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报社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区域 > 正文

包头达茂旗:出卖草原地,利为谁所谋?

《包头达茂旗:非法“巧取豪夺”农牧民草原地》的调查新闻稿,在城市建设杂志社的门户网站——中国城市建设网上发布后,引起了舆情,社会反响强烈。可是,达茂联合旗到现在也没有实施实质性地对有关问题的解决。7月与9月,采访组对相关事宜又进行了调查采访。达茂联合旗希拉穆仁镇呼和点素嘎查在违法圈占草原地、违法以租代征、违规实施土地出让、引发征地补偿安置分派矛盾等方面,在基层政权建设的村级机构中很具有特殊的代表性。在这个嘎查(村委会),有关集体所有制的草原管理实施中,出现了企业直接向嘎查征地违法现象;出现了嘎查与企业直接签订征地违规协议;出现了否定草原地承包经营的落实;出现了否定农村土地以家庭承包为基础,曲解通分结合双层经营体制;出现了给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经营权确权登记工作设置障碍的怪相;出现了面对征地补偿费落实时,能够实施对草牧场使用证、草原承包经营权证的经营权长期不变、落实家庭承包到户的否定。在呼和点素嘎查周围,因为圈地、征地、补偿出现了许多特殊性,因为特殊也就出现许多关注的热点。 ——对非法违规征用出让草原的跟踪调查

本刊记者 周国君

达茂联合旗希拉穆仁镇呼和点素嘎查的草原地被石宝工业园区、包头市石宝铁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达茂旗东源矿冶有限责任公司、风力发电、新能源光伏发电、空军721项目等项目圈占、以租代征或征用。国土资源、草原管理等职能部门面对这些企业的用地,显现出失职渎职,甚至违规地帮助违法征用土地。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实施征用草原地补偿安置费落实时,在经济利益与平衡农牧民矛盾上,实施对草原地承包经营户权益的戕害。否定实施草牧场使用证、草原承包经营权证进行落实家庭承包到户的农村土地使用权与经营权的国家政策。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在本世纪实施征用土地补偿时,采用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联户包产到组到片的方式来确定补偿受益人。工业企业用地,实施了嘎查与企业直接进行供地、征地的违法违规客观事实。这些引发出很多的“土地争夺”的怆痛,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安定、不和谐。

农牧民经营的草原被各种形式的非法占用

2009年度达茂旗草原监督管理局的《铁矿征占用地》图表显示征用:一、石宝镇,草场面积4030亩;二、希拉穆仁镇阿达吐片,草场面积6066亩;三、希拉穆仁镇可可点素片,3308亩。合计总面积为13404亩。其中有呼和点素嘎查(阿达吐片、可可点素片)9374亩;达茂旗草原监督管理局制作的2011年度《铁矿征占用地》图表显示征用:一、石宝镇三合明村,草场面积5925亩;二、希拉穆仁镇阿达吐片,草场面积13500亩;三、希拉穆仁镇可可点素片,草场面积6563亩。合计总面积为25988亩。其中有呼和点素嘎查(阿达吐片、可可点素片)20063亩。这些草原地都是没有征用土地手续的,是属于圈地与以租代征的,用于石宝工业园区、包头市石宝铁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达茂旗东源矿冶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业用地与道路建设。

希拉穆仁镇呼和点素嘎查主任杨玉海回应:“达茂旗草原监督管理局制作的2011年度《铁矿征占用地》图表显示征用的统计,实际是包含了2009年度《铁矿征占用地》图表显示征用的面积。2011年度《铁矿征占用地》图表显示征用的应该比较合理。从2010年至今,石宝铁矿征用土地12760亩左右,是企业征用的,当时有草监局、希拉穆仁镇都出面了,按照326元/亩征的草原,没有出示上级国土职能部门的征地手续;东源矿冶2011年来采矿与办公征用2800多亩,修路征用60-70亩,两项合计也没有超过3000亩;新能源征地是800多亩,每亩3091的补偿款。2010年到2014年底,我们这里主要是这三项征地,也就这些获得企业给的征地补偿”。

当记者问到:“就按照2011年的 《铁矿征占用地》统计,其中有呼和点素嘎查(阿达吐片、可可点素片)20063亩,您表述的三个企业征地也就是17000亩左右,那3000多亩哪里去了?”

杨玉海说:“那是建立石宝工业园区进行的规划征地,没有结果,也没有得到补偿款”。

记者问到:“石宝铁矿的二号尾库坝已经建成,属于先建后批,为什么征地手续在报卷中?征地难道不通知你们嘎查?不和农牧民签订征地补偿协议?”

杨玉海主任说:“这个尾矿坝建设我知道,但办理土地手续的事我不清楚,也没有和我们嘎查打招呼。”

东源矿冶征用地:办理国土征地手续的办公建设占地2.8667公顷(约43亩)、采区占地7.4520公顷(约118亩);未办理国土征地手续的近2700亩,含采矿与选矿的工业用地约2800亩与道路建设的近百亩。这些土地的征用,是企业通过旗草原监督管理局、希拉穆仁镇政府,东源矿冶与呼和点素嘎查直接违法进行征用的土地而使用。征地补偿款实施3091元/亩,按照草原承包到片(组)联产的依据进行发放给农牧民的。

石宝铁矿集团的征用地:从集团的简介介绍了解:“石宝集团始建于1988年,集团总公司占地面积约15.68平方公里”,说明占地面积达23520亩。在其中,2006年至今已经批准的六宗分别为,66.5216公顷、35.5444公顷、69.0735公顷、51.1104公顷、68.9597公顷、63.9公顷,合计335.1096公顷(5026.644亩);2015年,国土报批报卷进行批准二号尾库用地为18.4219公顷(276.3285亩)。总计:5302.9725亩为办理了或正在办理征地手续。违法违规直接实施企业向呼和点素嘎查进行征地,并于2010年10份签订《征用土地协议》面积为12700多亩,每亩实施补偿为326元/亩。分三次补偿款才到位,呼和点素嘎查按照草原承包到片(组)联产的依据进行的发放。其余占地是与石宝镇其他村办理的征用协议。5302.9725亩为正规合法的征地,其余占地全部违规违法。

特别企业直接与呼和点素嘎查进行的征用的12700多亩草原,属严重违法!

从征地规范上讲:不合法;从征地补偿款到位讲:时间拉的比较长;从补偿标准讲:326元/亩与3091元/亩的对比,与新的补偿标准相差9倍多;从非法征地面积上讲:超越职权。

 

石宝铁矿的二号尾库坝,征地在报卷中,建设完成开始使用

二号尾库为新建尾库坝,征用报批的土地面积也仅仅276.3285亩。就因为这个尾库坝建设,没有征求居民意见,尾库建设使周边草原严重荒芜。新的尾库坝隔断了草原的连续性。坝库的西南、西北都被客观地破坏不能利用。建设用地占多少就报批后,就征用多少。对于工业用地影响范围没有征求意见,也没有征用。躲避了工业用地的高成本缴工业用地出让的费税。该尾库坝建设用地征用,也没有征求农牧民意见、没有征求嘎查意见、没有征求草原监督职能意见。就补偿协议与补偿款都没有落实到位。征地修尾矿坝,应该由国土部门来征地,通过招拍挂而企业获得土地再进行建设。然而,现在二号尾矿坝已经建设完成,可征用土地才报卷中。农牧民一分钱的补偿还没有得到。这个不是历史问题,是2015年2月报卷进行土地审批。这个补偿款在何处?国土局征地不给农牧民补偿?还是企业就没有获得土地,更没有出补偿款?是给了嘎查委员会补偿款而没有给草原承包经营户分派?

征地手续报卷,说明工业用地征用的所有费用已经缴纳于国土资源部门。集体土地被征用的征地补偿安置款哪里去了?难道国土部门收取不给予集体土地所有者费用?还是已经给了村集体呢?农牧民是草原的使用者,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尾库已经建成并开始使用了。

有一点是清楚,征用草原时必须按照《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第九条第(四)款的要求批准后才能进行:征占用草原应当征得草原所有者或使用者的同意;征占用已承包经营草原的,还应当与草原承包经营者达成补偿协议。可草原承包经营者没有对这宗草原的征地补偿协议签订。说明是:先建后批;建设尾库时就建设规划、建设开工许可都不具备,补偿就更没有了。也说明这个二号尾矿坝到目前是一个“三无”产物。

二号尾矿坝属环保设施的建设,就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测评工作都没有在周边农牧民中公示,也没有进行告知征地的范围。对项目环评、施工环评都没有进行公示测评;工业用地的建设规划、土地利用规划都未获批;用地补偿更是没有落实,然而尾库坝就建成了。

空军721项目征地:2014年6月25日,达茂联合旗人民政府达政发(2014)64文件,《达茂联合旗人民政府关于成立空军721部队项目用地综合协调领导小组的通知》,这时就开起了该项目的征地、拆迁、安置、补偿及社会稳定风险评估,项目用地组卷报批,相关社会矛盾的协调处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陆明夫(政府副旗长),办公室设在希拉穆仁镇,办公室主任由萨仁其其格镇长担任。到现在土地征用工作正在报卷中,项目实施方与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签订了征地补偿协议,并且于3月30日补偿款到位。征地手续未完结,施工已经开始。2000多亩草原已经被大规模深度开挖,属于典型的先建后批占用开挖草原行为。补偿款的分派发放上又采取了平均的方式,剥夺了该草场承包经营者被征地而应该获得的安置补偿。又是认为草场承包到片,否决了草原家庭承包经营到户的客观事实,否决了集体土地实施家庭承包经营的基本国策,并且引发出许多匪夷所思、不可理喻的事情。

多年来,呼和点素嘎查被征地实施补偿的补偿款发放,不管是办理了征地手续,还是实施补偿没有办理合法的征地手续。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的干部利用非法征地与合法征地的空间,违法私下签订了许多的征地协议。农牧民没有考虑也无法监督这些草原地被谁利用,又且这些已经被征的土地还继续领着政府对草原惠民的各项补贴款。实际用地单位已经按照实际征用地面积的补偿款补偿给了嘎查委员会。

因为征地没有批准手续而违法:企业与嘎查干部直接征地,以租代征;因为征地程序紊乱而违法:有些政府、职能部门的干部挂政府的行为而掘取自己财富;因为是违法征地:征地中职能部门参与违法,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单位进行监管;因为违法征地:就土地的数据与违规发放补偿款的程序与数据也没有任何单位来督查与审计、监管;因为违法征地:为了平衡矛盾,实施的侵害经营权而实施的平均分配,形成的坏习惯,干扰了农村政策的良好实施,并影响了承包经营人的视觉感观。这样的大面积违法征地所引发的社会影响、经济效益损失、社会效益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贪污土地比贪污钱财更可怕!土地有再生经济的功能!

没有批准征地手续的圈地就是犯罪,同时也没有任何组织机构督查监管,这个是真空中的违法犯罪,是可怕的!

土地、草原是农牧业的的根本,农牧业方面的违法犯罪主要因素是非法征用农用地为聚集点!小官巨贪、苍蝇蚊子就是在这样在广袤的农用地上胡作非为的。

工业用地价格我国最低为4万元/亩,企业无序的圈占土地,不断地拿自己圈占土地分割报批征地手续,这其中也就骗取了工业用地征用的许多费用。并避让了《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及《草原法》等的必备许可条件的限制。70公顷、工业用地的农用地转换、批准征地的政府等级等等。

草原与土地管理的法律与办法限制比较多,可在这里成为游戏。也更是成为企业、村官违法犯罪的土壤,也将成为他们发财的土地!

12700多亩草原被荒芜5年之久,严重违反《土地管理法》、《草原法》、《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

这么多的项目用地,到目前没有一个项目完全办理了征用草原的许可手续;没有一个项目能够办理了工业用地、建设用地的征地手续。所有征用土地程序违法;所有的占地违法!可是一个村(嘎查)委员会就代替了草原监督管理局、代替了国土资源管理局、甚至代替了旗、镇政府的职能管理。一手遮天、一手欺骗,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与众多企业项目直接签订征地协议而供应土地。所有项目就没有一个办结了征地手续!违法出让倒卖集体草原土地客观的存在,一个村主任代表一个村集体,几年内就是这样胆大妄为的倒腾土地,结果是逍遥法律、失去政府与职能的监管。一个嘎查(村)集体的代表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企业非法直接征用草原面积巨大,非法违规为多个工业项目用地供地。

瓜分占用草原补偿款,否定家庭承包经营责任制

关联到征地补偿分派问题,呼和点素嘎查在全国、在内蒙古全区、在包头市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人为制造矛盾的嘎查委员会。

从2010年开始,由于工矿企业的“以租代征”、又加之污染等因素。在实施补偿时,认定补偿对象就按照平均的形式实施了补偿。如:东源矿冶征用地、石宝铁矿集团的征地补偿,这些征地补偿款绝大部分是为了解决就地居民的因工矿企业生产而引起的环境影响补偿费,实施补偿按照了《草牧场使用征》、《草原承包经营权证》所登记的家庭承包经营使用者所被征用的草场进行补偿。为了关注大部分农牧民的情绪而实施按照草原证登记的区域范围,认定为到组(片)进行了承包经营到片的持证数量进行了平均分配。如:征用你家的草场,你们这个牧民居住的片有八户人家,也只有八个草原证本。三分之一的补偿为征地补偿,三分之二为安置补偿。征地补偿款全嘎查的所有居民按照草原证本的数量进行平均分配;安置补偿费按照草原村民小组(1981年—1988年联产承包到片)的持证者的数量进行平均分配。征你家的经营地也和其他未征地户的安置补偿等同。

在这个嘎查,没有按照全嘎查注册户口人员进行分派征地补偿;没有按照被征地农牧民登记的草原家庭承包经营到户的经营面积被征用部分实施安置补偿。在这里,剥夺了农村集体所有制组成人员的合法权益;也剥夺了被征地失地草原承包经营户的依法获得安置补偿款的合法权益。更是否定了上世纪生产责任制整村推进工作的落实,也否定了1991开始实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的“小调整、大不变”的格局;也否定了1997年实施的“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实施包产到户的家庭承包经营”的政策。也完全否定了被征地牧民拥有能够证明相应草原承包到户的草原使用证及草原局底档上都有明确的家庭承包草原四至范围和分户到户图的铁证。

在呼和点素嘎查实施为铁矿征用土地、环境污染与历史遗留等问题解决时,在特定历史环境下实施的补偿方案,养成了一些实施补偿的习惯。现在是不能把这个坏习惯进行延续的!然而,呼和点素嘎查在风电项目、光伏发电项目都采取了认定包产到片的形式进行了补偿款的发放。特别是“空军721项目”实施中更是令人费解。

2014年6月,空军部队的721项目在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的草原地实施。应该是国土职能部门征用收储草原后,变更为国有建设用地后,直接划拔给721项目方进行建设使用。在政府实施征地时,也必须有用地预审告知、项目环评、施工环评、勘测草原土地地界类别面积;也必须有自治区和农业部核准的征占用草原同意书;也必须有征用草原地公示告知、农用地收储与转用方案的批准、征用农村集体土地的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准与实施、征地的批复、支付征地的所有补偿、征地进行公告。这些工作应该是由旗政府的职能部门进行实施,由项目领导小组、镇政府等单位实施推进与协调,由嘎查委员会来具体落实农牧民的有关事宜。

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在这宗征地供地补偿中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征地补偿应该有四项:土地补偿、安置补偿、地面附着物补偿、其它补偿;施工补偿:零时占地补偿、施工环境影响补偿。在落实分派安置补偿款时产生了有失公允的事情,也使应该得到主要安置补偿款被征用草原承包经营权人刘狗狗于7月5日得知安置补偿款被分光后而死亡于项目施工地的特殊事件。农牧民讲是 “气死”。

征地补偿中,集体所有权人获取土地补偿、经营权人获取安置补偿;施工的临时占地补偿由权益人获得;施工环境污染补偿由就地就近受影响的农牧民获得。这宗2460亩的项目征地,施工开挖场地的占用了刘狗狗一家所承包经营的几百亩草牧场,施工开挖现场距离刘狗狗住房也仅仅500米。可是,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在实施补偿分派时,认定为承包经营没有落实完成家庭承包经营的到户,而是联户经营到片。并且与该项目占地不搭边相距3-5公里家庭放牧丝毫不受征地影响的所谓“壕来片”的廿余户牧民进行分派了安置补偿款。出于利益驱动,这20多户牧民不顾自家草原证以及草原局底档和分户到户图上1991年就已经有了明确的家庭承包草原四至范围的基本事实,配合嘎查委员会声称承包到片未到户,采取集体按手印的方式否定上世界八九十年代进行的草原家庭承包的铁证,强行平分被征用承包草原的安置补偿费。20多年前形成的法律文书、证件、草原主管机关的档案记载和分户到户图的效力应该大于村民的手印签名的,否定历史上草原承包到户的事实,法律、证件的认定应该大于村民的手印签名的。不要因为千年不遇的征地补偿到来而违反了法律,也不要不合理利用《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而召开牧民代表会,进行不合理表决不应该表决个人收益的的事情。个人合法正当的收益不应该采取少数服从多数进行表决的。土地补偿可以进行表决的,安置补偿就是被征地的承包经营者的,这个是法定的。

 

空军721项目,征地手续在报卷中,工程施工已经开始,与嘎查办理了征地补偿手续

现下,项目补偿款来了,分钱就认定为没有到户,是联户经营到片?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这样做,是对我国农村集体土地实施包产到户家庭承包经营历史卓越成绩的否定! 6月25日,嘎查组织22户进行瓜分了安置补偿款,7月31日开始分了占地补偿费。7月5日刘狗狗死于项目实施地自己经营近30年的草场之地。补偿草原的钱被瓜分了,作为该草原地的经营使用人,还没有和任何单位达成《征用草场补偿协议》,草场承包经营权人的安置补偿权益被剥夺。具有1991年的《内蒙古草牧场使用证》编号01217,该证书除了记载最初草原承包到片的“片”四至范围以外,还明确标注了1991年3247亩草原家庭承包的四至位置,并有1999年草原主管部门的审核验证与注明;1997年二轮土地承包经营的《草场承包经营权证》编号01217号、地点查干淖、时效1997-2027 ;有对1988年全旗草牧场使用权固定裁决决定的草原管理保护承包责任书、1999年草牧场承包合同书;有在达茂旗草原监督管理局调查取得的证明这宗地就是刘狗狗一家1991年开始承包经营到户及其家庭承包的草场四至范围和分户到户图。

联产承包到片、承包经营以家庭形式到户经营、集体土地使用权经营权的确权登记发证,这些都是连续的长久的来保护农牧民土地经营的持久性。

1981年5月,在内蒙古各个盟市旗实施了草牧场的联产承包到组(片);1988年开始实施了家庭承包经营到户;1991年对1988年实施的到户工作进行了《草牧场使用证》的颁发;1997年二轮土地承包经营对原《草牧场使用证》进行核定并颁发《草场承包经营权证》;是当时全国落实农村牧区原有土地承包关系30年不变政策的结果;1999年对原《草牧场使用证》家庭承包草场四至范围的文字和分户到户地图记载又进行了盖章审验与确认;2010年对新证《草场承包经营权证》进行了审验。从这个过程看是肯定了1991年的颁证注明与1997年所颁证的延续同步进行。是对家庭承包经营到户的肯定,是对第一轮草原承包的续包。

征地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内蒙古自治区草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农村土地承包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进行。征用草原时还必须按照《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2014年修正版),第九条第(四)款的要求批准后才能进行:征占用草原应当征得草原所有者或使用者的同意;征占用已承包经营草原的,还应当与草原承包经营者达成补偿协议。

这么多法律支撑,这么多的证书已经都证明了,呼和点素嘎查委员会为什么失去公允不认?请问:认定承包到片的依据,你们片的承包经营证在何处?四至在哪里?就分派草原占用补偿也是按照证件个数分派,瓜分安置补偿也是按照证件数量来实施。在见钱眼开的部分牧民联手证明下,不顾权益人的要求而实施了侵害权益人的合法权益。家庭承包草原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保护,那么,在达茂旗希拉穆仁镇呼和点素嘎查,还有哪家牧民承包草原的合法权益可以得到维护?国家有关农牧民承包土地被征地时征地安置补偿费主要补偿失地农牧民的法律和政策在呼和点素嘎查为什么就得不得实施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实施的草原承包到户政策及其留存的法律文书、草原主管部门的历史底档和分户到户图册在呼和点素嘎查为什么就得不到基本的尊重?

对收益人的权益侵占,也就是对农村土地实行家庭承包经营实施政策的否定,旗政府、镇政府、嘎查委员会与政府的农业、国土、草原职能部门难推其责。

现如今,手续不全就开工建设了。征地补偿款被瓜分了。临时占地几百亩的占地费用国土局也没有出面,项目方推向了嘎查干部,到现在没有出示临时占地手续,也没有给农牧民补偿。整个项目环评手续农牧民没有见到,也没有公示测评。就项目建设施工的环境影响书也没有见到。项目实施将对居民产生影响,到现在也不告知临近的居民,是搬迁还是经济补偿?建设施工的环境影响更是严重,时下还没有对施工环境影响给予补偿,严重影响农牧民的生产、生活,项目施工方推到嘎查干部,嘎查推到项目施工方与旗项目领导组。由于项目实施把草原经营的连续性打乱,东西之间隔断,承包经营的影响评估也没有进行。来回推诿,补偿未得。

该项目已经开始施工建设,征地手续未办结。因为占地超过70公顷,需要向农业部办理草原占用许可,向国土资源部办理征地手续。当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的2015年8月11日答复是:“我部未受理有关征占用申请”;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政务信息公开告知书:“经审查,未……有获取的信息。”

这很显然说明没有办理了草原占用许可,没有办理了征用土地手续。然而,现在与嘎查却签订了征用草场补偿协议!这是划拔土地的项目,又是项目方直接给嘎查委员会征地补偿款,这是国土与草监局负责核算、丈量与政府出台补偿方案的任务,结果是绕开了政府国土部门征地的职能,开工建设已经半年有余。村集体已经直接供地!又是胆大妄为地越俎代庖地代替了农业部、国土资源部的职能权力权限。

任性行使职能产生后遗症,确权登记遏制坏习惯

草原地的征占用工作是草原监督管理的主要职能之一;在对农村集体土地的草原地确权登记工作中,草原监督管理局是主要职能职责机构。

达茂联合旗草原监督管理局,在近6年来大量地帮助企业违法违规实施了征地两万亩之多。也伙同镇政府、嘎查实施了对被征地农牧民丢失了合法的受益权。在不进行查看草原登记底档下,凭工作人员与负责征收草原地工作分管领导在现场的个人武断,凭上一世纪八十年代的历史习惯,没有与时俱进而对当下草原管理、发展、承包经营进行准确的摸底调查。认为包产到片的错误判定,也促成当时缓解社会矛盾的一种办法进行了实施。因为当时这些草原地都是违法的圈地、以租代征等形式。农牧民获得补偿后也就默许认可了。

在今年实施的项目征地补偿时,是合法正常的征地,就应该严格的按照法律法规、证件登记的真实情况来落实家庭承包经营的涉及数据来补偿了。可是,草原监督管理局在“空军721项目”的摸底、调查、坐标打点定位、实施补偿中,没有入户调查,也没有对草原地周边居民进行了解。贸然地、任性地、想当然认定为这是“壕来组的片草场”。有关群众反映草原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不细致后,负责征占草场地的副局长居然对登记的底档卷宗都没有进行查看,还是按照自己认定的“包产到片”而实施职能工作。

包产到户是家庭承包经营形式,也是最新形式的承包经营形式;包产到片也是联产承包经营的形式,是1981年-1985年农村大集体包产到组的一种过渡形式。1988年到1999年底,全国已经除极个别地方外,大部分实施了家庭承包经营的格局。所有档案都登记在册,为什么不查档案呢?

就因为非法征用草原,在实施补偿款而养成的坏习惯认为包产到片。在这次达茂联合旗作为内蒙古包头市试点,进行集体土地的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登记发展工作中产生了很大的负面效应。

   

草监局提供的721项目占地三方坐标说明    

包产到户的草原承包经营许可登记范围

包产到片的认定,群众产生很大的反响!草监局认为承包经营到户是技术上的图标到了,实际情况只是到片了!有牧民讲到:“农牧民都是按照到户登记的范围,各家各户按照草原经营本登记范围安置草原保护的网围栏。平时经营就是到户了,有补偿款获取时就是认为到片到组了?要是这样,我们的羊群就可以到片草场任何地方放牧,他们的网围栏应该推到,我们可以到他们的围栏放羊,他们允许吗?”——这时,嘎查干部哑语了,草监局的也无话了。

有的农牧民讲到:“享受国家草原直补款、享受国家对草原的禁牧补贴,按照国家的要求就是按照承包经营的实际丈量面积进行补贴的。草监局的底档都是到户的,获取国家草原补贴就是应该按照底档承包经营到户的数据实施。若不按照家庭承包经营草场进行统计实施补贴,那就是在欺骗国家,甚至产生贪污草原直补款。现在说什么到组啦?这是在倒退国家的农村土地政策,到片就是在倒退。”——这时,嘎查、草监局也就哑语了。

企业非法圈占的土地,没有办理工业用地手续,这次确权如何确?企业私下与嘎查签订了征地协议。但是,现在农牧民要求确权为集体所有制。农牧民讲:“在征地时,没有办理国土手续,而强行低价‘以租代征’。没有出示农用地转用方案的批准、没有征用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批复、没有征用土地告知、没有村民代表会议的决议等。征地必须是县级以上(含县级)人民政府来征地,也必须出示征地批准文件,对我们这些地块的征地没有出示相关征地手续,是企业通过旗草监局与镇政府来实施的非法土地流转。现在形成了工业用地拿着地去国土局补办用地手续,而不是按规划征地后招拍挂出让给企业。整个程序是违规的,所谓的征地补偿是造假、非法的。这些被私下征了的草原地,确权了吗?土地哪里去了?土地确权给谁了?是确权为建设用地、工业用地?是国有土地?还是农村集体农用土地?” 

草原监督管理负责确权登记的副局长告知:“关于这些没有办理征地手续被企业与嘎查签订征地的草原,这次确权应该还是确给承包经营者,但要注明有过这次征地的过程的说明,等待农牧民承包经营权限到了以后,再进行新的承包经营时,到哪时看企业是否能按照政策能否办理了征地手续。我们这次确权只是注明,这还是草原地。”

关于刘狗狗被征占草原的承包经营性质,这位副局长说:“应该以承包经营的证件记录为准,以档案登记为准。到户有户的登记,到片有片的登记。因为征草原地工作我不负责,情况不太清楚。但是确权登记的摸底登记时,是按照个人承包经营进行登记的,具体工作还在进行中。”

确权登记工作给了非法征地一次重创;也将会给草牧场家庭承包经营者的进行肯定;也必将会对那些错误的、落后于历史进程的,任性认为包产到片承包经营者的否定。

调查剖析:就呼和点素嘎查的草场被征用为工业用地、建设用地,突显出许多违法违规的客观现象!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而言,违法了第三十八条;就《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管理办法》,违反了第三条、第六条、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五条、第十八条;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已经可以按照三百四十二条、四百一十条的规定进行处罚深究了! 

现如今,呼和点素嘎查阿达吐组的部分农牧民强烈要求:对于企业的违规非法征地并使草原沙化,尽快进行调查整治;当下草原保护是牧民与政府的重大事情,希望以后对草原地进行征地时,请严格按照征地的规划、程序进行。再不能有前几年这样的违规事件产生。已经办理或补办的、正在办理农用地转用的,按照地块分户告明征地数据。按照征地批准之时的,就地就近的、合理的补偿标准进行实施征地安置补偿;没有办理的赶快归还农牧民土地经营权,并尽快进行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同时确定经营权,并确权发证。

同时强烈要求:呼和点素嘎查近几年来非法出让土地巨大,且没有征地手续而供地面积特大。对于涉嫌贪污非法以租代征集体土地,涉嫌非法流转、倒卖土地,涉嫌贪污流转征用土地补偿款,请纪检、监察、检察尽快调查并立案侦查。

呼和点素嘎查刘狗狗家里人表示:强烈要求包头市和达茂联合旗人民政府成立的721项目用地综合协调领导小组进行征地、安置、补偿及社会矛盾的协调处理工作,并对已经实施的补偿方式进行撤销。希望草原监督管理局、镇、嘎查按照被征用草场国家政策法律认可的承包经营情况,按照草原家庭承包的草原使用证、经营证、草原局底档记载的承包经营权人,及其四至范围确定被征地的牧户的征地数量,如数按照补偿标准进行合法、合理的补偿。对草原连续性的破坏、施工的环境影响、项目的运营影响、临时占用草原等,尽快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的规范标准进行补偿。

特此调查报道,我社将继续关注。

分享到: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网站声明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ICP证101100    京ICP备14002229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2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