形成不良,银行就会通过处置资产来偿还贷款,客户A就会直接损失300万元,同时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客户A一般不会做这等蠢事。那么,国有银行抵押贷款形成不良的原因,就有可能是客户提供的资产价值低于贷款金额。然而,这在管理规范的国有银行来看,抵押物价值不足的资产要获得银行贷款是很难的。因此,客户要想以低于贷款金额的资产抵押获得贷款,除了借助于银行内部员工违法违规来操作之外,应该别无他法。

试想,贷款一旦需要违法违规才能发放,相信没有任何一位银行员工愿意无缘无故地“付出”,以及无端地承担违法违规的“代价”。从以往审计署的审计检查来看,不良贷款的出现一般是银行内部违规放贷或“内外勾结”所致,至于因客户遭遇经济大环境而导致贷款形成不良的比率一般不会超过三成。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五大行不良贷款上升的严峻现实,不仅需要自身内控监管和纪检部门深入核查贷款真相,细致探求贷款形成不良的真实原因,从而挖出隐藏在银行内部的“蛀虫”,铲除不良贷款滋生的土壤。同时,更需要金融监管部门、审计部门和反腐败机构认真开展联合核查,从直接核查客户提供的抵押物资产入手,细心辨别不良贷款形成的真正原因。

在此基础上,组织专人对五大行近3年来已核销不良贷款开展真实性检查,精细核查贷款核销真相,还原不良贷款形成的本来面目,避免通过“假核销”来掩盖不良贷款下降的“黑幕”,达到从源头减少各类人为因素导致的不良贷款增长,消除银行“内鬼”作怪带来的不良贷款增长。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